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淑薇旋風

2016-08-08 124122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夠解釋,這一次錯誤的風向,究竟是誰帶起來的,又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但如果連這種損人不利己,損奧會不利台灣,把奧會當作「公民不服從」發揚光大的場域,都能成為網路的主流民意的話,民進黨政府就要非常非常小心了。

我想應該沒有人可以清楚地解釋,這一陣的風向,是如何起來的?又怎麼會走到這一步的?

當全球206個國家奧運選手齊聚一堂,期待選手爭取榮譽、發揮最好表現的時候。我們卻忙著吵架、忙著罵奧會、忙著支持選手棄賽、甚至鼓勵選手轉籍。我們為了一個選手的問題,完全忽略其他同團的其他57個選手,沒有關心、沒有掌聲、沒有鼓勵;彷彿除了謝淑薇,就沒有任何其他「中華台北」的選手了。

我們甚至把違背運動家精神棄賽,當作一件值得鼓勵的行為;因為自己所受的委屈、因為自己的訴求無法達成,可以無限制擴大損害,甚至影響他人的權益也無所謂。

我們把里約當成南京東路的華航分公司、當成文林苑、大埔、南鐵、當成太陽花時的立法院;我們把中華奧會當成紅十字會、華航、萬惡的國民黨政府。但即便這一切的假設都能夠成立、情感都能夠移轉。我們還是無法解釋,那同台演出的其他205個國家、10000多名的運動員、國際奧委會,難道都是「假的」、「業障重」嗎?

網路的世界,再度把人民二分為兩種:支持謝淑薇與不支持謝淑薇。支持謝淑薇是進步、覺醒公民;不支持謝淑薇的就是支持奧會,就是支持「相忍為國」、就是奴、就是支持國家「苦毒」運動選手。

電視主播張雅琴才酸了謝淑薇兩句,就被鄉民在她臉書上洗版,急忙跳出來道歉,說自己很欣賞謝淑薇,也相信她一定受很多委屈,只是希望她能自己發光。張雅琴不僅「誠懇道歉!真心道歉」,還在文末特別表示,自己沒有PTT帳號,希望鄉民幫她轉發。

謝淑薇的搭打莊佳容,在別人的臉書上抱怨了兩句,結果就被鄉民到臉書上洗版。受到謝淑薇退賽影響最大的人,卻連抱怨的資格都沒有。一個如此二元的國家,非黑即白的公民水準,真的是讓人覺得夠了。

謝家、詹家與網壇之間的恩恩怨怨,相信沒有幾個人真能完全搞得清楚。但至少目前檯面上能夠看到的新聞或資料,道理並不完全站在謝家這一邊。

謝淑薇說,自己「不是國家養大的,是民間養大的」,自己「是職業選手,是為粉絲打球」。這些話我完全贊成、也認為百分之百有道理。近日很多新聞跟評論都提到,過去各國都有很多頂尖的職業選手,因為自己生涯的規劃,拒絕了國家的徵召。不用我再多述。

但試問,今天謝淑薇這個「職業選手」,跟曾雅妮、王建民、陳偉殷這類的「職業選手」一樣嗎?曾雅妮、王建民贏球,國家會給獎金嗎?根據報導,謝淑薇領了國家2700萬獎補助金,政府又協助找了3000多萬的企業贊助,適合把話講得這樣絕嗎?

當然,即便謝淑薇真的是國家養大的,也不代表她有義務代表國家出賽。但一個選手,面對一個四年才舉辦一次的高水準比賽,卻因為「國家」的理由放棄,既不替粉絲打球、也不替自己打球,就不知道是什麼道理?去問問里約10000個各國的選手,大概都很難理解。

謝淑薇可以不必為國家比賽,但卻沒有道理去影響別人為國家比賽的權利。謝淑薇出國前宣布退出雙打,還在粉絲團上提醒大家,因為自己退出雙打,「代表莊佳容失去里約奧運參賽資格,同時盧彥勳也失去了因為第五人莊選手入選奧運而多出的主教練證」。自己不打就算了,還要幹自己隊友拐子;「幹拐子」還不夠,還要昭告天下就是我幹的。這已經遠遠超過「沒有運動家精神」的範圍了

撇開什麼國家榮譽、運動家精神之類的八股、道德都不談。就把運動當成一門生意好了(其實奧運能不能算生意,恐怕還是有疑問的)。謝淑薇當然一開始就可以不接受國家隊徵召,但答應了、飛去了、又臨陣反悔,就不是同一回事了。這基本上就是違約,沒有人規定你要接受這樣的勞動條件,但如果接受了,當然就有義務把他走完。

在商言商,至少機票、旅費,該還的總要還,契約明訂的要賠。理論上,莊佳容也可以透過法律手段,要求謝淑薇賠償損失;再不濟,也可以要求網協對謝做出適當的懲處。

台灣或許不在乎運動家精神,國際上可不是這樣。運動家精神是運動的根本,更是職業運動不可獲缺的因素。揚棄了運動家精神,一切的運動都將不具有可看性。如果無故棄賽可以被接受,那打假球、放水球可不可以被接受?如何區分其中的差異?

一路走來,謝家反反覆覆,一下打、一下不打。把原本與詹家的恩恩怨怨,搞到舉世皆知(真的是「舉世」)。大概現在就可以預言,謝淑薇無論打或不打,都會是這場賽局最終的輸家。

轉籍,有沒有一個國家會要一個臨陣拿翹的選手?雙打,找遍全世界,還有人敢跟你搭檔?留在台灣,繼續單打,但除非你能幹倒「網邪」,換成謝家人自己幹,不然無論誰上來,你都很難討到便宜。

謝家這樣一個自掘墳墓、損人不利己的行為,居然還有這麼多網民大聲叫好,認為是進步、爭權益的表率,甚至連一堆平常頭腦清晰的網路名人,都跟著起鬨,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夠解釋,這一次錯誤的風向,究竟是誰帶起來的,又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但如果連這種損人不利己,損奧會不利台灣,把奧會當作「公民不服從」發揚光大的場域,都能成為網路的主流民意的話,民進黨政府就要非常非常小心了。

這樣一個集體瘋狂的社會,怎樣治理都很容易出問題。民進黨自以為挖了一個坑,把國民黨埋進歷史的垃圾堆,卻沒有發現不小心把坑挖得太大了,自己隨時也都可能掉進去。

套句柯文哲的「鯊魚哲學」,鯊魚已經貼在民進黨政府的屁股後面了。身體的那一個部位游慢一點,隨時就會被咬下一塊肉,最少也要脫層皮。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