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問,誰把馮世寬找來的?

2016-07-05 15977

蔣仲苓在國防部長任內,因為說了一句:「哪個地方不死人!」而引發軒然大波,至今依然令人記憶猶新;如今馮世寬有過之而無不及,連失言不斷的「點子王」張景森,恐怕都要退位。

若問歷來國防部長中,誰是「凸槌王」?過去許多人腦海中,都會浮現蔣仲苓的名字。如今同樣的問題再問,恐怕十個人當中、有十一個人都會回答:「那還用問?當然是馮世寬!」

蔣仲苓在國防部長任內,因為說了一句:「哪個地方不死人!」而引發軒然大波,至今依然令人記憶猶新;如今馮世寬有過之而無不及,連失言不斷的「點子王」張景森,恐怕都要退位。

當總統蔡英文正式宣布由林全組閣後,媒體問他:「你對71歲的馮世寬有沒有信心?」林全當時回答:「他是你想不到的國防部長!」未料一語成讖。

遠的不說,就拿軍中最近一連發生的兩件大事來論。為了平息虐狗案的眾怒,馮世寬不僅兩度接見動保團體,還特准他們進入營區,當眾羞辱三位海軍陸戰隊憲兵;他還特別錄製了一段一分半鐘長的短片,在「莒光園地」中播放,宣導如何愛護動物與尊重生命,並表達他的憤怒與感慨。這種「引清兵入關」的作法,反引發更大的風波。其中,陸軍南測中心指揮官張俊達少將不惜以退伍明志,他的一篇「一隻狗打趴整個國軍」的論述,更是句句直入馮世寬的心臟。

台灣什麼事情都發生過,但誰會料到,金江艦上的一個中士,可以獨自一人,將雄三飛彈射出去,差一點就引發台海兩端兵戎相見。離譜的是,飛彈在7月1日上午8點12分35秒離架,戰管卻呈現4分鐘的真空狀態,足以令一場戰事從開始到結束。為了文過飾非,海軍在提交給立法院國防及外交委員會的報告中,刻意將馮世寬接獲通報的時間點,往前提到事發之後的6分鐘,而非媒體報導的20分鐘。這樣更糟,因為軍方正處於可能一觸即發的「準戰爭」情況,國防部長卻在9點以後,好整以暇地接見中華民國軍人之友社理事長李棟樑等人,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外界有所不知的是,馮世寬國防部長的角色與權責,這一次完全被行政院長給架空。為了怕他在緊要關頭出包,林全要馮世寬在國防部應變中心好好待著,哪兒都別去、什麼話也別說;第一時間代他到高雄進行處理,並下指令者,是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馮世寬被關在國防部裡一天,媒體皆曰國防部長神隱;軍中甚至有「反馮人士」,放出國防部長去找師父的耳語,逼得馮世寬不得不出面跟媒體釋疑。

政府高層怎麼全力防堵馮世寬凸槌,最後還是沒有防堵住。誰會料到,篤信佛教的他,竟然會在受害者家屬面前感謝上帝,說出:「若是射到澎湖的話,那要死多少人?感謝上帝,把損失降到最少!」面對船長支離破碎、體無完膚的屍體,簡直令家屬哭斷肝腸。

事實上,要一個連軍種司令都沒當過、只做過副參謀總長、離開軍中又長達10年以上的71歲老人,來擔任國防部長一職,實在是折煞他。一位在馮世寬擔任空軍總司令部情報署署長時就認識他的20年老友說,馮世寬在操守上找不到任何瑕疵,但是畢竟他離開軍中太久,退休後大部分時間都在世界各地旅遊,更多的時間則待在淡水武聖宮隨濟公弘法。他自己曾經透露,2012年他隨玄微師傅前往日本弘法時,竟然意外得知自己的前世,是京都大本山南禪寺的住持。當時,玄微法師把他叫到身邊,要他跪下、雙手合十,並對內殿說:「我回來了!」他的話才出口,立刻就淚如雨下,內心還有一股莫名的心酸,那種感覺實在太玄妙了!

