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客不來是藍綠議題,而是社會問題

2016-09-10 11332

星期一,旅遊業者集結上凱道發聲,要求政府不應漠視旅遊業者的困境。但到目前為止,業者的訴求和九三軍公教遊行一樣,似乎都無法獲得社會的共鳴,也不認為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很多人都沒辦法理解,觀光局已經一再拿出數據說明,雖然陸客減少,但整體旅客是增加的,你們這些業者是在「哭」什麼?

星期一,旅遊業者集結上凱道發聲,要求政府不應漠視旅遊業者的困境。但到目前為止,業者的訴求和九三軍公教遊行一樣,似乎都無法獲得社會的共鳴,也不認為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很多人都沒辦法理解,觀光局已經一再拿出數據說明,雖然陸客減少,但整體旅客是增加的,你們這些業者是在「哭」什麼?

因為意識形態作祟,部分媒體、名嘴、民代口徑一致地把旅遊業者打成「中共同路人」,認為這些人當初「靠舔共一條龍」賺錢、出賣國家利益、尊嚴,爽賺時都惦惦數人民幣,如今自然應該去天安門廣場跟中共抗議才對。甚至還有媒體評論痛罵這些旅遊業者,如此的抗議行為,根本是甘為中共的棋子,逼民進黨政府接受九二共識、向中共低頭。

在這些人的想像中,今天會出問題的,自然都是「親中賣台共犯結構」中的一群人,過去賺錢對台灣沒貢獻,如今的處境也是活該、不值得同情。如果這些人當初不「舔中」,如今陸客來根本就不會有影響;這些人如果遭到淘汰,台灣的旅遊產業正好可以脫胎換骨、逆風高飛。

根據觀光局的統計,2015年來台的旅客數,陸客以418.4萬人居冠,其次是日本的162.7萬、港澳151.3萬分居2、3名。在人均消費方面,日本客以227.59美元居冠、陸客平均則為227.58美元,港澳客則僅有184.76美元,遠低於外國旅客平均消費金額207.87美元,美國、馬來西亞、紐澳、歐洲客的每日消費,更分別只有163.63、162.07、161.58、158.06美元。

從這個數字上來看,政府積極希望吸引的東南亞客,消費能力比陸客少了大概1/4,而且東南亞客也同樣有住宿費偏低的問題(陸客43.67美元、馬來西亞54.07美元、平均數為67.02美元);但在購物費上,卻僅有陸客的1/3(陸客120.03美元、馬來西亞43.52美元、平均數72.10美元),未必比陸客來得更優質。

這份統計也顯示,若單就觀光團客而言,日本的觀光團客的人均消費則躍升到276.43美元、高於全體觀光團客的244.51美元及大陸觀光團客的238.12美元。這與一般大陸團偏低價的既定印象相符,但同時也顯示,即便消費能力低於平均值,但仍然高自由行等其他旅客的平均值。

根據觀光局的今年七月的統計,日本客來台平均停留夜數是4.5、韓國是4.31、港澳是4.48、大陸是7.58、馬來西亞則是8.09。即便日均消費能力略遜於日本客,但陸客停留消費的時間,卻接近日本客的兩倍,平均消費的總金額,自然也就比日本客來得更高。

陸客來台人數多,團客花得錢也多,如今人數大減,問題自然很嚴重。觀光局不斷重申「整體旅客人數不減反增」,只是增加民眾對旅遊業者的誤解、反感與對立。

前兩天,我一個擔任導遊的同學在臉書上寫到,這個月7日的晚餐,整個餐廳只有他這團、一桌11個客人,也是該餐廳這個月第一桌的客人。因為陸客減少,南投縣長林明溱準備將要泳渡日月潭目前的每年辦一次,改為每年的春、夏、秋季各辦一次。但9月4日兩萬人泳渡日月潭那天,以往都早早賣完收攤的阿婆茶葉蛋,一直賣到下午5點半,還在叫賣「最後一桶,要買要快」!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這兩年,台灣社會只要一觸碰到藍綠、兩岸的議題,就連最基本的人味都沒有了。今天回過頭來用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指責這些業者,當初為何要接陸客團,根本就是倒果為因。

400多萬的旅客,這一家不做,自然有另外一家來做。難道叫日月潭的阿婆,不准賣茶葉蛋給陸客嗎?還是應該搬到澄清湖去?今天這些旅遊業者,並不是如少數人所想「生雞蛋無、放雞屎有」。即便繳稅有多有少,但至少雇用了大量的人力,製造了很多的就業機會,減少潛在的社會問題與壓力。否則過去幾年,台灣的失業和社會問題,會比現在嚴重得多。

這些業者最大的責任,其實是沒有預判到民進黨上台後兩岸關係會發生變化,並且提早做出因應。但反過來說,這麼大一個產業鏈,連政府都很難拿出辦法,是要業者自己能轉到哪裡去?

在偏綠媒體或支持者普遍有一種錯誤的認知,把旅遊業者和軍公教相提並論,認為都是國民黨統治下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也用相同冷眼、嘲笑九三大遊行的姿態,來看待旅遊業者上街。

以今天的社會氛圍來看,軍公教中的絕大多數,都應該算是社會上相對經濟強勢的階級。但旅遊業除了少數老闆之外,絕對沒有外界想像中的肥。一個旅館的服務員、清潔工、特產品店的銷售員工,有可能月入5、6萬嗎?或許有銷售、抽成的從業人員,如果績效卓越的,會有比較好的待遇,但整個產業界中拿死薪水的,其實待遇高不到哪裡去。

這些旅遊業的基層員工,如果不是這幾年旅遊業的榮景,很可能找不到工作。他們多半沒有無可取代的技能、口袋也不深,幾個月、半年沒工作,生計可能就會出問題。他們失業之後,沒有選擇的必須要轉向其他低進入門檻的工作,然後就會打亂其他行業的供需、衝擊到這些行業從業人員的待遇。

這場遊行,對基層從業人員而言,當然是事關生計的問題,真的不必從意識型態出發,認定業者就是中共的棋子,就是要壓迫政府承認九二共識。政府應該思考的是,如果不能協助旅遊業度過難關,旅遊業的難關就會變成銀行的難關、政府的難關;如果不能幫助旅遊業維持這麼多的工作機會,旅遊業的失業,就勢必擴大其他行業的失業,造成更多、更大的社會問題。

九二共識其實不是問題。缺乏同理心、看到兩岸相關的事就跳腳,毫不遲疑地把社會的弱勢打成中共同路人,完全忽視對社會潛在的風險,才是真正的問題。

【圖片為7日舉行的百萬觀光產業自救大遊行記者會,圖片來源為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