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克禮批馬評蔡折射出大陸的想法

2016-11-29 3972

余克禮擔任中共社科院台研所所長多年,為對台核心幕僚之一,目前雖已退休,但所發言論必然能透露出大陸對台的一些基本看法,依然值得台灣方面參考。近日接受中評社專訪,從大陸的角度談到兩岸關係自李登輝以來的發展與變化,透露出一些信息,值得台灣方面推敲。

余克禮擔任中共社科院台研所所長多年,為對台核心幕僚之一,目前雖已退休,但所發言論必然能透露出大陸對台的一些基本看法,依然值得台灣方面參考。近日接受中評社專訪,從大陸的角度談到兩岸關係自李登輝以來的發展與變化,透露出一些信息,值得台灣方面推敲。

他提到「敵對狀態」19次(包含6次「結束敵對狀態」),「政治談判」5次,「和平協議」12次,提到「文化」31次(包含「中華文化」9次,「歷史文化」8次)。基本上都是圍繞政治的意涵,可見大陸方面一直想開啟政治談判,解決政治問題。有人或許會提出異議,認為他提文化的次數遠多於其它概念。人類社會自古以來,經濟是創造價值的體系,政治是分配價值的體系,分配領導創造,沒有一個社會例外,社會中最高的核心利益就是政治。政治又是社會集體決定取捨的最大決策體系,取捨就是價值的體現,而文化本身是生活的總集合,充滿價值內涵,既是價值取捨的背景,也是承接與消化者,文化與政治相表堿O人類生活的事實。當余克禮談文化時,其實就是在說政治。

根據這個思維,余固然從談文化開場,但實際上是為後來的政治論述鋪排。他的基本邏輯是:「我覺得…還是要先解決兩岸的政治分歧問題。…首先應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就結束兩岸敵對狀態、簽訂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等政治議題進行溝通、協商、談判,尋求共識。…兩岸政治問題不解決、兩岸敵對狀態一直存在,兩岸即使在經貿合作有更多突破、文化交流更加密切,也很難從根本上改變台灣同胞在政治認同問題上所出現的偏差。」

由此可見,大陸對於「解決兩岸的政治分歧」早已準備就緒,急著上場。余的論斷:「因為兩岸敵對狀態不結束,島內『台獨』分裂勢力隨時都可以拿兩岸敵對關係操弄島內民意,製造島內不明真相的民眾對大陸的敵視和仇恨。」應該代表大陸既定成型的看法,日後只會以「任何」方式持續加強「政治」壓力與作用,經貿文化交流只是二線助攻工作,而且政治意涵會越來越明顯且增加份量,無非是想逼台灣早日坐上政治談判桌。

這裡可能出現一個大陸方面的盲點。余既認為兩岸的問題最根本來源在於政治分歧,這確實符合歷史事實。那麼,所謂的「敵對狀態」應該是政治分歧的派生物,不是原因。如果政治分歧不解決,如何「首先…就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尋求共識。」有倒果為因且嘗試以果解因的嫌疑。如果認為「兩岸關係要全面正常化,首先必須要突破兩岸政治僵局,也就是兩岸只要結束敵對狀態、正式簽訂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才能真正完全回歸到『兩岸一家親』的正常狀態。」那麼,不就是柴火照燒,揚湯止沸?在政治分歧仍在的情況下,所謂的「結束」、「和平協議」、「互信機制」如何能令人放心信賴?

而且,兩岸之間的交流事實上已與一般和平時期沒有什麼差別,老是提起已與時代脫節的「敵對狀態」,會不會讓人感受到其實大陸方面內心的敵意很深,歷久彌新,想要延伸國共內戰軍事勝利的成果到今日兩岸的局勢上,解決自身取得政權與執政至今的正當性?如此又如何能令人相信「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真誠呢?這恐怕是大陸方面未曾站在對方感受思考過的問題。對台政策與執行的不成功或不滿意應該不是沒有自己的原因吧?

對於兩岸始終無法進行政治談判的遺憾,余花了很大的篇幅責怪馬英九。認為「馬英九八年執政,無論是客觀上也好,還是事實上也好,他已把民進黨的分裂主張合理化、合法化、固定化、長期化了,使兩岸通過和平談判的方式結束敵對狀態變得更加困難。…他直到今天還死抱著所謂『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不放,真是匪夷所思。」而且,斷定馬之所以如此作為,一出於美國因素,一出於一己之私。

從此而論,等於明指馬為了自己的利益甘心為美國人驅馳,也透露出,大陸對馬已有極為負面的定見。由此回頭看馬習會,可能是習想藉此會對馬曉以大義,盼其回頭是岸,給馬最後一次機會,結果還是落空。如今國民黨內一中各表派與一中同表派(或和平協議派)之爭,大陸會站在哪一邊大概也不言自明,這種情勢應該也會催化國民黨內勢力的重整,結果如何,還很難說。馬急著赴美是否與此有關?

批完馬英九,余克禮也評論了蔡英文總統,認為她是「理念型台獨」,與阿扁的只顧眼前利益的「政客型台獨」非常不同。「再加上她是一個非典型的民進黨、並且受李登輝『實質台獨』路線影響很深的一個政治人物。因此,她的『台獨』意志堅定,目標遠大,不為眼前的利益與困難所能輕干擾的。由此可見,以台獨概念為準的話,大陸已有對蔡的定性是比扁更獨更為深綠的看法,將其與李登輝掛在一起,就是認定其與日本關係密切而特殊的意思。簡言之,蔡比阿扁更容易刺激老共的敏感神經。

余又引用中國時報資深駐美記者傅建中對蔡的評語:「『台獨』是她(指蔡英文)的天然成分,也可以說是她的DNA。」既然DNA如此,就是後天已無改變可能,除非對蔡進行基因改造,這種改造不可能坐等基因自然突變吧?必然是以外力侵入才有可能,這意味什麼呢?是不是大陸對蔡在沒有取得滿意的中程結果之前,都會出重手敲打,直到百煉鋼可成繞指柔呢?

余克禮在訪談中的最後結語是:「因此,如果有人對蔡英文執政後,有可能會調整其『台獨』基本立場與政策,就很不切實際。」這似乎透露出大陸內部對台還是有一定激烈程度的鷹鴿之爭,余可能偏向鷹派,但以習核心為首的黨中央可能「目前」偏向鴿派,還是寄望以「和平統一」的思路誘導台灣開啟政治談判,才會令余出此諫言吧?大陸高層還是想以「和平」為對台主要戰略的意向,應可從今年以來大陸對台在鬆緊寬嚴之間幾次搖擺,見其端倪。

無論如何,大陸鷹鴿兩派之間對兩岸問題的理解與基本立場大概差異不大,只是在解決方法的取徑上有些微差異,這些差異能維持多久?日後發生何種變化?起到何種作用?現在很難預料。但站在台灣的角度,不能不趁和平尚未絕望的時期,嚴肅思考如何開啟「和平」政治對話的方法,只要雙方能啟動政治對談,和平就不容易破裂,大陸向來標榜只要台灣願意政治談判,什麼問題都能談,如果台灣當局連挑出幾個我們擅長的議題與大陸談一談的勇氣都沒有,那還能吹牛要變成一隻老虎嗎?

最後,余克禮此篇專訪批馬的篇幅與力度遠遠多於大於評蔡,這究竟代表何種意涵?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