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破局對台灣的衝擊

2016-11-22 12196

蔡英文總統應該參考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敢於在美、中、日三強之間靈活出牌,尋求更多左右逢源的生存發展空間。唯有如此,才能在川普方興未艾的「美國優先」新政時代,為台灣爭取到最大利益。

11月21日,川普表示將在上任第一天發布行政命令,宣布退出「可能對美國經濟產生災難性結果」的TPP,同時不再簽署任何區域性多國貿易協定,取而代之將是雙邊協定。

川普對TPP的否定聲明,對於11月17日趕赴紐約希望力挽狂瀾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無疑是一大挫折。對於TPP獲利最大的開發中國家越南和馬來西亞,更是空前噩耗。對於希望藉由參與TPP擺脫被亞洲自貿體系孤立的台灣,也是嚴重打擊。

更重要的是,TPP被日本認定為「日美同盟升級版」,也被認為是「制衡中國經貿擴張、搶奪全球經貿規則話語權」的亞太多邊架構。美國彼得森經濟研究所就曾估計,一旦落實TPP,將使中國出口每年減少超過1000億美元,東南亞對中國製造業外資的分流作用也將進一步增強。

依照歐巴馬政府的原本構想,TPP包括拉美國家智利和墨西哥,包括亞洲國家日本、越南、馬來西亞,可把美洲經濟與亞太市場緊密結合,讓兩大區域經貿呼應美國的亞洲地緣戰略,為美國「重返亞洲」、主導亞太事務提供政經合一的跨美洲-亞洲平台。如今TPP突然因為川普執政化為烏有,不但將使美國亞太布局失去必要的多國架構,也將使方興未艾、兵家必爭的東南亞地區,出現空前巨大的地緣政治真空。

對台灣來說,TPP無限期拖延,很可能產生兩大經濟利空:首先,相較於已經成形的「東盟加一(中國)」和「中韓自貿協定」,以及方興未艾的「東盟加三(中日韓)」和RCEP,大多由中國主導,TPP是台灣參加亞洲自貿體系的唯一機會,一旦TPP更加遙遙無期,台灣在亞洲自貿圈恐將更加邊緣化。問題是,台灣出口亞洲(中國、東南亞、日本)的產品,就高達總出口七成以上,光是關稅成本和非關稅貿易障礙,就會嚴重傷害台灣的出口競爭力,台商為了享有自貿優惠,很可能導致新一波企業出走。

其次,一旦美國在「圍堵中國」的多邊經貿布局降低力度,東南亞隨之產生的地緣政治真空,很可能導致中國趁虛而入,進而擴大中國對東協各國的影響力。台灣原本就缺乏外交籌碼,一旦在東南亞失去TPP作為制衡中國的政治槓桿,新南向政策勢將增加更多困難。

即使沒有TPP,川普仍將施壓台灣開放瘦肉精美豬進口,以此作為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重啟談判的交換前提。畢竟,攸關瘦肉精美豬出口的十大美國農業州,幾乎都是川普支持者,川普為了回報選民,在明年1月20日上任之後,一定會對台灣施加開放進口壓力。

除了取消TPP之外,川普還威脅將把某些中國出口界定為「貿易濫用」,進而課徵懲罰性關稅(最高可達45%!)。針對川普恫嚇,中國媒體也不客氣回嗆。11月14日《環球時報》發表社論表示,如果川普宣布對中國提高關稅,中國的回應肯定是「你讓我損失多少,我就讓你損失多少」,還點名「中國對波音飛機的訂單可能轉單,美國汽車、蘋果手機、農產品可能在中國銷量重挫或消失」。換句話說,川普果真要對中國打貿易戰,結果恐怕是兩敗俱傷。

問題是,台灣面對美中貿易戰。不管是美國對中國出口產品課徵懲罰性關稅,或是中國對美國產品給予打擊或限制進口,台灣同為中國產品和美國產品的零組件製造商,不管站在哪一方,都將面臨貿易損失。

川普不願讓美國繼續扮演世界警察,不願擴大海外戰火,顯然有更實際的財政考量。2015年底,美國政府債務餘額已經高達18.12兆美元,占GDP比率高達104%。川普認為,只要美國經濟成長率達到4%,財政赤字就會開始縮減,關鍵是必須避免不必要的戰爭開支。美國出售軍火給盟邦,既可將防衛責任轉移到盟邦,又可幫美國軍火工業賺錢和創造就業,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事實上,「縮減美軍介入、改由盟邦自衛」的軍事思維,早在川普當選之前已經逐漸發酵,川普想減少美軍的協防責任,很可能更有意願增加對台軍售,甚至不排除進行更多技術轉移給台灣。2016年6月5日,美國共和黨國會領袖、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侃曾來台拜訪蔡英文總統,希望台灣國防預算能提高到GDP的3%(大約4500億台幣)。6月13日,國防部立刻呼應美國要求,表示2017年國防預算將提高到4000億元(2016年只有3217億元)。後來因為財政吃緊,林全院長坦承無法配合美方要求,8月19日核定的中央總預算,2017年國防預算只稍微增加16億元(3233億元),不但與國防部爭取的4000億元頗有落差,與美國期望的4500億元相差更遠。

可預期的是,川普執政之後,必將要求台灣提高軍購預算,但蔡政府既要推動五大創新產業、新南向政策、長照政策,財政壓力必將更加吃緊,加上股市成交量迅速萎縮,明年證交稅收入恐怕也不如預期,如何面對川普政府的增加軍購要求,恐怕也將成為蔡政府的頭痛問題。

川普對台灣的最大挑戰,無疑是「不受制於民主反共意識形態,更強調美國優先利益」的思維模式,很可能使亞洲政局隨時出現不可預期的變數。尤其是美國川普、中國習近平、日本安倍,都是敢於出手、敢於叫牌、敢於交易的厲害人物,台灣面對瞬息萬變的大國博弈,恐怕不能只是靜觀待變陷於被動,否則很容易淪為大國交易的犧牲品。

就此而言,蔡英文總統應該參考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敢於在美、中、日三強之間靈活出牌,尋求更多左右逢源的生存發展空間。唯有如此,才能在川普方興未艾的「美國優先」新政時代,為台灣爭取到最大利益。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