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能拍蟑螂和打蚊子嗎?

2016-06-27 8123

民進黨歷經兩次執政,追國民黨黨產至今方興未艾。既然打著轉型正義的大旗,就當捫心自問,自己符不符合正義?若再次執政,既不敢拍蟑螂、又無心打蚊子,反成為孓孑一族,則人民的忍耐是有極限的,但看何時群起而攻之,不分國民黨或民進黨。

台師大美術系副教授姚瑞中,近日出版「海市蜃樓」第五冊專書,累積探討全台584處的蚊子館。他坦言,若後續再出五冊也沒問題。顯見台灣蚊子猖獗,已達「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的地步。

政論家南方朔曾謂:必先有蟑螂,才後有蚊子!姚瑞中更直言:「政商合肥台灣瘦,黑白常熟寶島荒!」一語道破台灣閒置公共設施的病灶。

馬政府上台後,一度想要滅蚊,時任行政院長吳敦義曾下令,將對蚊子館展開全面清查,除了打算咎責之外,還撂下狠話:如果活化不成,就算拆除都可以!然而,在政府投入大筆活化經費後,情況並未好轉,被列管的53處「孓孑館」變本加厲,非但未滅,還更加活躍。李鴻源下台後才坦言,全台有高達8成的公共設施,早在規劃當初就知道,未來一定會變成蚊子館,但是他卻怎麼擋、都擋不住。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些閒置設施,竟搖身一變成為逃難時的「避難所」,殊不知災民歷來習慣就近借用學校的教室、操場或體育館,可想而知,當初規劃的避難所,最後都變成堆滿雜物的「儲藏室」,功能盡失。

說來十分心酸!自李登輝執政以來,不分藍綠的政府,都狼狽為奸。經彙整「海市蜃樓」1到5冊的內容得知,若將全台蚊子館串連起來,美麗的寶島將成廢墟。台灣到處可見奄奄一息的市場、夜市、停車場、陸橋、碼頭、海港、遊憩區、活動中心、育樂中心、度假中心、購物中心、旅客服務中心、資訊中心、交流中心、直銷中心、漁貨中心、就業中心、轉運中心、服務站、文物(化)館、展(示)覽館、生活館、資料館、博物館、主題館、教學館、水族館、環境館、圖書館、供應部、公園、廣場、藝術村、會館、老人之家、工業區、生醫園區、生態園區、產業園區、野生動物保護園區、焚化爐、垃圾掩埋場、火化場、機場,已是不爭的事實;更有畸形的蚊子建設,如:土石方資源堆置場、再生燃料示範場、身心殘障者就業綜合大樓、臨時避難所、陽光電城、溫室和公廁;為了推廣運動,網球(訓練)中心、棒球場、24處極限運動場、31處游泳池,建得到處都是;而已廢棄的國小(250處)、營區(372處)、軍醫院、衛生室、榮民山莊、國軍英雄館、會館、賓館、農田水利會工作站、舊宿舍、警局、稅捐大樓等,更是長期佇立在荒煙漫草之中;還有13處的廢棄眷村,也被列入文化保存。台灣的政治人物,更是喜新厭舊,揚棄的舊議會和舊官邸,更是比比皆是,浪費公帑,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在「海市蜃樓」一書中,不乏諸多令人費解的規劃案,其一,如新竹市的「身心殘障者就業綜合大樓」,總計砸下4億元、撥用了2.97公頃土地,至今11年過去,預算執行數和執行率卻依然掛零,早已淪為攤販聚集所。

其二,為了將台東森林公園內的兩座荒廢溫室苗圃進一步活化,青輔會舉辦「青年滅飛創意大賽」,取得第一名的建議,將其改造成「香草琵琶露營園區」和民宿,然而直至今日,卻仍是工地。

其三,2003年爆發SARS後,衛生署疾管局突發奇想,將台南市荒廢已十多年的國軍台南醫院,改建成為「署立感染訓練中心」,然而審計部卻調查發現,由於預算編列草率和執行不力,耗時了6年,至今依然無法啟用。

其四,台北市政府工務局水利處,在松山慈祐宮旁,花了一千多萬元,興建了一座彩虹橋,同時在橋墩下,斥資一百多萬元,打造了一間號稱五星級的公廁,卻由於居民反彈,至今尚未啟用。

首善之區所幹的荒唐事,還不只這一樁。郝龍斌在市長任內,在木柵動物園園外服務中心,花5億元經費,打造了一處「Zoo Mall」,最後卻由政府買回、拆除,打算做為水族館之用。

其五,交通部觀光局花了2.5億元,在澎湖縣打造了一座大倉觀光文化園區,並耗資3億元,在山丘上豎起一座用高66公尺的Q版媽祖神像,堪稱「最匪類」的建設。後因預算浮濫、加之環評未過、居民反彈等因素,致使原計畫停擺。縣長陳光復當選後,靈光乍現,打算興建7棟有如「小法國」一般的特色別墅,竟為紀念在中法戰爭中,曾攻打澎湖的法國將軍孤拔,為他專門打造了一座紀念館。

