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瓦解後,剩餘的選擇...

2016-11-28 38341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之野心勃勃,若非世界之首;其危險的程度,也堪稱全球之最。最近有一個描述,簡單得多,也足以解釋,那就是:TPP已死。隨著川普(Donald Trump)勝出,美國已退出TPP,扼殺了這個費時十年、接近完成的協定。雖然川普執政尚存一大片未知數,但是退出TPP卻是少數幾個已知之一

如此規模的自由貿易協議已死,在亞洲留下一片不祥的空白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之野心勃勃,若非世界之首;其危險的程度,也堪稱全球之最。但是最近有一個描述,簡單得多,也足以解釋,那就是:TPP已死。隨著川普(Donald Trump)勝出,美國已退出TPP,隨之扼殺了這個費時十年、接近完成的協定。雖然川普執政尚存一大片未知數,但是退出TPP卻是少數幾個已知之一。

後果是嚴重的。TPP之死打趴了歐巴馬(Barack Obama)大肆宣傳、徒勞無功的「轉向」亞洲之主要經濟目標。在亞洲商業的結構上,留下一個大洞。又替反對全球貿易的逆風,再添勁道。

肇因於反對的浪潮,美國批准TPP的機會降低。假如當初是由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勝出,歐巴馬可能會在最近的跛腳會期,為TPP作最後一搏。但川普當選了,且稱TPP為一個「糟糕的協議」,因此這個微弱的希望也消失了。

僅看規模,TPP本來會是重要的,且是史上最大的區域貿易協議。它囊括了12個太平洋沿岸國家,包括美國、日本及加拿大。加總這些國家,佔世界經濟體的5分之2。但它策略上的意圖,才是這個協議深具意義的原因。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是缺席的。而從經濟的角度觀看,這蠻不合理的。雖然研究顯示,納入中國,這個世界最大的輸出國,將為TPP增色不少;但是美國想要表現出,它才是亞洲的主導者。雖然最終,中國還是會受邀入TPP,但得在美國完成了TPP的「道路守則」之後。

不同於傳統聚焦在關稅的降低,TPP更著重在智慧財產、環境以及勞工權益的保護(批評者認為它太重視智慧財產,對其餘二者卻顯得不足)。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資深顧問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認為,TPP的瓦解,之於美國對亞洲的經濟政策,是「重創」。

這對全球經濟也是一大打擊。多年來富有國家已經將關稅減至一個低點,僅存的限制只存在於一些規定中,一些歧視外國公司的規定。而TPP正好瞄準這些規定,它們是藏匿於政府採購準則和投資限制之中。亞洲開發銀行的Jayant Menon 認為,TPP之死將提高未來貿易協定的限制,「這正是損失最大之處」。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今年是15年來首次,國際貿易的擴張速度遠慢於全球GDP。在亞洲,預計今年輸出量將成長0.3%,遠低於過去20年的平均8%。對於較貧國家,輸出一直以來是點燃開發的一把火,現在看來也沒那麼管用了。若川普兌現選前所揚言的,針對中國貨物施加關稅,後果將是全球貿易迅速翻黑。

有一些選項,是可以填補TPP所遺留的空白。一個可能性是,除了美國,其餘的11國繼續運作。他們今年2月已經同意這個協議,而且正在批准的轉折點上(日本這個月已經通過)。但是美國的退出,可能終將是致命的。因為為了這個協議,一些國家勉為其難地讓步了—例如日本開放外國稻米和牛肉進口,就是放眼在美國令人垂涎的消費市場。若這個誘因不見了,那麼在其他領域讓步的理由,將煙消雲散。

因此焦點得轉向另一個中國可能加入的貿易協議。中國官方已矢言,將推動一個更大的區域協定,叫做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它可能集結包含美國的21國。然而,它將會無疾而終。因為對美國而言,加入一個自己主導的協議,反對聲浪已經夠大了;更何況現在這個協議,是由中國領頭。

樂觀的人至少可將一絲希望,放在一個快完工的貿易協議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包含了中國、印度、日本以及東南亞國家。若將他們加總,將佔全球經濟3分之1,所涵蓋的人口也遠超過TPP。但是RCEP的企圖心較低,僅著重於基本的關稅降低,而不是更複雜的規定。在亞洲,關稅仍高,因此降低是有幫助的。但是上海復旦大學教授賀平,他長期觀察RCEP談判,認為不會有太大突破。印度,長期對自由貿易抱持懷疑,一直是拖拖拉拉的;其他國家,則畏懼中國不可擋的輸出勢力。一個空洞的RCEP無法對亞洲有什麼貢獻,即便中國,不像美國,會珍惜能夠讓協議成真的機會。

因此對於亞洲有心改革的人士來說,TPP之死是無法忽略的。一位越南經濟學家(Vu Thanh Tu Anh)表示,越南曾希望藉由TPP,迫使停滯的國有企業進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將TPP視為三隻箭中結構改革的一部份,因為TPP正好能讓日本過度受保護的產業,例如健康照護和農業,暴露在競爭之下。即便在中國,自由派官員也認為,TPP能促使政府放鬆對市場的管制,以便有一天能成為會員國。

幸好,大型的區域貿易協議不是唯一的主角。近年來,有一些小型雜亂、通常是雙邊的協議在進行中。如今,亞洲正在執行的自由貿易協定有147個,相較於10年前的82個,目前仍在談判的則有68個。若從貿易理論觀察,這些是都是次佳的選擇:混亂、重疊。但實際上,他們可能是在亞洲,讓貨物和服務跨國流通的最大希望。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刊載於11月19日出刊之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文章標題為 Trading down。】
原文出處【圖片來源: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