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將採強硬手段回應聯合國制裁

2016-12-02 493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一致通過決議,譴責北韓9月核試,並限制北韓煤炭與多種金屬出口。中國大陸投下贊成票,重申各方應保持冷靜,以恢復六方會談解決危機。

中央社報導,朝鮮表示,聯合國為壓制其核子計畫而祭出新一波全面性制裁註定失敗,朝鮮將採取強硬反抗手段回應。

美聯社報導,朝鮮副外長今天上午在平壤召集各國外交官,表示朝鮮慎重看待聯合國這項舉措,也表達反對此制裁。

朝鮮9月9日進行核試,促使聯合國祭出制裁決議,旨在削減朝鮮對外貿易收入達25%,屬歷來最嚴厲,獲朝鮮首要貿易夥伴中國大陸的支持。

聯合國宣布制裁後,朝鮮外交部隨即發表聲明,「斷然」駁斥這些制裁。

朝鮮警告,將採強硬反抗手段回應,但沒有表示可能採取哪些對策。

聯合國加強制裁朝鮮 中國大陸投贊成票

新華社報導,聯合國安理會30日一致通過涉朝鮮的第2321號決議,譴責朝鮮9月9日進行核子試驗,要求朝鮮放棄核武器和導彈計畫,並決定對朝鮮實施新制裁措施。

這是繼今年3月以來安理會又一次通過涉朝鮮決議。決議說,安理會以最強烈的言辭譴責朝鮮今年9月9日進行核子試驗,重申朝鮮應停止所有與彈道導彈計畫相關的活動、放棄核武器計畫、立即停止所有相關活動。

決議對朝鮮煤炭出口予以限制,禁止朝鮮出口銅、鎳、銀、鋅,並對朝鮮外交使團的活動予以一定限制。

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說,當天安理會通過的決議表明國際社會反對朝鮮發展核、導計畫,以及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的一致立場。決議重申維護半島和東北亞和平與穩定,承諾以和平、外交和政治方式解決問題,支援恢復六方會談和9•19聲明承諾,強調有關各方降低半島緊張局勢的重要性。決議指出,有關措施無意對朝鮮人道、民生造成不利後果,無意對正常經貿活動產生負面影響。中方敦促有關各方切實全面執行安理會決議的有關規定。

據朝中社9月9日報導,朝鮮當天成功進行核彈頭爆炸試驗。這是自2006年以來朝鮮實施的第五次核子試驗。

今年3月2日,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第2270號決議,針對朝鮮核、導計畫採取一系列制裁措施,重申支持重啟六方會談及通過和平方式實現半島無核化。

日經:中國配合加強對朝制裁透露的意圖

日經中文網報導,聯合國安全保障理事會11月30日全體一致通過了對9月強行實施核試驗的朝鮮加強制裁的決議。除了對朝鮮主要的外匯來源煤炭的出口設置上限外,還將鋅和銅等非鐵金屬列入禁運對象。主導該決議的美國和堅持謹慎姿態的中國在經過近2個半月的談判後,終於在設置煤炭出口上限等內容上達成了相互妥協。這對於封堵對朝制裁的「漏洞」有望產生一定的效果,中國方面對於此次制裁給予合作,背後隱約透露出試探美國下任總統川普態度的想法。不過加強制裁對阻止朝鮮核開發是否實效性仍是疑問。

「措辭上非常嚴厲,但會不會還有漏洞呢」,儘管已經形成制裁決議,但關注朝鮮問題的北京外交人士看起來仍有疑慮。即便是對朝鮮的煤炭出口設置數量和金額上限,但貿易統計中看不到的私下交易、迂迴到第三國的貿易仍有可能繼續進行。

針對朝鮮產的煤炭貿易,3月份通過的聯合國制裁決議原則上已經實施了禁運。此次需要專門加強限制,原因是作為例外的「民生目的」的出口成為制裁的漏洞。出口到中國的煤炭只在制裁剛剛開始時減少了,隨後就逐步以「民生用途」的名義不斷增加。8月份的出口額和出口量均轉為比上年同期增加,制裁效果幾乎完全喪失。

如果此次的上限限制得到切實履行,朝鮮的煤炭出口將減少6成。據外交人士透露,美國主張設定更嚴厲的上限,但中方表示反對。最終達成了可維持以剩下4成出口額的內容。美國主張的停止供應原油也被擱置。

中方擔心如果嚴厲制裁可能導致朝鮮陷入混亂,進而出現大量難民擁入中國的事態。同時,中國也考慮到與朝鮮接壤的東北地區會受到經濟上的打擊。不過仍有觀點認為,由於一貫對制裁持謹慎態度,今後如果發現對本方不利的情況,中國還會繼續通過某種方式進行超過上限的貿易。

中國也對朝鮮擁核持反對立場。對於首次在一年內兩次強行實施核試驗的金正恩政權,中國外交人士也表示不快,認為朝方「根本不聽中國的主張」。有朝鮮問題專家指出,「中國探討了可導致朝鮮陷入混亂的臨界點」。

另一方面,從中國對加強制裁顯示出的一定程度的合作姿態也透露出希望促進明年1月正式上任的美國下任總統川普與朝鮮展開對話的意圖。有跡象顯示,圍繞此次制裁決議,中國有意拖到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才給出結論。因為正式敲定談判內容是在川普確定獲勝之後。

中國不僅在制裁問題上施加壓力,還主張美國應與朝鮮進行直接對話,將朝鮮戰爭的停戰協定調正為和平協定。歐巴馬政府的方針是除非朝鮮放棄核武器,否則就不進行對話。如果希拉蕊在大選中獲勝,不能指望外交路線會有大的變化,相比之下,川普倒是有可能採取靈活的態度。

中國今後很可能會在密切關注川普態度的同時開展對朝政策。隨著朴槿惠表明在任期結束前辭職的意向,韓國政局的前景也變得難以預料。因此,當前各國在外交決策上將繼續面臨諸多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