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曼專欄—希拉蕊的下一步

2016-10-27 2634

希拉蕊將成為下一屆美國總統,但是她的勝利有多大,將決定她是怎麼樣的一位總統。

選戰未到最後未見分曉,但是這場戰役,如同分析師所言,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勝出的機率非常的高。以民調為基礎的模型預估,她勝選的機率約在90%—而這還是在,這場戰爭尚未完全變成限制級之時。

但是,我們的首位女性總統究竟能成就多少?這得看她的勝利有多大。

在此,我談的並不是她的「權勢」大小,因為這毫無意義:若希拉蕊曾從歐巴馬的執政習得任何教訓,那麼她應該要知道,不管共和黨輸得有多慘,他們將會反對任何她所提出的政策。因此該問的問題是,國會將有什麼變化。

首先,試想小型勝利的結果:那就是希拉蕊勝選,但是參、眾議院皆由共和黨掌控。

這種小型勝利並非毫無意義。因為它至少避免了川普勝選的噩夢,也能阻擋共和黨籍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力推的兩項政策:大幅減稅和民營化(privatizing)—萊恩說得非常清楚,若川普贏了,他將強勢推行這兩項政策。不過,小型的勝利,將使希拉蕊難有積極作為的空間。(譯按民營化:萊恩主張將社會福利制度中的養老金制度與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民營化;克魯曼曾撰文批評,將民營化與提高效率劃上等號,一直是共和黨的迷思,事實上,社福制度越民營化,效率越低。)

若民主黨重新拿下參議院,情勢將大為不同。以民調為基礎的模型預估,民主黨得勝的機率,約在50比50,而選舉賭盤的估計較為樂觀,在2比1或3比1。

在面對層層堆疊的絆腳石(共和黨佔眾議院多數)的情況下,即使民主黨拿下了參議院,希拉蕊的法案仍難以通過。不過,民主黨多數的參議院,仍賦予希拉蕊提名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權利,這是已故大法官史卡利(Antonin Scalia) 所留下的空缺。

這項人事案,將影響甚巨,尤其對環境政策而言。歐巴馬總統在任期末年,曾行使推動法案之權力,在環保議題上重重推了一把,例如對於大型卡車,就大幅緊縮了排放廢氣的標準。

但是可惜的是,在這些努力中,最重要的「潔淨電力計劃」(the Clean Power Plan),目前暫被擱置,這還真得感謝聯邦最高法院幫了倒忙,對此計劃喊出暫停。這個計劃若上路,將大幅縮減火力發電廠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因此若民主黨執掌了參議院,將能掃除這個絆腳石。

在總統大選辯論中,對於氣候變遷是隻字未提。但是請記住,對美國及全世界而言,它是迄今最重要的議題。一言以蔽之,若民主黨入主參議院,那麼我們便能以最小的努力,避免自然界的大災難;若民主黨輸了,那就不必提了。

來看看眾議院的情況吧!所有,我指的是所有,歐巴馬立法的成功,是發生在那兩年,就是民主黨同時掌握了參、眾議院的兩年,這樣的戰績,能夠再現嗎?

幾乎可以確定的是,就總票數而言,民主黨眾議院候選人是勝過共和黨的,然而,民主黨扭轉眾議院共和黨多數的機率,似乎很低。部分是因為,共和黨州的政府,使用了重劃選區(gerrymandering)的奧步;也有部分是因為,一面倒支持民主黨的少數族裔,是以相對小規模的數量,聚集在市區中。

但是希拉蕊的充分勝利,將使情況改頭換面,尤其當住在郊區的婦女,厭倦了共和黨—這個已成為鹹豬手政黨的政黨—之時。這個勝利,將使希拉蕊在執政時,更有一番作為。

至於她能做些什麼,並不是什麼大秘密。不知道為什麼,有許多專家堅稱,希拉蕊缺乏對美國的遠見。但其實,她早已具細靡遺地提出她的見解,在網站中,在演說中。

總括來說,她將積極強化社會安全網,特別是針對赤貧階級及孩童,而重點是擺在與家庭有關的議題上,例如育嬰假。類似這樣的計劃是很花錢的,雖然不若批評者所說的那麼多;而她也誠心地提出,將對收入在金字塔頂端的人,課以更重的稅,以籌措這筆資金,這麼一來,最終結果便是降低不平等。

若民主黨在眾議院占多數,將為大規模基礎建設的投資,開啟一扇門。可能的話,我知道有許多力求進步的經濟學家—包括我在內—將力勸希拉蕊,在現有的政見之外,更放手一搏。

如果這聽起來,像是歐巴馬總統在2009年至2010年,執政的第二回合,那是因為這就是。為什麼不行呢?儘管有來自共和黨的層層阻撓,在歐巴馬的主持之下,擁有健康保險的美國人數顯著上升、貧窮明顯地降低,以及超過1100萬、新增加的民間部門工作。

無論如何,有一件事是必要的,就是如果選舉當天,你認為結果已經篤定,而想待在家中不去投票,千萬別這麼做。避免了在政治上,形同於隕石撞地球的慘況,希拉蕊將成為我們下一屆總統,但是她的勝利有多大,將決定她是怎麼樣的一位總統。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刊載於10月14日出刊之美國《紐約時報》,文章標題為 The Clinton Agenda。原文作者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Paul Krugman】
原文出處【圖片來源: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