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造假誰之過?(系列報導二)一位台大教授之死和一位台大校長之活!

2016-11-28 6532

楊泮池向來狡兔三窟,台大多位不具名的學者預料,就算楊泮池最後不得不離開台大,他也能以國衛院作為退路,並且安插護駕有功的郭明良和他的學生。這就是造假風波的完結篇,船過水無痕。

2013年8月8日上午,台大生化所助理教授、腫瘤科醫師林育誼,在研究室自殺身亡。

他年紀輕輕,只有三十八歲,是抗老化蛋白研究的權威,才與跨國研究團隊,解開人類老化的謎團,成果登上頂尖醫學期刊《Nature》,風華正茂,為何想死?

林育誼的死因,至今仍撲朔迷離。事發當時,台大全面封鎖消息,連「林育誼」三個字都不敢提。當生化所同事得知,他在與台大醫學院院長楊泮池、腫瘤醫學部主任鄭安理長談後,即有輕生舉動,因此推派代表,想找兩位高層要答案,最後卻無功而返。

有人推敲林育誼的死因,或許與他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領銜完成、無關造假的論文遭撤有關;也有人分析,他手上案子太多—總計有十多件,有些案子期限將屆,卻遲遲無法獲致結論,因此壓力大到連續幾天無法成眠,最後終於走上絕路。

林育誼堪稱台大醫學院的研究「大戶」,他拿到國科會、國衛院連續三年的專案補助。依台大的潛規則,他上繳一定比例的經費,給學校當「管理費」。可是,他繳了「贖金」之後,卻無法替自己贖身。

像林育誼這樣的「學術人質」,在台灣學術圈內比比皆是。以這次捲入造假論文掛名風波的台大校長楊泮池為例,他在國衛院癌研所副研究員蘇振良遭質疑的論文中,共同掛名「第二作者」,卻在東窗事發後,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只承認曾提供肺癌細胞株,給「郭明良團隊」做研究。雖然結果出爐後,他曾經看過,卻沒有看出問題,非蓄意造假,所以不必下台負責。

楊泮池的說法,遭台大公衛所教授季瑋珠打槍。她發文指出:「提供細胞株,就可以成為第二作者,那也討好得太過頭了!」「第二作者次於通訊作者和第一作者,地位很高。無論是第幾作者,只要是作者群,就該負責!」

楊泮池負責了嗎?當然沒有!他反而置身事外,倒過頭來批判論文造假不該發生、更不該發生在台大;而且,今後凡台大研究生,都必須上「學術倫理課」,才能進研究室。若按這個標準,楊泮池早該被摒棄於實驗室之外。

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特聘教授林盈達認為,論文出包主要原因之一,是「學而優則仕」。不管當校長、或當閣員,工作已焦頭爛額,卻還想繼續學術量產,只好找資淺教授打前鋒,再伺機進場掛名;等出事之後,只要說聲抱歉,就可以全身而退。

一個教授不明就裡死了;一個校長卻堂而皇之活著。

楊泮池一路受恩師吳成文提攜,但是,繼「郭明良團隊」出包之後,如今,連他的學生們,也受PubPeer質疑,他對得起他的老師嗎?

楊泮池是中研院士、前國衛院長吳成文自美歸國後,所收的第一個博士班學生。兩人在中研院生醫所,共同合作研究肺癌。

楊泮池取得博士學位、回到台大醫院前半年,處境十分艱難。有一天,吳成文在醫院碰到他,問:「你研究做得怎麼樣?我想去看看你的實驗室?」沒想到楊泮池回答說:「我沒有實驗室!」這令吳成文感到十分詫異。之後,他即在中研院生醫所,創設「合聘制度」,鼓勵楊泮池申請。

楊泮池通過審查後,開始擁有實驗室,並且獲致充足經費,自此學官兩棲,一帆風順。從醫學院院長、生技醫學國家型科技計畫總主持人、台大基因體醫學研究中心主任、當到台大校長。

所謂「生技醫學國家型科技計畫」,源自於2002年到2010年「基因體醫學國家型計畫」與「生技製藥國家型計劃」兩項計畫之整併,政府前後投入超過400億元經費,楊泮池就此鞏固地位。

楊泮池長期倚重郭明良,兩人合作長達十年。楊泮池把他放在「基因體醫學研究中心」,主導「代謝體核心實驗室」;他自己則掌控「次世代定序與微陣列核心實驗室」;而由郭明良擔任國科會生物處長期間,所催生的「跨國頂尖癌症研究中心」,楊泮池取得之後,也設在「基因體醫學研究中心」內,兩單位疊床架屋、資源由少數人壟斷不說,最致命的是,這些人竟然集體量產造假論文,前後橫跨12個年頭,楊泮池怎能說他不知情?

