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專案補貼、政策轉彎,英政府無能官僚有完沒完啊!

2016-08-17 9756

三個月了,計畫政策都該做好了吧?不要再轉彎,謀定而後動,如果部會首長有些只擅長跳轉圈的華爾茲,就該去開舞蹈教室,不適合待在內閣裡,該滾的就滾吧,大家才有好日子過!

今天聽到勞動部及相關部門對於國道收費員抗爭的解決方案,終於引爆長久隱藏的怒火,如果蔡英文政府的官僚面對問題及抗爭,都只會投降,只會例外立法、例外補貼,對於空服員的抗爭可以慷納稅人之慨,全盤答應,毫無解決能力,這種政府說實在跟馬政府沒兩樣,一般老百姓也會當官員,不必資深官員來替人民發錢。

國道收費員的抗爭,分多部曲,原先對於他們處境頗多同情,對於遠通電收也多有責難,但是事情演變到部份抗爭人員要求有公務員資格及補償,現在甚至勞動部說要回算年資,並且要專案立法,請問這位勞動部長,這些錢要不要自己出?如果人民花錢是請你來發錢,說實在的,這位部長可以回家吃自己了。

如果政府可以同意這種處理方法,也可以回家吃自己了。這如果不是黑箱,什麼是黑箱呢?如果可以單純立法解決約聘雇人員的年資和補償,為何其他行業不可以?如果一切單純無特殊優待,那為何不公布解決方案?

就像華航新任董事長一上台連財報都沒看,全數答應,結果輪到企業工會也比照辦理,董事長卻不敢出面,改換別人一律答應,把華航的企業當別人家一樣,花錢不手軟。當董事長答應這些空服員工會時,正在跟好友楊子江吃飯的行政高層也頗為不以為然,那為何不事先協調及事後補救。原來這個政府每個人都只想當好人,不想當負責任的政府官員。

總統提名了二位正副司法院長人選,經過一個月,民間團體吵一吵,發動百日之怒後,總統就莫名其妙把提名給撤了,除了司法圈之外,老百姓一頭霧水,提名後至少要經過審查,審查如果不通過,再撤回,這是一個民主程序,不是一些團體拿著大聲公喊撤撤撤,就撤了。老百姓仍然一頭霧水的是,有些人大聲批評謝文定和林錦芳在威權時代做了什麼,可是這些人在威權時代一樣也選擇了服從,如今只聽片面聲音,就開始莫名其妙的從眾,這些人從頭到尾都適合活在威權時代,因為他們都自以為是,從不聽不同的聲音。

多少人認識謝林兩人,如果沒有經過審查,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如果是壞人,總統為何要提名他們?如果是壞人也要讓我們知道他們如何壞?不是那個民間團體向總統施壓就撤退,總統如果提錯人要道歉、要說明,這些司改團體有意見可以說明,當事人也該說明,但當事人說明時已經辭職了!

原來,這三個月來,政府告訴人民兩件事:一是會吵的孩子有糖吃,有抗爭就可以拿得到,不用顧及法律及現實財務;第二件事,政府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當好人,答應所有的事情,讓會吵的人不再吵,就是解決問題了。

如果這種方式不叫無能,什麼叫無能?

別以為當好人,民眾就會買單,就會感激,這次台灣指標民調滿意度下滑到四成五,連五成都不到,台北市和桃竹苗地區更低,桃竹苗還有桃園市和新竹市是執政縣市,滿意度整區加起來只三成六。偷偷告訴大家,把空服員工會養大的桃園市滿意度還低於平均值,不到三成六。這次民調的警訊如果還不清楚,那民進黨就等於2018年痛失半個北部江山,2014年不小心撿到又不好好經營的,通通會還給國民黨,國民黨的再起不用等四年,難怪很多人想選國民黨主席。

除了妥協,就是政策一再轉彎再變彎,司法院長人事案也一樣,今天立法院排好的案子可以突然因為一個人就喊停,七休一叫的滿天響,卻在要實施的前一天喊停,這個政府的人事案和政府還有什麼地方可以信任嗎?

新政府應該是民主與法治價值的捍衛者,民進黨不是民主進步黨嗎?司法院長提名與撤回過程中充滿黑箱,讓司法團體跟司法體系對立,沒有經過理性思辨和公開過程,是對政府決策最大挫傷,是對民主進步黨最大的諷刺,任何人可以經一些不滿團體貼標籤成為罪人,根本是戒嚴時代手法的翻版,民粹最佳代表作。

交通部長說交通部次長沒有轉達監委的關說,相關人事炒作到一種空前的程度,可以說新任華航高層真是本事通天。

三個月了,一事無成,大概最吸睛的就是南向政策的新措施—學越南話,開放觀光,但是開完一個戰略會議,寫出來的南向綱領空洞無比,充滿無意義及八股文章,邏輯不清,對民眾毫無吸引力,如果政府連個文筆好的人都找不到,人民還有什麼期待?

三個月了,計畫政策都該做好了吧?不要再轉彎,謀定而後動,如果部會首長有些只擅長跳轉圈的華爾滋,就該去開舞蹈教室,不適合待在內閣裡,該滾的就滾吧,大家才有好日子過!

【圖片為17日行政院召開記者會說明國道收費員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