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朝鮮核問題影響川普對華政策

2016-11-29 395

隨著川普開始感受到總統職位所賦予他的重任,有跡象表明,他在亞洲地區的重點可能已經轉向安全問題,具體來說,就是朝鮮及其不斷增長的核武庫問題,專家稱這個問題已對美國的區域盟國日本和韓國構成威脅。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北京——作為總統候選人時,唐納德•J•川普每每提到中國,幾乎都是在貿易背景之下。例如,他承諾要對廉價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認為這些商品損害了工薪階層美國人的生活。

但是,隨著他開始感受到總統職位所賦予他的重任,有跡象表明,他在亞洲地區的重點可能已經轉向安全問題,具體來說,就是朝鮮及其不斷增長的核武庫問題,專家稱這個問題已對美國的區域盟國日本和韓國構成威脅。

川普上周在與《紐約時報》會談時,拐彎抹角地說起在大選後,歐巴馬總統在他們為時90分鐘的白宮見面會上提到的一個「國家的重大問題」。瞭解情況的美國官員認為,川普指的是朝鮮。

美國和中國官員一致認為,這個問題的任何解決辦法,都必將涉及朝鮮的支持者中國。川普在競選期間也承認了這一點,他曾在一個場合說,中國應該對朝鮮施加更多的壓力。

那麼,川普對中國將採取哪種策略呢?為在朝鮮問題達成協定,他是會尋求中國的支持,還是將開始一場貿易戰,讓這種合作變得不確定呢?

據兩位瞭解此事的美國人說,美國官員幾個月前曾向中國人介紹了美國對朝鮮的評估,美國認為朝鮮的核能力已得到極大的提升,二人因此事的敏感性要求匿名。

但是,即使在那之前,在朝鮮野心所構成的威脅上,中國和美國的核科學家達成共識已有一段時間了,斯坦福大學的美國核科學家西格夫•S•赫克(Siegfried S. Hecker)說,他是參觀過朝鮮甯邊鈈加工廠的最後一名外國人,那是在2010年11月。

赫克在電子郵件中說,幾年前,中國人曾傾向于認為朝鮮的核能力不值一提。但是,自從變幻莫測的金正恩擔任該國領袖以來,中美兩國對朝鮮的看法已「基本一致」。年輕的金正恩拒絕聽中國的話,並不斷挑釁美國。

據赫克及其他科學家估計,朝鮮可能在五年內研發出用核彈頭打擊美國西海岸的能力。但他表示,真正的問題在於此時此地的亞洲。

赫克說,「最大、最緊迫的威脅不是來自一枚能夠到達美國的朝鮮核武器,而是來自朝鮮已經擁有的東西。」他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具體來說,朝鮮目前可能已經能夠「把核武器投到韓國和日本的任何地方,甚至投到美國在太平洋中的一些設施」。

他寫道,更糟糕的是,朝鮮可能已經從最近幾次成功的核武器和導彈試驗中產生了一種「盲目的自信」,這可能導致嚴重的判斷失誤。

赫克估計,朝鮮到今年年底可能有足夠製造大約20枚核彈頭的裂變材料。如果朝鮮「隨著自己核武庫的擴大,以及對自己核武庫信心的增長,(決定)將戰術核武器派上用場的話」,危險將會進一步加劇。

赫克說,簡言之,更多、更好的核彈讓朝鮮更有可能做出災難性的錯誤估計。

目前尚不清楚川普在大選獲勝之前對這個問題有多少瞭解,但他肯定知道這個問題。在競選的早期,他曾對金正恩表示過驚歎和詫異。

今年1月,在艾奧瓦州奧塔姆瓦的一次集會上說,「你看看朝鮮那個傢伙,我的意思是,他就像個瘋子,對吧?」

「你不得不佩服他。有多少年輕人——他父親去世時他好像是26歲或25歲——能拿下那些強大的將軍?」川普指的是被金正恩處決的幾名將軍,包括他的姑父張成澤,張曾是朝鮮與中國溝通的主要管道。

「我們不能跟他逗著玩,」川普當時說,他指的是金正恩。「因為他真的有導彈,真的有核彈。」

這些考慮、以及川普已經或將會得到的有關朝鮮情況的彙報,可能會迫使這位新總統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把安全問題置於貿易問題之上。前中國官員楊希雨說,用正確的方式,川普能夠在北京找到願意合作的夥伴。楊希雨曾是所謂「六方會談」的中方負責人,那個有關朝鮮核問題的談判在2008年破產。

但中國官員說,正確的方式需要消除一個對北京來說是眼中釘、肉中刺的問題:美國計畫在韓國部署的先進導彈防禦系統。中國人將這個名為「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簡稱「薩德」)的部署,視為遏制中國在亞洲野心的努力,雖然華盛頓和首爾都表示,薩德只用于韓國對朝鮮的防禦上。

在過去一年中,中國拒絕了華盛頓多次提出的對朝鮮採取更嚴厲措施的要求,該導彈系統正是原因之一。川普是否會考慮將其取消也屬未知。

華盛頓和北京今年在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方面進行過合作,分析人士說,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跡象,儘管許多人認為不能單靠經濟制裁的遏制力。

上週五,中國官方媒體報導說,北京將支援聯合國安理會正在審議的新一輪制裁,該制裁將堵住讓朝鮮出售煤炭的漏洞。

前官員楊希雨說,在朝鮮問題上,川普政府必須將北京為最擔心的事情考慮在內:金正恩極權政權的崩潰,因為隨後會有大批朝鮮難民湧入中國,並會出現美軍保護下的朝鮮半島統一。楊希雨說,作為總統,川普必須明白,有必要保留金正恩的政府。

楊希雨說,「消除核彈,而不是政權,這是和平解決的關鍵。」他說,如果美國同意這一目標,「我們可以進行真誠和實質性的合作。」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