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讀「川蔡熱線」?

2016-12-19 2937

自從1979年美國與台灣斷交後,歷任總統都謹守「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以及,對於一個統一的國家,兩岸各自主張領導權。就連蔡英文也沒有使用「台灣總統」的稱謂,而是自稱「中華民國總統」,順利地繼承了自國民黨的領導權—1949年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敗給了毛澤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逃至台灣。

許多絕佳的理由,支持某個論述,就是美國應該深化與台灣的關係。台灣,這個喧鬧、友善且動態的國家,這個擁有2500萬人的島嶼,已經證明了民主與中國文化是可以共存的。然而有一個理由,傷人且嚴肅,就是無論怎麼樣的深化關係,都無法使美國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至少只要中國大陸的掌權者,是當今的集權政府和激烈的民族主義(稱作共產主義)統治者。

問題在於中國,和其無法動搖的信念,認為台灣只不過是一個叛亂的省份,有一天終究要回歸中國大陸,如有必要將以武力解決。然而,在一個假設的世界裡,台灣的獨立,充其量是一個正確與否,以及合乎常識與否的問題:畢竟,台灣未曾經過北京共產黨政府的統治,而隨著世代交替,台灣人與其台灣意識更是日益不可分。但這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更糟的是,反對台灣獨立的,不僅僅是共產黨官方和軍方。在中國,民族主義對一般民眾數十年的教育和洗腦,自幼稚園開始。歷史書籍和國家媒體灌輸著「領土完整」的概念,一旦外國勢力介入,民眾無不激烈反應—晚清末年的喪權辱國仍歷歷在目,列強蠶食鯨吞中國的領土,例如香港和澳門。換句話說,中共領導階層一方面表達了他們的觀點,一方面也迎合了大眾;他們強迫外交夥伴,極盡羞辱以孤立台灣、經常舉行類似戰時的軍事演習,或是瞄準台灣海峽布設飛彈。

在這樣的腳本底下,難怪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月初,接了一通來自台灣總統蔡英文的祝賀電話,是那麼樣地令人吃驚了,這是打破了37年來的外交規則。之後—為了解釋—川普推文表示「台灣總統今日致電,祝賀我贏得了總統大選」。就連台灣的好朋友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在贏得了總統大選之後,也從未親自與台灣領袖談話。自從1979年美國與台灣斷交後,歷任總統都謹守「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以及,對於一個統一的國家,兩岸各自主張領導權。就連蔡英文也沒有使用「台灣總統」的稱謂,而是自稱「中華民國總統」,順利地繼承了自國民黨的領導權—1949年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敗給了毛澤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逃至台灣。蔡英文此舉,可能是為了面子,但也可能是為了生存。因為中美相爭,最常見的原因永遠與台灣有關。在1995年、1996年之際,中國對台灣試射飛彈,因為美國核准了當時台灣總統的赴美簽證,至康乃爾大學演講。這也迫使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對台海派出軍艦,以秀武力。

川普的盟友卻是讚賞他,挺身而出面對了霸凌者中國,並—利用上任(一月)前所啟動的一個小型危機—為就職後和北京的交鋒擴大了空間,而且就一些議題開始討價還價,例如貿易、北韓的核武問題中國所能給予的協助。筆者(萊辛頓)在加州的雷根總統圖書館,採訪一場國防安全論壇,遇到了共和黨一位小布希(George W. Bush)時代的資深外交政策鷹派人士,他說,雖然對於台灣這通電話,他的同事都氣瘋了,不過若川普密切注意像中國這樣的對手,他沒什麼意見。除此之外,他還說,至今中國官方是無聲息的,只有外交部長王毅曾說,這通電話只不過是台灣領導的一些「小動作」。

由中國國務院發行的國家級英文日報,中國日報(the China Daily),主要是對國外發佈訊息。在12月3日,利用社論標題「無需過度解釋川蔡通話」,對川普進一步進行高姿態的批評;並評論「對川普而言,這不過暴露了他和他的交接團隊,面對國際事務,缺乏經驗」。

川普的支持者認為這通電話僅是技術性的行為,他們說對了嗎?我有多次遊歷台灣的經驗,也非常喜歡這個地方,不過我卻懷疑,川普和他的團隊將使台灣希望落空。因為,若在與中國維持和平,以及與台灣保持友誼之間,擇其一,任何一個美國總統都不可能選擇台灣。而且別弄錯了,中國會強迫川普總統選擇,到時候他勢必會丟下台灣這個燙手的山芋。

我們的總統當選人了解這一點嗎?不得而知。不過自從這通電話,他的推文是憤怒的,抱怨著中國的激烈反應是不合理的。在一則推文中,他說「美國賣給台灣數十億的軍火,難道我連一通祝賀的電話也不能接」。這一點他對了,中國的表現確實不合理。但是有時在外交政策中,語言反映了真實世界的僵局和承諾。這一點,可以問一問美國官方,對於耶路撒冷的現狀,他們會如何精確地描述,或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國家之間的區別。

有些人認為,川普接這通電話,是由一小群親台策士所推波助瀾。台灣媒體點名其中一人,叫葉望輝(Stephen Yates),是前美國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的國安顧問。葉望輝否認了與這通電話的關係,但是卻在福斯新聞(Fox News)的網路評論中,為這通電話辯護。葉望輝的評論,牽涉甚廣。他表示,蔡英文是台灣總統「對一般美國人、台灣人和中國人,都是事實,但一些外交官卻喜歡假裝並非如此」。雖然抨擊外交官是常見的,但葉望輝的話卻是胡扯。一般美國人對於台灣的現狀,並無定見。一般台灣人和中國人也沒有—只知道一旦宣布獨立,戰爭一觸即發。

葉望輝還寫說「一通禮貌性的電話可以造成如此的恐懼,而且,過度服膺於過去的法案,正好凸顯了美中政策的荒唐」。「如同專家所說,倘若對於我們的民主夥伴,一點點禮貌以及一點點關於台灣的真相,就可以威脅太平洋和平,那麼我們需要重新評估我們的政策,並提出更好的」。

這敲響了一記警鐘,似乎有人正思考著,美國對中國政策,可能要以武力支持某種變動。這就是川普正在思考的嗎?我幾乎可以確定說不!而是否,川普正求教於葉望輝,以及一些支持力抗中國的策士?(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波頓(John Bolton),也遭媒體點名)。不得而知,因為他的交接團隊是黑箱的。而且迥異於近代所有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不願運用政府機制。例如他在自己曼哈頓的辦公室,致電外國領袖,或是使用手機,依靠著翻譯員和速記員。他並不利用裝備精良的國家機器。很難說誰將是他的外交政策顧問—許多人被點名提供川普意見,但是在與其中一些人的訪談中,他們卻表示不太認識川普。

不過是一通電話,這是否太小題大做了?的確。但如果這樣大的一件事,被看成是小題大做。那麼還有一件事,也被看成是小題大做了。就是,某人將統治地表最強國家,卻衝動行事,而且不太了解這些事背後的意義。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刊載於12月4日出刊之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網路版,文章標題為 How to read Donald Trump’s call with Taiwan’s president。筆者萊辛頓為經濟學人固定專欄作家,撰寫美國事務。】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