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選是全球民粹的高潮,還是退潮的開始?

2016-11-14 4330

從台灣的經驗來看,如果柯文哲沒有當選,「白色力量」的神話至今仍然不斷流傳,而且還會越滾越大;但在「改變成真」之後,柯文哲的民調也就像自由落體一般,再也沒有回來過。同樣的,蔡英文民調滑落的速度,也超過任何人的想像。美國這場華麗「川普實驗」的成敗,結果很快就會知道。

川普入主白宮,美國抗議活動四起。不只美國人難以接受這樣一個人擔任總統,包過台灣、亞洲、歐洲乃至全世界,很多人都沒辦法想像,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會是什麼樣的樣貌,又會把全世界搞得怎樣天翻地覆?

對川普當選感到高興的,則都是中國、俄羅斯這些過去美國的假想敵,以及歐洲的民粹主義者。美國選舉的結果,正如川普選前預言的,「英國脫歐結果將會以十倍效應在美國重現」。川普的當選,證明了民粹、民族主義主張可以達到的高度。

從次貸危機引發金融風暴以來,這股反全球化、反移民、反體制、反政府的民粹風潮就不斷滋長。齊普拉斯當選希臘總理、再爆歐債危機,結果希臘不願意脫歐,英國反而公投脫歐了,接著就是美國選舉的結果,民粹的風潮,像是滾雪球般,越滾越大。明年歐洲幾個主要經濟體都有大選,各個極右派的政黨,都因為川普當選而信心大增,這世界似乎再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了。

英國、美國,兩個內閣制、總統制的代表國家,在連續很短的時間之內,讓全世界看到「民主先進國家」的下限。即便有民主的傳統、看似理性的選民,卻未必就會做出比較高明的選擇,達到比較高明的結果。

長期的經濟蕭條,讓民眾不信任體制與傳統政治菁英,願意嘗試任何改變的機會。那怕是再粗鄙、人格有明顯缺陷、缺乏經驗的領導人,哪怕是再不負責任的口號、天方夜譚般的政見,人民也決定姑妄信之。

無論英國脫歐或是川普當選,都是「魯蛇打敗菁英」。全球長期建立的社會秩序、經驗,被這些「魯蛇們」認為是失敗、無效的,而他們又不可能把失敗的責任歸咎於自己,也不可能一夕之間就提昇自己的競爭力,所以自然必須要怪罪體制、怪罪有錢人、怪罪外來勢力、怪罪移民。

於是希臘人怪歐盟、蘇格蘭人怪英國、英國人怪歐盟、歐盟怪難民,台灣人怪大陸,美國人則怪墨西哥、怪中國,怪韓國人跟台灣人太勤奮,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美國。然後就各自開出一堆賴帳、獨立、脫歐、反服貿、「川普讓美國重新偉大」之類的香灰、符水,以為吞下去就自然會好了。

川普當選後,各方檢討聲不斷,認為媒體距離民眾太遠,政治菁英無法回應民眾需求,所以才導致這樣的結果。但實際上是,全球大環境不佳、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每個政府手中的工具都有限,換做任何政黨、任何人都不容易做得好。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柯文哲跟蔡英文,上任才沒有多久,人民各種不滿的聲量很快就蓋過了政府、壓垮了政治人物,讓一切的團結、尋求共識都變成不可能,很難做出政績。而做不出政績又會增加人民的不滿,成為不斷的惡性循環。

這一波民粹的浪潮,幾乎都集中在已開發國家(也都是民主先進國家),因為經濟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很難有新的動能。經濟的停滯、失業率的上升,讓中產和中下階級有很強烈的危機感和不滿。

反觀開發中國家,即便經濟也相對不好,但仍然有相當大的成長幅度,每個人的明天都比今天好,哪有空搞這些東西?雖然這些國家內部各自也有不同的問題,但很少像英國、美國這兩次明顯的對立,也沒有反制度、反全球化的問題。西方的NGO會覺得落後國家的人被各種勢力剝削,但當事國和當事人可能覺得自己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歐美問題的根源既然是經濟,最根本的解方也自然還是經濟,政治反倒是次要。誰能提升國家競爭力、活絡經濟、創造就業機會,才能根本的解決問題。「成長」與「分配」該偏重哪一邊,對全世界領導人都是兩難,也經常陷入成長和分配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爭論。但如果「分配」的結果完全無助於「成長」,仍一味堅持分配,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是「殺雞取卵」。

川普可以建設美國與墨西哥之間的長城,可以提高關稅壁壘,甚至讓全球重回冷戰、對峙的時代;但在今天的全球化環境裡,已經沒有人可以管住人才和資本的流動,這兩者都會往最有效率、投資報酬率最高的地方移動。川普當選後全球股市的波動,加拿大、紐西蘭移民諮詢人數增加都是明顯的例子。或許人才不會立刻移民,但他們絕對是最具全球移動能力的一群。

明年歐洲幾個重要的經濟體都還有大選,這股席捲全球的民粹風,顯然還沒有走到盡頭,但這股民粹的勢頭究竟能再延續多久,也同樣令人懷疑。在英國脫歐後,脫歐派的代表人物前倫敦市長強森卻表示自己不選黨魁、不角逐首相,英國獨立黨主席法拉吉也辭職不幹。英國民眾的情緒雖然透過公投得到發發洩,但至今沒有辦法去驗證是福是禍。

川普當選至今,全球所有的分析幾乎都是「事後諸葛」,不斷的解釋這結果到底怎麼產生,卻無法展望未來。但包括美國在內,似乎沒有任何的分析,認為美國會在川普的領導下起飛、復甦,最大的利多也不過是「或許沒有想像中那樣糟」。(話說,台灣的狀況好像也很類似。)

換個角度來看,川普入主白宮其實不是壞事。唯有透過川普主政,全球才有機會驗證,這股反全球化、反移民、民族主義的風潮,究竟是大勢所趨?抑或是短暫的逆流?到底是讓「美國再次偉大」,或是讓美國的處境更糟?

從台灣的經驗來看,如果柯文哲沒有當選,「白色力量」的神話至今仍然不斷流傳,而且還會越滾越大;但在「改變成真」之後,柯文哲的民調也就像自由落體一般,再也沒有回來過。同樣的,蔡英文民調滑落的速度,也超過任何人的想像。美國這場華麗「川普實驗」的成敗,結果很快就會知道。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