紐時:為什麼希拉蕊•柯林頓不受歡迎

2016-05-26 541

這種莊重的職業導向的形象讓她與社交媒體時代的慣常人格形成鮮明的對比,後者是親密、個人化、袒露內在、讓人信賴而又脆弱的。這讓她與大多數人的生活經驗相悖。相比於在職場內,大多數人美國人在職場之外會感覺更加自在、有活力。所以對許多人來說,柯林頓自然顯得有些陰險、狡猾、唯權是圖和不可信賴。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我能理解為什麼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如此不受歡迎。因為他令人不快,喜歡侮辱人,且有攻擊性,這種因果關係比較老套。但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為何也如此不得人心?

目前,她基本上和川普一樣不受待見。在最近三次大的全國性民意調查中,她的反對率和川普處於同一區間。《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和ABC新聞頻道(ABC News)聯合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二人的反對率都達到57%。

在《紐約時報》和CBS新聞頻道(CBS News)進行的民意調查中,60%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贊同柯林頓的價值觀。64%的人認為她不夠誠實或不可靠。柯林頓這麼大幅度地跌落至川普的層面,以致她在一些有關總統大選競逐的民意調查中的資料已經與川普相差無幾。

她的不受歡迎存在兩個矛盾之處。首先,不久前她還是受歡迎的。在擔任國務卿期間,她的支持率高達66%。即便是更近一些的2015年3月,支持率也有50%,反對率為39%。

恰恰是在開啟這場投入大筆資金的選戰,試圖引起美國人的注目之後,她才變得如此強烈地被人反感。

第二個矛盾點在於,不管你是否認同柯林頓,她的確全身心投入了公共服務之中。不管是作為兒童權益的宣導者,還是參議員,她都不知疲倦地努力達成自己的使命。能解釋她為何不討人喜歡的不是她做了「什麼」,而是「如何」——她做事的方式。

但這麼多人到底不喜歡她什麼呢?

要講清楚這點,我得先問這麼一個問題:你能告訴我希拉蕊•柯林頓有些什麼娛樂和消遣嗎?我們知道歐巴馬喜歡什麼——高爾夫、籃球等。不幸的是,我們也知道川普喜歡什麼消遣。

然而,當人們談起柯林頓,似乎只有職業層面的東西。比如,2015年11月16日,彼得•D•哈特(Peter D. Hart)針對柯林頓做了一項焦點小組調查。堶探X乎所有的評價都和她的職業表現有關。她是「多工導向的」、「做事有條理」或「有欺騙性」。

在外界看來,柯林頓的職業生涯似乎就是她的全部。她的丈夫是自己政治上的盟友,女兒在柯林頓基金會工作。身邊的朋友似乎也是在只有極其成功的人士才能參與的社交聚會上結識的。

與她有密切合作的人很敬愛她,說她親切有愛。但外人很難想像她非職業或職業之外的那一面。除了少數幾次提及外婆這一身份時,她對外展示的形象基本猶如一份簡歷和一份政策簡報。

比如,她的競選團隊最近發佈了一段名為《鬥士》的傳記視頻。堶捱′O顯示她為各種事業奮鬥的老照片,有些古怪,卻不失魅力。只是,當畫面切換至對現在的柯林頓的採訪時,燈光很完美,場景很完美,著裝也完美無瑕。這時的她不太像是有血有肉的人,更像是某個企業品牌的化身。

柯林頓的不受歡迎類似於人們對工作狂的不待見。迷戀工作是一種形式的自我情感剝離。工作狂的生活幾乎全部被工作上的事務填滿,以致他們在做一些最為根本的決策時也不帶什麼感情色彩。職業角色主導了性格,也侵蝕了一個人的靈魂通常該有的暖色。就像鐘馬田(Martyn Lloyd-Jones)曾經說的,整塊墓地都可以擺上這麼令人悲傷的墓碑:「出生的時候是一個人,死去的時候是一名醫生。」

柯林頓給人一種完全職業化的感覺,至少她的公眾形象如此:勤勉、深思熟慮、目標導向、不輕信。外人很難感覺到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非一個角色。

這種莊重的職業導向的形象讓她與社交媒體時代的慣常人格形成鮮明的對比,後者是親密、個人化、袒露內在、讓人信賴而又脆弱的。這讓她與大多數人的生活經驗相悖。相比於在職場內,大多數人美國人在職場之外會感覺更加自在、有活力。所以對許多人來說,柯林頓自然顯得有些陰險、狡猾、唯權是圖和不可信賴。

這裡還有一個更大的教訓,尤其是對已經找到讓你感覺充實的職業的人而言。即使是一個利於社交的職業,也有可能吞噬你的生活,令你失去對自己聲音的感覺。擁有令人滿意職業的人或許應該加倍重視構建,以及被外界看到你在構建職業之外的庇護所:遊戲、獨處、家庭、信仰、愛好和休閒。

亞伯拉罕•約書亞•赫舍爾(Abraham Joshua Heschel)曾經寫道,安息日是「我們在時間堳堻y的一座宮殿」。它不是你在開始工作之前進行的一天的放鬆;而應該說,你努力工作就是為了享受這一天的提升。約瑟夫•皮珀(Josef Pieper)寫過,休閒不是一種活動,它是一種心態。它是擺脫繁重的事務,創造足夠的寧靜,因此有可能思索和享受事物的本來的樣子。

即便是成功的人生也需要這樣的庇護所——這樣才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人,而非只是一個有成就的人。看起來,我們似乎並不真的信任那些不向我們展示真實自我的候選人。

本文作者:大衛•布魯克斯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