另外,被踢爆造假的另一位學者—國衛院副研究員蘇振良,主要任務是作為楊泮池、郭明良與中研院士洪明奇之間聯絡的管道。他所得的回報明顯是,得以在2006、2008、2010年的《Cancer Cell》期刊發表論文;可惜的是,在無法取得實質研究結果下,他只有淪為造假之徒。

造假案發生後,外界不斷質疑《Cancer Cell》,為何嚴謹審查機制盡失,徒令生物研究學者,成為實驗室倫理的反面教材。追根究柢發現,原來,擔任《Cancer Cell》主編的蘇立國,1995年曾在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研究BRCA2腫瘤抑制基因等,與洪明奇院士(Dr. Mien-Chie Hung)合作,有多項成果發表。若將這條線一拉起來,則以楊泮池、郭明良、洪明奇三人為核心的造假案集團地圖,則愈加清晰。

楊泮池主導下的台大,學術環境惡劣,充滿著「學術政治」與「暗黑勢力」。

2013年6月,他獲選為台大校長之後,立刻將台大醫院院長抽換,改由自己的同班同學黃冠棠出任;未料,黃冠棠任期未滿走人,楊泮池再請另一位同班同學何弘能接棒。肥水,從來不落外人田。

由於台大醫院一年有5、6億的醫療資訊系統採購預算,楊泮池又在醫務秘書兼資訊室主任和系統網路組組長等職務上,安插自己的人馬—醫務秘書破格由「非醫生」、資工系的教授賴飛羆出任;而資工系教授周承復,也派駐在系統網路組。

考試院銓敘部曾經接獲台大內部檢舉,指賴飛羆與周承復兩人均是黑官,並無公務人員任用資格,係以教授身分借調到台大資訊部門,擔任要職。其中,賴飛羆原本擔任台大醫院副院長,卻寧願降級、回鍋出任資訊室主任;尤其,他在擔任副院長期間,2007年5月,台大醫院曾爆發史上最嚴重的當機事件,卻還能雀屏中選,接任資訊室主任一職。

賴飛羆還兼醫務秘書。醫務秘書不懂醫術,也是台大醫院史上頭一遭。因此有人笑稱,如果連勝文發生槍擊案、被送進台大醫院,是發生在賴飛羆任內,恐怕他將支支吾吾、無法面對媒體。

周承復也是一樣,寧願放棄系、所教學和研究,借調到資訊室擔任組長,除了薪資誘人之外,恐怕看守龐大的資訊預算,才是主要的目的。

結果,台大醫院所有資訊設備的採購,外人均無從聞問;而從事臨床研究的教授、醫師們,也被掐住喉嚨,凡研究資訊的取得、病歷的調閱,都須經過他們裁決。2014年6月2日端午節當天,黃冠棠即曾經以私接網路線為由,將某位醫師解除職務,就是其中一例。

另外,資安不安。前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2014年10月到台大醫院動心臟手術,個人隱私卻在資訊系統中一覽無遺;連已請假在外參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都能在第一時間得知,並且對外爆料:台大醫院救了國安會秘書長!搞到時任醫院院長黃冠棠,不得不在立法院道歉了事。

面對楊泮池捲入論文造假風波,教育部長潘文忠認為,楊泮池違反的是學術倫理,並非行政疏失,因此他暫時不用辭職。這種視而不見、官官相護的作法,將令學術界繼續蒙塵。

楊泮池向來狡兔三窟,台大多位不具名的學者預料,就算楊泮池最後不得不離開台大,他也能以國衛院作為退路,並且安插護駕有功的郭明良和他的學生。這就是造假風波的完結篇,船過水無痕。

【圖片為楊泮池,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