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台聖斷交敲響蔡政府外交兩岸警鐘

2016-12-22 695

蔡政府當務之急應是如何理性思考及因應中華民國未來的國際處境,以及這個處境與兩岸關係之間的連動性,萬萬不可如過去陳水扁政府般的操弄民粹,因為大環境已對我國更為不利。

聖多美普林西比和台灣斷交,政治大學外交系副教授、國際事務學院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黃奎博投書蘋果日報表示,蔡政府當務之急應是如何理性思考及因應中華民國未來的國際處境,以及這個處境與兩岸關係之間的連動性,萬萬不可如過去陳水扁政府般的操弄民粹,因為大環境已對我國更為不利。

文章全文如下:

聖多美普林西比在20日正式宣布與我國斷交。聖國是蔡英文政府今年5月上台後第一個失去的邦交國。這不僅顯示了現在台灣已失去外交(邦交)主動權,而且還代表著可能接續而來的骨牌效應。

馬政府時代主張兩岸不互挖邦交國、凍結邦交國數目的「外交休兵」,奠下了兩岸政治互信的若干基礎;只要能穩住兩岸關係、取得互信,就能在邦交上維持暫時的穩定。當時台灣主動伸出橄欖枝,獲得對岸當局的默認與配合,才有了相對和善的外交環境。也因此甘比亞在2013年底未獲北京首肯便主動與我國斷交後,中共當局一直到2016年民進黨即將重新執政前才宣布與之復交,等於間接宣示兩岸外交戰場已然重啟,或者至少表示中共當局不會揚棄外交封鎖的思維。

如果聖國離我而去之後,其他國家也開始蠢蠢欲動,想必氛圍將會比2013年甘比亞斷交之後更加詭譎,因為中共當局已經不會被動配合維持過去的「外交休兵」。所以,與甘比亞相比,聖國做為倒下的第二張骨牌,其力度與所影響的範圍應會更高。

蔡政府從不接受「一中各表」或「九二共識」開始,便希望兩岸關係變局發生的時間能夠延後,因為它知道兩岸問題以及因此衍生出的外交問題將非常難以解決,而且很可能會凸顯它對於兩岸及外交事務掌握上的缺失,進而造成政治上的大失分。

可是事與願違,一方面中共已經逐漸出招,限縮兩岸關係的發展,調整對台統戰的策略,不再一味地進行其所認為的「讓利」,並阻礙我國循往例或重新參與重要國際組織;另一方面,美國川普候位總統還沒上任便已劍指北京,甚至有否定美國長年以來「一中政策」的意味,導致蔡政府被捲入風暴之中,被中共當局視為搞「小動作」。

於是中共當局藉機在外交上教訓台灣,同時警告川普不要以為可以隨意改動過去數十年來的互動基礎與架構。看中共外交部對聖國的決定「表示讚賞,歡迎聖普回到一個中國原則的正確軌道上來。一個中國原則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和13億多中國人民的感情,也是中國同世界各國保持和發展友好合作關係的前提和政治基礎」,便知這不僅是中共當局的認知底線,也是項莊舞劍般地對川普喊話。

蔡政府與民進黨當然可以訴諸支持者,指控中共當局的不是,打壓台灣人的國際空間,而這也有一定的事實立論。但回顧過去20多年來兩岸關係與兩岸涉外事務的互動,台灣多數民眾應已了然於胸,台灣並非只能選擇對抗一途,而是可以運用模糊的政治協商藝術與中共打交道,從沒共識中找交集,儘可能地保障台灣的國際政治地位與經貿發展。

訴諸民意、挑起民粹,固然可以成為蔡政府向國內取暖的方式之一,但外交決策研究也指出,過高的民意偏好也很容易限制了政府的外交政策選項,造成在應變時缺乏足夠的彈性。蔡政府當務之急應是如何理性思考及因應中華民國未來的國際處境,以及這個處境與兩岸關係之間的連動性,萬萬不可如過去陳水扁政府般的操弄民粹,因為大環境已對我國更為不利。

文章來源:蘋果日報/​黃奎博:台聖斷交敲響蔡政府外交兩岸警鐘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