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友駿:日本緣何急於批准TPP?

2016-11-09 36313

TPP儼然成為安倍政府的一張政治牌。它的成敗或許也將影響安倍政府及安倍本人的政治壽命。

近幾天,日本國會正在審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相關法案,執政黨與在野黨之間也為此鬧得不可開交。此前,日本農林水產大臣山本有二也是迫於無奈,竟然發表「強行表決」的類似言論,遭到在野黨的強烈攻擊,甚至其未來的政治前途也因此堪憂。

這一事件的發生,暴露出TPP在日本國內的確存在巨大爭議,不僅政界並未就此取得一致意見,而且,日本的多數民眾也表示對其的不理解。儘管如此,為何日本安倍政府卻要一意孤行,急於通過TPP的國內審批程序呢?甚至是要先於美國,成為TPP的第一「表率國」。對此可作如下解釋。

第一,TPP是衡量安倍政府執政成績的重要砝碼。儘管在日本民主黨執政時代,日本國內就已在討論與TPP相關的諸多議題,但就是否加入TPP談判,民主黨政府卻始終沒有表態。換言之,一直等到安倍政府上台以後,日本才正式宣布加入TPP談判,並啟動相關談判工作。不僅如此,為了配合美國,盡早簽署TPP協定,安倍政府著實做出了不少的讓步和妥協,甚至不惜犧牲日本農業的整體利益。

另一方面,TPP也是「安倍經濟學」的重要組成之一。眾所周知,安倍政府上台之後,隨即拋出「安倍經濟學」,後者被視為安倍政府治理國內經濟、實現經濟復甦的標誌性工程。但儘管「安倍經濟學」的內容不斷擴充,央行的貨幣發行量日益擴大,相關的政策目標也逐步提升,日本經濟卻根本沒有顯現出復甦跡象,始終徘徊於負增長或衰退的邊緣。在此背景下,「安倍經濟學」遭遇日本媒體及輿論的質疑,安倍政府也因此備受譴責。為了實現「安倍經濟學」質的突破,安倍政府急需一場表面上的「勝利」,來表明自身執政的能力和政績。由此,安倍政府就將TPP視為最大的賭注,而國會審批就成為一場有趣的賭局。

第二,日本意在借TPP問題凸顯自身政治大國的地位。毫無疑問,自談判啟動以來,美國一直是TPP問題的主導力量,而日本也始終扮演著合作角色,積極配合美國,盡快結束談判並簽署協定。但進入國內審議階段之後,TPP相關議題在美國國內遭遇擱淺,草簽的TPP協定也面臨「流產」的危機。對此,安倍政府卻反映出異乎尋常的「興奮」,積極在日本國內斡旋審批程序。顯然,安倍政府是希望率先拿到日本國會的背書,並以「小馬拉大車」的方式,推動美國國會盡快表決並通過TPP相關議案。更為有趣的是,奧巴馬政府的多位高官也借助不同渠道向安倍政府傳遞信息,希望日本能夠在TPP問題上給予美國一定的「正能量」,而這或許也成為了安倍政府放手一搏的主要動力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政府對之後的兩個月時間存在著不切實際的「幻想」。隨著美國國會及新總統選舉結果的公布,奧巴馬政府就將步入「收官期」,也是其推動美國國會通過TPP審批議案的最後階段。而在安倍政府看來,奧巴馬政府最後的執政期卻是TPP議案的「機遇期」,因為歐巴馬政府可以利用美國政治的間隙性停滯,動員不同黨派的政治勢力,一同為TPP投贊成票。

綜上所述,TPP儼然成為安倍政府的一張政治牌。它的成敗或許也將影響安倍政府及安倍本人的政治壽命。

【中評社/作者 陳友駿】(作者為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 2016/11/09
http://hk.crntt.com/crn-webapp/touch/detail.jsp?coluid=7&kindid=0&docid=104459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