其六,最扯的是,新北市的石碇與南投縣的草屯,均設置有「土石方資源堆置(積)場」,以後者來說,為了堆放九二一重建剩餘的土方,鎮公所竟選擇河川地作為處理場,卡了七年未取得變更不說,更在完工後,遲遲無法取得使用許可。

近幾年來,節能減碳喊得震天價響,不少地方政府以此為名,投入大筆經費,打造聊備一格的綠建築。以花蓮洄瀾之心的「陽光電城」為例,不知市府的算盤是怎麼打的?竟認為靠著太陽能發電,每年可為市庫挹注40多萬元的電費收入,完全沒料到,在第一期完工後,每天連10位遊客都吸引不到,無奈後期預算無法移轉,只好硬著頭皮往下做,若三期均完成,預計要耗掉納稅人5億多元。

為了降低汙染,高雄市政府也在岡山的本洲工業區內,打造「環保科技園區」,並完成了一棟展示用的「綠環境館」;然而,自2006年7月開館以來,遊客數與日遞減,2014年整年參觀人次,不到5000人,市府頭洗下去,不得不繼續支出節能減碳教育經費,一年700萬元,若再這種持續耗下去,市庫恐怕得長期失血。

台灣各式各樣的體育設施,也如雨後春筍般遍地開花。苗栗縣財政吃緊,連薪水都發不出,兩任縣長卻在苗栗市文山國小分校,耗資7.8億元,打造了巨蛋體育館,自2001年8月成立以來,曾經一年只辦過五場大型活動,縣長傅學鵬盛怒之餘,要教育局對外招商,完全不顧一年維護費就高達2500萬元,活動越辦得多,等於虧損的洞越大。

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說得對,錯誤的政策比貪汙可怕!大巨蛋就是一例。鮮有人知的是,其實中興新村內,早就有「中興體育館」,名為「小巨蛋」,落成後只用過五次,隨著省府虛級化,冷凍長達10數年,至今仍在養蚊子;而扁政府時期,為了推廣青少年運動風氣,斥資3.3億元、花3年,在全台廣設24座極限運動場,其中13座鮮少使用、8座完全閒置,與31座「蚊子游泳場」下場一樣。

新政府上台後,台中、高雄兩直轄市,不約而同想趁桃機之危,分得一杯羹;而各縣市地方政府,也積極想增建新的焚化爐,以解決垃圾無處燃的困境。因此,環保署正打算出資,在中部蓋一個大型的焚化爐,以解決燃眉之急。上述兩個新政策、新導向,剛好可以用來檢視新政府,到底有沒有心來拍蟑螂和打蚊子?

撇開小港機場和水湳機場不論,就拿耗資5億元興建的恆春機場,早已是名聞遐邇的蚊子機場,不僅曾創下單月未有班機起降的紀錄外,以現在一、五、日夜間開放,又經常受限於落山風的影響,中央和地方政府實在不該再提擴建計畫。

另外需一併處理的,還包括「小港航空貨運園區」。該園區在2002年高雄市長選前十天,花了5000萬元、在行政院長游錫(方方土)的主持下風光動土,宣稱將開發成南台灣最大、最現代的貨運園區,以吸引每年400多億元的產值,未料言猶在耳,最後卻鬧出了「貨運園區」變成「西瓜園區」的笑話。

台灣為何會形成整個國土都在養蚊子的現象?癥結在於選舉當前、民粹當道、財團當家。李鴻源指出,高鐵當初在決定路線時,省府曾經建議,最好沿著台鐵路線走,卻未被採納;而西濱快速道路四線對開,路上也常常乏車問津;再者,政府提倡廣設大學,以及工業區土地大多閒置,政府卻仍不斷圈地,難怪台灣變成蟑螂橫行、蚊子霸道的國度。

再以「一縣市一焚化爐」為例,在各縣市強烈需索的同時,何不先問問:台東焚化廠完工10年後,為何沒有燒過一天垃圾?而只要開始營運的每一天,就要開始燒錢?又,為何雲林的林內焚化爐,完工已達九成,為何遲遲無法啟用?卻要賠付包商鉅額的賠償金?

民進黨歷經兩次執政,追國民黨黨產至今方興未艾。既然打著轉型正義的大旗,就當捫心自問,自己符不符合正義?若再次執政,既不敢拍蟑螂、又無心打蚊子,反成為孓孑一族,則人民的忍耐是有極限的,但看何時群起而攻之,不分國民黨或民進黨。

【圖片為恆春機場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Photo by CEphoto,Uwe Aran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