他的朋友還說,馮世寬一生就嚮往兩件事,一是當飛官,二是出家當和尚。他從小在屏東大鵬灣空軍幼校受教,後來終於當上飛行員,第一個心願算是達成;也因為有此淵源,他才會在出任國防部長之後,要大家以「大鵬」稱呼他,雖然遭民進黨立委批評不夠莊重,但其實其來有自。他還有另外兩個稱號,分別是「馮班長」和「火爆老馮」。前者的來由是,他的個性事必躬親,在當副聯隊長時,帶隊割草,因此「班長」之名不脛而走。他的個性火爆,常督促屬下做不了、沒做完的事,要一做、再做,脾氣火爆得不得了,所以才引來火爆之名。

至於他想出家當和尚的念頭,並未打消,也並非沒有機緣。他曾經在機緣巧合下,結識了台北至善路的大慈寺僧侶,差一點就遁入空門。至今大慈寺山門的鑰匙,他還留在身邊,似乎依然隨心嚮往之。

蔡英文在尋覓國防部長的過程中,未必對馮世寬這號人物全無聽聞。問題是,她在尋覓適任人選的過程中,踢到不少鐵板。外傳,陳水扁前總統曾經開過名單給他。這個傳言,其實與事實有所差距。事實上,蔡英文在第一時間,就排除掉「玉山幫」的幾位將領,包括:余連發、程邦治、陳國祥等人,以免與過去陳水扁時代買官、賣官種種傳說脫不了干係。她曾經想找在馬英九時期與參謀總長失之交臂的前國防部軍備副部長趙世璋出任,卻一直苦無管道;並且一度試圖留任前國防部長高廣圻,卻因為他是馬英九的人馬,本身並無意願。最後,她只好從幕僚推薦的兩個人選中選一個,胡鎮埔有官司纏身,立刻就被槓掉了,馮世寬於是脫穎而出。

馮世寬之所以出線,現任國安會副秘書長陳文政扮演關鍵的角色。他原本是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的教授,後出任民進黨智庫「新境界基金會」國防小組召集人,也是民進黨「國防政策藍皮書」的撰寫人,對於推動國機(艦)國造、成立「第四軍種」等案不遺餘力;而胡鎮埔與馮世寬兩人,又是唯二受邀到「國防小組」接受徵詢的退將,當時民進黨人還以「首位踏進民進黨中央的退將」,來凸顯馮世寬的特殊,因此,陳文政秉於上述兩項政策,在民進黨執政後必須達陣的使命,因此點名曾任漢翔董事長的馮世寬,其實有跡可循。此也可由蔡英文當選後,在赴漢翔訪問時,對馮世寬完成「雄鷹戰機」的開發頻頻稱道,可見一斑。等馮世寬走馬上任後,外界也多次看到,即使他身陷立法院火網中,卻依然對上述兩項政策使命必達的身影。

馮世寬在發布出任國防部長新職後,立刻將國民黨黨證退還給國民黨,並且自行辦理停權,一度引發國民黨知情人士的不滿。事實上,他早在陳水扁時代,就與民進黨結下不解淵源。他在擔任漢翔董事長時,正逢提升經國號戰機性能的「翔昇計畫」箭在弦上,當原型機出廠後,他即以高規格邀請正、副總統—陳水扁與呂秀蓮親臨主持,當著總統的面,將IDF戰機重新命名為「雄鷹」,相對地也「去經國化」,陳水扁自然龍心大悅。

在爆發飛彈誤射之前,蔡英文只要到軍中視察,即可見馮世寬的身影,亦步亦趨、隨侍在側;昨日,蔡英文南下探視船長家屬時,即使馮世寬在場,兩人卻是零互動。其實,蔡英文不是不想拿馮世寬來祭旗,問題是,怕馮世寬成為第一個破口,未來將引發內閣去職的骨牌效應。

一般預估,馮世寬下台的時機點,應該在立法院休會結束、九月開議以後,屆時預算也已編列,直可由新任部長逕行報告並備質詢,不必由新、舊部長報告兩次。再者,到時候,等藍營軍頭一一陣亡後,蔡英文即可推民進黨的自己人上場,到時候只要打著文人部長的旗幟,即可完成清算。然而怕只怕,所謂自己人,蔡英文可能依然遍尋不著。國防部的大門如刀山;進到國防部裡面,又如下油鍋,哪個文人敢去?去了難保不會成為「馮世寬第二」?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