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政策系列(二)—南向,先了解馬哈迪南向政策為何失敗?

2016-09-12 36611

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後,經歷了不少事,究竟有沒有把發展經濟跟保護弱勢混為一談?對原住民的道歉是應該,但政府諸事都以性別,族群來考量,就可能與發展經濟的理性背道而馳,而未來台灣加入TPP或者一帶一路,究竟該如何保護自己?不要讓台灣在全球化削弱自己,成為當年的馬來西亞。

二次大戰之後,美國等強國殖民地紛紛離開亞洲,東北亞和東南亞就成為日後經濟發展先進發展和落後發展的強烈對比,也許台灣地理位置應該會走入東南亞國家,而不是日韓發展國家的系列,但歷史總是有意外,歷史總是不追尋舊軌跡。

但如今政府把南向政策叫得大聲價響,對東協發展的失敗應該有所研究。不論歷史背景有著美英等國先進國家殖民的基礎,或者礦產、物產及雄心壯志的領導者,甚至貴族與平民,地主與農民的對立等社會背景,經過了一個世紀,曾經可能一起發展的東北亞和東南亞經濟發展,的確有天差地遠的差別。

於是歷經歲月或者天意的因素,東南亞是目前仍有經發展開的潛力地區,日韓中甚至美國總統都一一走訪過,原因無他,因為東南亞是現在經濟及區域政治的位置,成為各方要爭取的對象,日韓中早已南向,而我們則開始展開了新南向。

東南亞國家事實上除了越南等長期仍陷於政治意識控制外,包括菲律賓,馬來西亞及泰國都非常想要在經濟一拚,但最後功虧一簣,經濟發展在上個世紀輸了同時發展的東北亞。這些都是有很多的學術研究可以分析,但主要有幾個重要原因。

首先,東北亞的土地不均問題,在美國等強烈殖民地政策下,一一完成土地改革。例如台灣蔣介石政權在台灣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是美國強大壓力下完成了,雖然它犧牲了很多地主的利益,但翻轉台灣社會的階級,造成當年工業發展等潛在因素之一,美國對日韓亦然。

不過,美國對於菲律賓,泰國等似乎鞭長莫及,你可以看到在南向這些國家泰國也好,菲國也好,階級都沒有辦法打破,不只造成社會無法翻身的後果,更造成現在政治的紛擾,泰國紅黃衫軍正是階級問題,菲律賓在杜特蒂之前,艾奎諾的家族長久擁有菲律賓的統治權。

而東南亞國家中,馬來西亞的馬哈迪是比較特別的,他因緣際會成為平民首相,當時也大推東向政策,就是要跟同時期的東北亞學習如何工業化。他多次造訪韓國,羨慕韓國當時的總統朴正熙努力把浦項建立成為工業之城,雖然當時馬來西亞和韓國國民所得都是二千美元左右,但馬哈迪認為韓國工業化成功勢必把韓國帶向經濟發展之路。馬哈迪沒有說錯對於韓國的預測,但對自己國家的前途,他卻因為犯了幾項錯誤,讓廿一世紀的韓國和馬來西亞經濟發展上有如此差異。

是什麼原因讓馬來西亞輸給了韓國?當然韓國曾一度面臨破產危機,經過金大中等總統的努力才共同營造了今日的韓國,但若拿當日來比,馬哈迪還輸給了朴正熙。為何?

馬哈迪一樣利用國家資本,創立一個國營公司經營水泥、鋼鐵、石油等發展工業化出入口業,為何馬哈迪輸了呢?馬哈迪輸了,可能可以視為單純的歷史,已經過去了,但對一向要發展南向政策的蔡英文總統來說,財經歷史家對於馬哈迪失敗的因素是頗值得參考的。

除了出口的規訓即講究效益外,學者認為馬哈迪其他失敗在於包括沒有造成產業可以競爭的局面,讓政府有扶強棄弱的選擇,第三則是把工業和經濟政策和平權措施混為一談,最後則是削弱了公務體系的能力。

馬哈迪的失敗簡言之就是感性,不夠理性,在追求有效的經濟效率又要摻入種族平等的原因,因為馬哈迪可能跟其他貴族出身的領導人不同,他出自馬來西亞非常重視種族融合的巫統,讓他可以體諒底層卻不能理性切割。

例如為了種族平權,派了幾位經驗幾乎等於零的原住民,成為公職人員負責推動工業企業的運作,這自然無法收到既有效益。接著,研究他的學者開玩笑似地說,馬哈迪雖然一直要求閱讀代表全球化著作《無國界的世界》(大前研一)和《世界是平的》(佛里曼),但事實上,日本工業化的成功並不是像大前研一所說的全球化而來,日本工業的保護主義和色彩才是日本工業成功之處,全球化著作最後絕美境界─富國和貧國最終利益是相同的,其實是一個謊言。

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後,經歷了不少事,究竟有沒有把發展經濟跟保護弱勢混為一談?對原住民的道歉是應該,但政府諸事都以性別,族群來考量,就可能與發展經濟的理性背道而馳,而未來台灣加入TPP或者一帶一路,究竟該如何保護自己?不要讓台灣在全球化削弱自己,成為當年的馬來西亞。

在蔡英文百日民調滿意度降低之時,看看失敗的例子,或許比看看成功的例子更有味道些。

【圖片為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來源:維基共享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