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矽谷」變成蔡英文的「地獄谷」…

2016-08-02 17173

如此的桃園,還需要錦上添花,鬧一個「亞洲矽谷」題材,提供地方勢力再搞「利益股份有限公司」、重演「圈地發財」噩夢嗎?更該懸崖勒馬!

桃園又名「桃源」,依山傍海風景優美,台地穩定少颱風少地震,被許多人視為是「桃花源」;對於桃園地方勢力而言,桃園更是「圈地發財」的桃花源…

桃園的族群多元複雜,北閩南客,十大宗親會恩怨情仇難分難解,數十年以來,從來沒有一統江山的強力派系,直到桃園出了一個在地方上稱做「聰明絕頂、不受道德感綑綁」的劉邦友,劉邦友發明「利益股份有限公司」模式,在桃園想要當家作主,只要抓住政府中央政策,敲鑼打鼓,「有飯大家吃」,所向無敵。

那是在一九九四、九五年間,當時我為《新新聞》製作台灣地方派系的調查採訪時,劉邦友在受訪時得意洋洋地講述一統江山心法:「在桃園這種群雄割據環境,不能『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只照顧自己人,會四面受敵,必須要做成『股份有限公司』,大家都能來入股,就會只有朋友沒有敵人。」

方法就是,凡是政府有任何政策,想盡辦法「把餅做大」,拉攏各方勢力投入,縣市首長只要當個分配者,四方歸心。

於是,高鐵計畫啟動,桃園高鐵青埔站劃下數百公頃的特區,當時農地插滿「一坪五萬元」告示、龍潭「百年大鎮」、「中福計畫」、「市地重劃」、「西濱公路」、「工商綜合區」…只要中央有政策,桃園就想盡辦法擴大規模,有飯大家吃,江山一統,縣市首長呼風喚雨。

劉邦友之後,朱立倫和吳志揚時代,這個「股份有限公司」標的物就是「桃園航空城」了,從「轉運特區」加碼到「自由貿易區」,再搞成是數千公頃的「航空城」,沸沸揚揚,在全面圈地熱炒浪潮當中,地方勢力各個口袋飽滿,實質建設,停頓不前。

航空城炒作到太離譜了,輿論譁然,鄭文燦當選桃園市長之後,不得不停止狂潮。

怎麼餵飽二十多年以來,被劉邦友以降的桃園縣市首長養大胃口的地方勢力呢?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蔡英文競選政見的「亞洲矽谷」又成了新希望。

於是,鄭文燦到民進黨中央進行了「領航桃園,智慧城市」的專題報告,直接抬出蔡英文,宣稱「亞洲矽谷計劃是總統蔡英文的政見與承諾,引領台灣經濟發展的火車頭,桃園擁有絕佳條件與優勢,且已展開一系列的準備工作,請中央早日完成規畫宣導。」

鄭文燦更在六月初就指出,桃園市府已經將「航空城」和「亞洲矽谷」兩大計畫相結合,畫出了航空城計畫中的產業專區,作為亞洲矽谷的產業基地…蔡英文的新內閣才剛剛就任不到三個禮拜,鄭文燦就已經準備好了。

事實上,亞洲矽谷對桃園地方勢力而言,已經是個眾望所歸的新大餅了,早在5月29日,鄭文燦就當著還新科熱騰騰的林全面前,就宣稱「亞洲矽谷」的擴張宏圖,要在高鐵青埔特區搞創新人才交流中心,中央大學八德校地現址規劃國際學舍,成立語言培育中心…

鄭文燦的桃園市府並不是個光說不練之徒,桃園航空城公司董事長張昌財已經拜訪了中華電信公司副總經理謝繼茂,決定要在2016年底前舉辦大型論壇,要將航空城及亞洲矽谷形成新的平台,將「亞洲矽谷」搞到風風火火。

蔡英文的「亞洲矽谷」已經給了桃園地方勢力新的希望,派系共同參與「亞洲矽谷股份有限公司」的新趨勢又蠢蠢欲動,只要中央有政策,桃園就想盡辦法擴大規模,有飯大家吃,江山一統,縣市首長就能呼風喚雨的鐵律,再度應驗。

然而,這樣的「亞洲矽谷」卻會是才上任兩個月就焦頭爛額的蔡英文政府與林全內閣的「地獄谷」。

首先,就是財政困頓的中央財政根本沒有能力去搞一個「新園區」,經濟發展與經建計畫預算大幅縮水,不但沒有過去高達五千億元的水準,還腰斬到只有一半的2471億元,只占總預算的13.7%,是所有科目中最少的項目。

粥少僧多,根本不夠用的經建預算若還要配合鄭文燦大搞無限成長的亞洲矽谷,一定會排擠現有計畫,特別是中央政府已經選定台北的中山足球場舊址,要當「創業拔萃計畫」的基地,設置「創新創業園區」,約有三千坪的土地讓一年有一百家新創企業進駐育成,國發基金還給予最高1000萬元,可占到四成的資金挹注。

如果,在桃園也來一個「亞洲矽谷」,豈不是相互排擠,打對台嗎?

相互競爭不是壞事,如果台灣還是「台灣錢淹腳目」,不成問題!

台灣目前卻是「台灣債淹肚臍」,新創業者眼看「亞洲矽谷」來勢洶洶,擔心害怕,更是鳴鼓而攻之,「台灣矽谷」不但不能成為「整合平台」,反而成為台灣 新創產業和創新科技爭吵內耗的源頭,得不償失!

於是,國發會的產業發展處、經濟部的工業局…相關的抗議、抱怨接踵而至,林全這八年在業界打滾,更有許多脈絡直接表達不滿,終於讓林全和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出面降溫,宣稱「亞洲矽谷」不會是「園區」!

這樣的宣稱有效嗎?

別忘了,只要中央有政策,桃園就想盡辦法擴大規模,有飯大家吃,江山一統,縣市首長呼風喚雨…

本來國發會的亞洲矽谷計畫就沒有這麼大規模,就只是打算在高鐵青埔A19文山中的3.81公頃,靠近幼獅工業區以及有中央大學的學術奧援,蓋一棟大樓而已,進行的內容主要設地是發展物聯網IoT的創新實驗室,可是,才短短兩個月,地方上已經蓄勢待發,連中央大學八德校址還有已經沉寂的航空城都復活了。

事實上,「亞洲矽谷」是否該成立或放在桃園?更值得商榷!

這些年以來,桃園是全台灣成長最快的地方,作為台北和新竹雙核心的生產腹地,桃園有29個工業區蓬勃發展,一年產值高達三兆元以上,是竹科的兩到三倍,更重要的是,竹科隸屬中央科技部,稅收是直接上繳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沾不著,桃園的29個工業區的稅收卻是地方徵收,這十年,桃園市的財政自足率接近七成,是全台灣除了台北市之外,財政最健全,地方政府最有錢的地方。

而在桃園,這些年政府已經投資了11個創新育成中心,扶植了14所大專院校坐落,每年培養了接近兩萬名的學有專精的大學生投入生產,就在所謂正在炒作的「亞洲矽谷」預定地的幼獅工業區附近,也已經投資打造「幼獅國際青年創業村」…

如此的桃園,還需要錦上添花,鬧一個「亞洲矽谷」題材,提供地方勢力再搞「利益股份有限公司」、重演「圈地發財」噩夢嗎?更該懸崖勒馬!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