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絲益棼的民進黨

2016-11-18 36052

國會多數不是執政黨的遮羞布,也不是擦屁股的衛生紙,把所有骯髒事都丟給立法院。慢慢談、慢慢耗,是立法院的常態;讓社會的衝突能在體制內找到出路,降低社會成本,更是國會應該追求的目標。

所謂的「國事如麻」,應該就是今天這樣子了。

上週六(12日)起一連三天,農委會在全省舉辦「日本食品輸台公聽會」,結果卻是衝突不斷,反對福島五縣市食品進口的民眾,與官員發生衝突,有些場次當場演出全武行,與會者血濺會場。

本週三(16日),立法院依照朝野協商結論舉行「一例一休」公聽會,擔任主席的民進黨立委陳瑩,原本拒絕開放相關團體旁聽,最後妥協同意15人進場。結果同樣又是場面失控,反對砍七天假的民眾衝上主席台包圍陳瑩,陳瑩當場昏倒。民進黨立委邱議瑩還鬧出了一齣「番仔」的插曲。

昨天,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排定審查「婚姻平權」相關法案,反同志婚姻團體集結上萬民眾到立法院外抗議,部分激動的民眾衝入立法院院區,在議場後方下跪、靜坐。

今天早上,反對砍假的青年又衝到總統官邸抗議,揚言如果蔡英文不撤案,還會再有行動。而國民黨則帶領群眾衝撞行政院,抗議政府要開放福島五縣市食品進口。

短短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民進黨同時開三個戰場、惹怒四個完全不同訴求的族群。一個又一個重大爭議政策,像是麻繩一樣擰在一起,一個壓一個、一個繞一個,讓問題更加難解。讓人不得不問,民進黨究竟是自信過度?還是愚笨過了頭?究竟是哪裡出了出了問題?

前兩者就罷了,涉及外交的問題,或許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急迫性;「一例一休」吵了很久,總是會碰到。但同志婚姻法案為什麼非要在此時湊熱鬧,卻讓人難以理解。法務部長邱太三說明年二月才會提出《同性伴侶法》草案,顯然民進黨政府內部都還沒有共識,也沒有列為優先法案,非要此時修法的理由在哪裡?

台灣的社會喜歡一刀切,凡事都只有正反兩面,不是挺同、就是反同。但就像政治光譜有深藍、淺藍、深綠、淺綠,挺同與反同之間,也有各種不同的主張。但我們社會在討論這個問題時,卻把他們簡化為「支持人獸交、亂倫」和「不知道怎樣教小孩」兩種極端的典型,把不同立場者都打到對立面,然後彼此嘲笑、彼此辱罵。

以反同者來講,反同志婚與反同性戀,未必是相同的概念,但我們的社會在討論時,卻鮮少去區別其中的差異。而反對同志婚姻合法化的這一端,又可以區分為堅決反同者、反對宣揚同志理論、反對異性戀與同性戀享有相同的法律待遇等不同的光譜。

在支持同志婚姻的這一邊,也有很多不同的主張。政務委員唐鳳說自己已經與伴侶訂定契約,即便未來修法,也未必會去用。有的支持同性婚姻者希望另立專法;有的則認為應該平等修法,透過修改民法的規定解決。

平權這件事,永遠沒有滿意的一天。但相較於鄰近國家,台灣在性別平等這件事並不算落後。挺同者三個不同強度的訴求,都可以一定程度的解決問題,根本的差異在於,究竟是要保障保障同性伴侶的權益,還是非要做到一場觀念革命?究竟是要保護弱勢,還是要逆轉強弱、自我實現?這一步又到底要跨得多大?法條越進步、變動越大,社會的衝突、付出的社會成本,也自然會隨之升高。

民進黨支持同志婚的基本立場毋庸置疑,這是最上位的原則;接下來應該要確立的,就是要透過什麼樣的政策手段,來落實政黨的理念;最下位才是法條的內容。但目前的狀況顯然是,法務部要另立專法、尤美女要修平等修法(修民法);在民進黨內沒有討論,對中層結構沒有共識的情況下,召委就把下位的問題搬上檯面,還選了一個最糟糕的發動時機(同樣搞錯上下順序的問題,在一例一休裡其實也出現)。

昨天這個委員會,對這個國家造成的撕裂,超出以往的很多事件。很多在選舉、紅衫軍、太陽花都沒翻臉的親朋好友,一夕之間都恩斷義絕。這顯然不在民進黨的規劃之中,也不會是民進黨希望看到的。

過去這一個禮拜,台灣幾乎天天有抗爭、天天有衝突。疲弱無力的國民黨,並沒有能力引領社會的風潮制衡政府,很多的衝突都是民間團體的自發行為。太陽花運動時,民進黨還可以替學生們看門;今天的國民黨,根本看不到抗議者的車尾燈。

但問題也就在這裡,衝突、磨擦一旦超越政黨,變成(個別)人民或團體與對立,就更難引領回到體制內解決。不僅社會成本會大幅增加,甚至最終也無法尋求解決之道。舉例來講,今天如果國民黨能夠完整代理反福島食品、反一例一休、反同婚的民意,民進黨只要跟國民黨協商就好;但當國民黨無法代理民意時,民進黨就要花三倍的心力,一一去溝通。

蔡英文跟馬英九一樣對國會缺乏瞭解,也開始步上馬英九的後塵。國會在政治上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讓不同的意見、主張、情感,在此交鋒、辯論、說服、宣洩。沒有一場公聽會是白開、毫無意義的。今天可以多宣洩一點,明天的衝突就可能少一點。

但馬英九的第二任期,因為與王金平互不信任,經常希望透過人數優勢讓法案過關。「已經充分溝通」、「你們就是要杯葛」這種民進黨近來常講的話,也是國民黨幹部當時的口頭禪。今天的民進黨跟當年的國民黨一樣,過於迷信人數優勢,以為無所不能,導致很多其他的問題。

當國會不能扮演溝通、說服、交換、緩衝的功能時,各方勢力自然就必須要找到其他的出口。原本應該在立法院解決的風暴,自然就會溢出,在街頭、在社會每一個不同的角落發生衝突。那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景象。福島公聽會要強渡關山,結果變成遍地開花。「一例一休」想一分鐘解決,結果花了數倍的時間、惹了一堆民怨,還是無法解決。尤美女堅持不肯開公聽會,最後反同人士衝進立院,還是同意開了。

國會多數不是執政黨的遮羞布,也不是擦屁股的衛生紙,把所有骯髒事都丟給立法院。慢慢談、慢慢耗,是立法院的常態;讓社會的衝突能在體制內找到出路,降低社會成本,更是國會應該追求的目標。

蔡總統真的應該以馬總統為戒,從頭認識國會的價值,重新訂定立法計畫,如果以為國會多數就是選民給的尚方寶劍,可以雷厲風行、為所欲為,社會肯定永無寧日。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