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側寫—政府軍的暗黑大牢

2016-12-27 6854

敘利亞充滿酷刑的監獄,所執行的殺戮,規模難以估計:人權團體表示,自從2011年3月,遭拷打致死,或處以極刑的,有男人、女人和小孩,總數約在1萬7千500人至6萬人之間。他們的遺體,鮮少能回到親人身邊,不是被隨便掩埋,就是被火化。交給親屬的官方死亡證明,所記錄的死因,居然是自然因素。

異己者,在敘利亞監獄中慢慢死去

毫無疑問地,Ali al-Khateeb臨死前,曾遭到刑求。2011年4月,他參加反政府的和平示威運動被捕,一個月後,他的遺體被送回家。這位13歲的男孩,身上滿是菸燙傷和撕裂傷。他的手掌和膝頭都被砍斷,生殖器也被剪去。

就在反政府的示威擴散至全國各地之時,男孩之死—死於政府的安全部隊之手,格外暴露了這個政權的殘暴。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曾說:「我只能希望這個孩子不會白白犧牲,而敘利亞政府將結束其暴行,並開始實行真正的民主」。一開始,確實許多人抱持這個希望。

將近六年過去了,這個希望也隨之破滅。敘利亞充滿酷刑的監獄,所執行的殺戮,規模難以估計:人權團體表示,自從2011年3月,遭拷打致死,或處以極刑的,有男人、女人和小孩,總數約在1萬7千500人至6萬人之間。他們的遺體,鮮少能回到親人身邊,不是被隨便掩埋,就是被火化。交給親屬的官方死亡證明,所記錄的死因,居然是自然因素。

遭到監禁的人數,也難以追蹤。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的安全部隊,已將體育場、廢棄的房屋、醫院和學校,改建為監獄。伊拉克、黎巴嫩和伊朗的護國軍,也有自己的秘密場地。目前認為,至少有20萬人遭到監禁,大多數被關在政府設施中,不對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開放。

有關阿塞德酷刑的實況,僅有倖存者所透露的一點點,他們多半是監獄交換的人犯,或是經由賄賂而被釋放的囚犯。再加上死者的親屬、逃兵,以及由活躍人士所偷渡、數以千計的政府檔案。拼湊起來,大致勾勒了一幅圖像:這個政權為了剷除異己,已經進行了大規模的刑求和謀殺。

一位28歲的大學生Muhannad,在敘利亞大城阿勒坡(Aleppo)組織了某些早期的和平示威運動。2011年,空軍情報局的特務逮捕了他,矇住他的雙眼,捆住他的雙手,並吊在牢房的天花板上。他被刑求了8天,直到他簽了假的認罪書,承認在母親的協助下,他殺了政府軍的士兵。

之後,他被遷至空軍情報局一座基地,位在大馬士革的總統皇宮附近。整整兩年,他幾乎天天遭到訊問和刑求。有時僅僅為了娛樂,獄卒會強迫囚犯脫個精光,並扮成狗。就在這些獄卒一邊喝酒、一邊抽著水煙筒時,他們會熄去香菸,並將熱煤倒在囚犯背上。Muhannad說:「你必須努力取悅他們,不然就會被打」。

殺人取樂

在馬澤(al-Mezzeh)空軍情報局的監獄裡,死亡是家常便飯。Muhannad憶起在2012年的齋戒月,獄卒們如何在一個晚上,殺了19個囚犯。他說:「由於遭到刑求,他們癲癇發作,以及大量出血」。

另一幕上演的悲劇是一個青少年,在淚水中回到他的牢房。「他們在他面前處決了他哥哥,強迫他彎曲在桌子上,再用一根木棍雞姦他。他們邊大笑邊說『一個新女人被打開了』」。還有獄卒在等剪頭髮的空擋,將兩名囚犯毆打致死。

終於,Muhannad腿上的傷口併發全身感染,獄卒於是送他去附近的軍用醫院。在那裡,病人被迫含著鞋子睡覺。如果鞋子掉了,護士就會用塑膠水管抽打病人。Muhannad說他曾看見,一位病人僅因要求使用藥物,就被護士打死在床上。

一位在敘利亞軍警部隊工作的法證攝影師(forensic photographer),就在601醫院,拍下了超過6000件遺體,都是2011年至2013年的監禁期間遭到殺害的。照片裡出現一排排裸露、乾枯的屍體,額頭上還標示數字。他們大多留有被刑求的痕跡。這些照片被存在隨身碟裡偷渡出境。鐵證如山,無不顯示這個政權系統地使用酷刑。

將阿塞德和其黨羽移送法辦,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聯合國表示,該政權對於酷刑之使用,以及監獄中「被囚者大規模之死亡」已經構成了違反人道的犯罪情事。然而人權團體卻說,聯合國為了終結這場紛爭,幾乎漠視該政權的暴行。安理會(the Security Council)的最後一搏,要將敘利亞送交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也遭俄羅斯和中國反對。

Saeed Eido替敘利亞一個民營機構(Syrian Institute for Justice)記錄阿塞德的暴行,該機構在2011年成立於阿勒坡。他說:「將近六年,敘利亞人民眼看著阿塞德屠宰自己的子民。他們看著他並想『這個人帶走了我的兒子』。既然如此,你如何期待他們接受任何協議,以讓政府掌權」。

12月2日,敘利亞情報官員將Ibrahim al-Ahmed的遺體交還給他的家人。他們被告知,這個失蹤4年的25歲男孩,是死於心臟病。但是他乾枯的屍體已經不成人形,牙齒脫落、一條斷腿、背上深深的傷口、瘀青以及創傷,在在都使家人幾乎無法辨識。他的哥哥說:「我們沒有舉辦葬禮。只是直接將他從冰櫃送往墓園」。「敘利亞人在獲知親友在獄中被殺之時,不會對此有任何聲音,但是卻不可能遺忘」。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刊載於12月24日出刊之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網路版,文章標題為Assad’s torture dungeons。】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