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共解僵局的政治試金石—暫緩通過或實施新版公投法

2016-12-29 7993

政治最需要保有餘地的政治讓步與妥協,台灣內部民意大多支持新版公投法修法的完成立法程序,這個時候,只有總統層級的政治領袖有能力暫時擱置或暫緩實施。這是考驗蔡英文總統政治智慧與勇氣魄力的重要政治指標,也是其展現政治心胸與視野格局的政治關鍵時刻,有沒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開創性擔當與作為?

兩岸關係發展是一道難解的政治習題,處在愈黑暗對立的時刻愈要有如何管控風險的政治平台與機制,除非兩岸主政者想要走向戰爭,否則,這就是雙方彼此都必須積極努力去面對解決的問題。既然如此,大陸社科院台研所所長周志懷提出的傳話性與可控性接觸與兩岸的智庫交流建議就應該加以落實,讓兩岸關係可以在降低誤判風險及減少對立衝突的前提下,積累互信、營造氛圍與創造機會,這是兩岸和平發展大局能否繼續維繫與鞏固深化的關鍵所在。

兩岸領導人蔡英文與習近平,都是屬於冷靜、理性且具務實思維性格的政治領袖,他們對開展兩岸關係的政治意志與決心縱使有其時機選擇上的個人判斷差異,但卻是相向而行的難得領導人,雙方都需顧及其個自內部的民意反應變動及發展態勢,同時,他們都同樣必須在內部民粹高漲的壓力下,展現高度自制的政治智慧及領導能力,不能讓各自政治極端化的民粹情勢左右國家發展的大計與時程脈動,讓兩岸關係嚴峻的政治態勢發展變的不可收拾或難以挽回。

美國新總統川普即將上台,兩岸關係發展的政治變數與衝擊必然加劇,兩岸問題國際化的因素與變數只會更加蠢蠢欲動,再加上台灣降低公投門檻的公投法修法一旦完成二、三讀立法程序,台灣問題從內部到兩岸,到國際間,都將面臨更加嚴酷的政治挑戰,蔡英文政府其實必須更審慎思考評估台灣所將面對的挑戰及衝擊,台灣是否有足夠的政治能力來加以因應?這應該不只是人民基本權能否完全伸張的政治信仰與價值觀的根本問題而已,更應該從國際政治現實環境與兩岸關係發展的務實角度去著眼考量,該不該在近期內就通過這樣一部動見觀瞻的公投法修正案?其所衍生的政治代價與可能的後果?想好了嗎?有沒有事緩則圓的暫時擱置的正當性理由可以清楚向國人與外界加以交待?

如果你只從台灣的內部看問題、理解問題,我沒有話講,因為這樣一部新版的公投法真的很適合用在台灣,婚姻平權、日本核輻射災區食品輸台、美豬進口、國歌、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等等問題都拿來公投決定,那麼我們還要行政院、立法院幹嘛呢?公投法的政治價值是在補代議政治的不足,不是拿來要取代議會政治,可是如果上述這些議題都要拿來公投,你將可以想像屆時台灣將變得如何?

個人支持公投法的立法,更期待衝出鳥籠公投的政治束縛,但從國家發展的角度與台灣目前的兩岸及國際政治現實環境的考慮,新版修法應該要有暫時擱置或暫緩施行(例如:2020年5月20日才施行)的權宜措施,讓台灣可以好好發揮行政、立法與司法權能的改革及重建機會,既能提高人民對政府的信心與信賴,又能避免外界對台灣政治定位走向與可能發展的懷疑及質疑。

更重要的是,這是拆除兩岸政治敵意與壁壘的關鍵一步起手式,是修補及重建兩岸政治互信關係的重大政治善意,蔡總統倘若願意排除萬難,向對岸伸出此政治橄欖枝,難道大陸最高領導當局會看不懂,甚至完全加以漠視不見嗎?

兩岸最欠缺的是同理心與換位思考,恃強凌弱或是閉門造車的政治心態更是屢見不鮮,如果,我們想要改變這種情況,想要翻轉這樣的政治局面,雙方的主政者是都該承擔起責任,不要再放任兩岸的政治民粹繼續上揚、上綱,則兩岸關係發展才有機會相向而行、昂首前進,不受外國列強所左右或欺負。或許民、共之間短期內難有共同的政治基礎共識或發展出新的替代性共識,台獨黨綱與一中原則問題也難有好的處理結果,然而,誰能跨出善意和解的第一步則是至關重要的政治大事,蔡英文總統其實是該展現政治智慧與魄力,先從公投法修法的政治讓步做起,讓中國大陸領導當局看看這是台灣可以跨出的第一步,就看中國大陸這個泱泱大國怎麼來對接因應?

據媒體轉述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報導,立法院1月4日到20日即將召開臨時會所將審議的法案是中央政府總預算案、電業法草案、財團法人法草案及考試院副院長人事同意權審查案,並未包括公投法修正草案,這到底是蔡英文總統經過政治酙酌後有意暫緩通過其立法程序的特殊考量?或者是隱含有其特殊的政治目的與涵意?仍然有待觀察!但至少都是好的開始及政治訊號。

政治最需要保有餘地的政治讓步與妥協,台灣內部民意大多支持新版公投法修法的完成立法程序,這個時候,只有總統層級的政治領袖有能力暫時擱置或暫緩實施。這是考驗蔡英文總統政治智慧與勇氣魄力的重要政治指標,也是其展現政治心胸與視野格局的政治關鍵時刻,有沒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開創性擔當與作為?接下來,兩岸共管風險與危機,搭建傳話性與可控性的接觸溝通平台,開展兩岸智庫的雙向交流,以及建立高層對話與有效的溝通管道,又有何愁不能夠水到渠成呢?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