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李應元們」打了一場放水球!

2016-08-01 22754

新政府上台後,承諾啟動政策環評,進行總量管制;去年10月,舊政府觀光局也開始擬定「東海岸開發條款」,就是衝著陳年舊案而來;但新政策尚未落實,東海岸第一排連連失守。奪走的不僅是海岸線而已,還有許多人的未來。

「杉原棕櫚濱海度假村」環差案,在6月29日有條件通過後,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環保署長李應元無奈地表示:「如果我硬要拖的話,那天我根本不會排、不會進場主持會議,寧可當好人;但我不喜歡拖,而且有自信禁得起考驗,就算天皇老子來,我也不怕!」

李應元說,自從他到環保署以後,與副署長詹順貴有默契,所有環評案最好在三次會內終結。然而,那天環評會不過才開第二次,難道就不能等嗎?再說,詹順貴採取技術性杯葛手段,要求補件再審;李應元卻進場表決,聰明若李應元者,難道無法預見後果?

李應元強調,他絕無預謀。「那天等我從立法院脫身、回到環保署,大概已經4點了。我知道署內正在召開杉原案的環評會議,心想:『有阿貴在就好!』誰知道,詹副署長撐不下去,要我跟他換手,我只好進場。」

環團砲聲隆隆也就罷了,問題是連他過去的老搭檔、前雲林縣長蘇治芬,也跳出來批判,令李應元動了氣,他回嗆:「她大小姐,也太過理想化了!妳就說,是我說的!」

是蘇治芬太過理想化?還是李應元根本喪失理想?李應元辯解,其實杉原案,早在10年前,就有民進黨委員主張通過;況且,當天議案很多,他也否決掉綠黨創黨人高成炎的「地熱案」,可見並無差別心。

李應元引用台大環工博士黃慧芬撰寫的「行政院的失職所導致的無奈環評」一文,來進一步說明。第一,杉原案經事業主管機關—交通部觀光局核准後,才送環保署審查;內政部營建署也早在2000年之前,就核可土地所有權;加上,原民會沒有把部落傳統土地公告清楚,才造成原民土地落入財團之手。若真的要追究,上述單位一個都跑不掉,不能只拿環保署開刀。

第二,環保署無權要求其他部會;如果沒有主管機關的默許,哪來開發案的落實?

縱使環保署不該獨扛責任,但難道一點責任都沒有嗎?若好幾個部會都有問題,不意味著行政院也該負責?所以,PeoPo《公民新聞》向小英政府開砲,認為他們「說一套,做一套」,令人徹底灰心、失望。

李應元認為,歷來,民進黨比國民黨重視環保,國民黨可說是「0環保概念」。問題是,今年5月6日,馬政府的環保署長魏國彥,在進行杉原案二度環評時,刻意將此案排在最後一案,最後再以會議時間不足,裁示交下次大會審查,就是要將空間保留給新政府。沒想到,等新政府上台沒多久,卻豬羊變色。

李應元澄清,當天他之所以動用表決,實在是因為騎虎難下。他問過在場部會代表和環評委員,他們都認為,該案已經審了14年,就算詹副署長提到的農牧用地和自來水供應的問題,過去也曾都討論過,實在不需要再在一樣的問題上打轉。經李應元與詹順貴討論後,兩人都認為,當下不表決不行。

當天17位評委在場,李應元因身兼主席,無表決資格;官派評委也被排除在外。結果,10位學者舉手贊成,過半,詹順貴連表達反對立場的機會都沒有,就這麼被棄置在沙場。

當杉原案一開綠燈,猶如推倒東海岸第一塊骨牌,後續待審的11個大型開發案,都有可能將闖進花東沿海保護區,危及東海岸的景觀生態。

杉原棕櫚與美麗灣一樣,都位於「重要海岸景觀區」、「海岸二級保護區」草圖預定地,杉原灣也是世界稀有「貝氏耳紋珊瑚」唯一的棲地。尤其,開發基地屬「利吉混同層」地質不穩定帶;經專家探勘後,又發現杉原遺址。如今猶如核准保護區內進行大型開發,根本是跟老天爺開玩笑!

李應元認為,杉原與美麗灣案最大的不同點在於,前者近山、又在公路上;美麗灣則近海灘,兩者不該等同視之。這種說法,儼然五十步笑百步。凡謙卑的政府都應正視,與杉原棕櫚隔鄰的美麗灣,已遭法院多次判決違法,比美麗灣大上4.3倍的杉原案,創下開發面積最大、房間數最多、闖關速度最快等三項紀錄,若視而不見,只會坐實新政府的膽大妄為。

令人詫異的還有,開發案中的31筆土地,有13筆、2萬3943坪,竟然是國有農牧地。2009年,國產署以委託經營的方式,賤租給東合開發,簽約時,只需付265萬元的簽約金,後10年,每年也只需付4萬4646元、相當每坪1.87元的權利金,就可以吞下大片的國有地。

東海岸沒有水庫,長期缺乏自來水,居民多半飲用山泉水;尤其,棕櫚海岸渡假村一帶的山坡地,是居民重要的集水區。前朝政府為了順應財團需要,竟由自來水公司出面,以「台東系統中華大橋直接加壓供水」的方式,供水給渡假村550間客房,以及水景、游泳池、水療養生中心等附屬設施,概估得花4756萬元公帑,過半由全民買單。

環團懷疑,杉原案趕著通過,為的是搶在《海岸法》施行細則公布之前;而該案竟然牴觸《原住民基本法》,更是引發爭議。該法21條明文規定:開發案需徵得原住民同意之後,才能進行開發。莿桐、加路蘭、都蘭等三部落未完全同意,杉原案就率爾通過;況且,當日評委拿的還是舊資料,根本未因應「環差」的目的,本在因應社會變遷。難怪原住民們要跋山涉水,到行政院抗議了。

李應元認為,原民會與原住民立委在修法過程中,有擴權的嫌疑。言下之意,他不認為有牴觸的問題。

外界很好奇,「東合開發公司」負責人陳金水,究竟何許人也?竟然可以過關斬將?傳言中,並有不分藍、綠的立委,為該案奔走;台東縣政府也完全禁聲。

陳金水在接受《天下雜誌》的專訪時,曾提到他的上一代,在60多年前移居台東,契作甘蔗給台糖,攢了積蓄後,買下杉原所在的山坡地。雖然,他們轉做珠寶設計和加工出口,工廠已外移至中國浙江,但仍一心想為長輩圓夢,因此甘願等待。

加路蘭部落的原住民,也有一個夢。一位族人說,被開發商所佔領的那片山頭,是他小時候遊玩、採野菜的地方,也是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如今卻落入開發商之手,究竟是政府騙走了我們的土地?還是財團太過殘忍?

新政府上台後,承諾啟動政策環評,進行總量管制;去年10月,舊政府觀光局也開始擬定「東海岸開發條款」,就是衝著陳年舊案而來;但新政策尚未落實,東海岸第一排連連失守。奪走的不僅是海岸線而已,還有許多人的未來。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