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行政院當公務員的日子

2016-11-01 7787

但未來就是各守職業分際,雖不至像張愛玲說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媒體該做的,該言的,該監督的,一樣都不會少,就像我十年前離開公務體系,回到媒體圈一樣,做什麼就要像什麼、守什麼份際,自然包括不洩露公務機密等等,一切跟十年前一樣。

11月1日不再當公務員,又回到記者陳敏鳳的身份。這段日子拒絕很多舊友的「採訪」,在此一併道歉,原因就只是謹守公務員的本份。也有很多新朋友想要聊聊天,想想,不如在今天給大家一份「交代」,避免大家麻煩,也為這一個月日子前因後果說個清楚明白。

這一份 「交代」要學習一下論文寫作,先把回目說說,想看就看,不想看就挑著看,不必浪費時間。大概會分三部份,為何我會進去公務體系,這段日子最有感觸的事情,以及我離開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不想強迫大家閱讀下去,但暗示一下,最後一段最精采喔。

不過,還是調整一下好了,先講講公務體系最有感觸的事情吧。

以前當政治評論員要牢記很多人名字,很多事件很多時間,當公務員一個月,處理突發及一些例行事務,忙得天昏地暗,你不太可能記住太多人名字,可能連自己叫什麼名字,都要想一下。

進去公務系統,本來就是作幕僚,準備退出電視螢光幕,好好地發揮腦力,為國家貢獻一番心力。沒想到,上班一個月,足足鬧了三條新聞,一個幕僚去留都成新聞,真是超乎想像。

第一則新聞就是我跟著徐國勇律師上班的時候,也許是新鮮感,或是兩個都在螢光幕的人突然要走入幕後,有些新聞性,可接受。最後一則就是我要離職這回事,很多人說我像一個老草莓,嫌工時長;或者很多人會說我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是一隻誤闖森林的小兔子,所以一個月閃辭等等,這些批評,作為同業當然接受,「我罵人,人恆罵之」,這是政治評論員的鐵律吧。

至於十月中旬時,我突然又成為新聞事件主角,還跟前總統府資吳澧培資政一起上新聞,則是千算萬算不到的事。在我剛上任幾天,吳資政來了一封信,向我表明他沒有推薦誰跟誰,還說之前因為我是媒體人,所以尊重我評論的空間,沒有深究,如今我作了公務員,則需要深刻反省,吳資政還把副本抄送我的主管。

礙於公務員身份,不要多惹麻煩,要學會謙讓,於是我在幾十年後,放棄電腦打字,提筆寫信,吳資政可能是我第一個「筆友」。我向他表示,我應該沒有說這樣的話,確實的用語要調影帶,印象中沒有吳資政推薦那兩位等,自然不可能講出來。

但基於公務員低調謙遜的原則,我向吳資政解釋,若引起他的誤解,感到歉意。這如果還是媒體人時不太可能發生,我堅持自己的言論自由,就像法官要我交代消息來源,否則對官司不利一樣,我也徹底遵守新聞倫理。

同時也跟吳資政提到我並不是好像得了好位子,做了 「官」,因為我十年前已經在交通部作過同樣的事和位置,並不是官。這樣的誠意,似乎也得到吳資政的諒解,所以我們兩人作筆友的時間很短。

不過,沒想到國民黨立委費鴻泰的質詢,又被吳資政點到名,我知道吳資政想什麼,但的確不是那樣,我也不方便公開回擊,只因為我是公務員。但讓我想起二千年一件事往事,那時,有人說自己沒有五棟房子在夏威夷州,後來知道是在加州,最後輸了選舉。

對於公務體系,我並不陌生,也知道其工作的瑣碎,也可能沒有自我,只有團隊,所以我並不是誤闖的小兔子,沒想到一個月還是新聞不斷,想想也許緣分未到,但為何會有這一個月的經歷呢?

好奇翻翻偶爾會看看的命盤,驚訝的發現,十年前那一格跟今年十月是同一格局,但如果加上一些化祿化權化科化忌,自然就會短短一個月有那麼多的事。好吧,這是宿命吧,當大家可以不接受,但這對我就是一個答案。

最後囉,就是我離開的前因後果。所謂一入豪門深似海,對我來說,一入公門也深似海。十年前後公務繁忙沒有什麼改變,但付出和回收的比例卻相差甚遠,不知道這八年的組改到底改了什麼事,看到了之後嚇了一大跳。把自己貢獻給政府之後,我的生活和家人大概就大受影響,為了不要增加薪資倒退廿五年的統計數字,趕快脫離,才是小女子報國之道吧。

偷偷告訴大家,如果只有我嚇一跳就算了,可是連院長林全可也嚇到了喔。他說了一句,如果這樣,明天他也走了。謝謝院長的同理心,還有可愛的驚嚇表情。不過,這可是一個整體性的大問題,如果公部門沒有調整好,永遠找不到適合的人。

想想這個月,雖然脫離所謂名嘴生活,也依然是新聞素材,電視上還是常看到我的名字,不如就乾脆回電視圈了。還是謝謝院長、徐律師囉。

但未來就是各守職業分際,雖不至像張愛玲說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媒體該做的,該言的,該監督的,一樣都不會少,就像我十年前離開公務體系,回到媒體圈一樣,做什麼就要像什麼、守什麼份際,自然包括不洩露公務機密等等,一切跟十年前一樣。

至於未來想做什麼呢?考律師還是司法官呢?台灣光復節時,我以馬英九被告出庭了,被司法體系百分之百驚嚇到,終於明白為何五二○總統就職演說,提到司法改革時,掌聲如雷了!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