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半年過後...

2016-12-30 7479

目前對於英國脫歐的公開討論,大多是程序的,非實質的。國會中的辯論,也環繞在議員可以獲得多少資訊。至於法官也被牽涉其中:最高法院將在1月決定,是否必須先由國會表決通過脫歐,英國政府才能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日前高等法院已經裁定,該條款必須在國會通過脫歐的前提下,才能啟動。

截至目前,對英國脫歐的討論,多停留在程序方面,而非實質方面。然而2017年,情況將改觀—將更險峻。

就某個層面而言,自從英國在6月23日以51.9%比48.1%決定離開歐洲聯盟,許多事已經發生。首先,英國換了新政府,由首相梅伊(Theresa May)領導。她新增了兩個部門,脫歐事務部(由戴維斯(David Davis)主導),和國際貿易部(由法克斯(Liam Fox)主導)。經過幾年來的刪減,行政部門又再度增加職缺,為了剪斷與布魯塞爾的關係,迎接挑戰。另外,財政大臣韓蒙德(Philip Hammond)發表了秋季聲明(Autumn Statement),對於計劃在2020年砍掉預算赤字,立場軟化。

然而回到脫歐本身,梅伊似乎只停留在她的口頭禪:「脫歐就是脫歐,結果將會是成功的」。她承諾提出大廢除法案(Great Repeal Bill),將現行歐盟法規納入英國法律體系。她也說在2017年3月底前,將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此條款將為英國脫歐設下2年的期限。

的確,目前對於英國脫歐的公開討論,大多是程序的,非實質的。國會中的辯論,也環繞在議員可以獲得多少資訊。至於法官也被牽涉其中:最高法院將在1月決定,是否必須先由國會表決通過脫歐,英國政府才能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日前高等法院已經裁定,該條款必須在國會通過脫歐的前提下,才能啟動。至於梅伊應該要透露多少談判的內容,也引發不少爭論。但這些都得看政府內部,對於英國該以何種形式脫歐,是否有了一致看法。

保守黨親歐議員Neil Carmichael,希望在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之前,先看到政府白皮書。確實,在剛結束公投之時,只有脫歐事務大臣戴維斯提出了白皮書。他最近才表示,在2月之前,政府不會發表任何東西,但這代表,在啟動該條款之前,仍有時間推出白皮書,也有時間讓國會對此快速的表決。

討論脫歐的實質內容,將比程序還困難,原因有兩個。其一是這將牽涉了條件的交換,這是英國政府一直以來避免討論的。最明顯的問題就是,為了讓英國能夠儘量無障礙地進入歐盟單一市場,英國將難以完全控制移民和法律,也難以停止對歐盟付費。還有一些難題留待解決:例如,如果梅伊堅持立場,非得要英國脫離歐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的管轄,那麼英國與歐盟在安全與情報的合作,便難以達成。

其二是英國在歐盟的27個夥伴,似乎非常重視所謂的團結。12月15日,歐盟在布魯塞爾舉辦年終峰會晚宴,梅伊未受邀。宴中討論,英國得清償「脫歐賬單」,金額高達600億英鎊(630億美元),否則不會有所謂退出的條款。歐盟許多國家領袖,正面臨來自自家的政治壓力:法國、德國和荷蘭,將在2017年舉行大選,義大利也有可能加入。

然而,若這樣的低氣壓意味著英國將「硬著陸」脫歐,一些跡象也透露著,英國正走向另一個方向。戴維斯和韓蒙德似乎正聯手,要將脫歐的影響,減到最低。戴維斯並不排除,英國必須針對歐盟的預算而付費。一些大臣也提出一些可能性,就是英國維持部分單一市場、關稅同盟的會員身份。而最近蘇格蘭政府才表示,無論英國怎麼決定,它都願意留在單一市場。

脫歐將帶來經濟風險,這樣的認知正在英國增長。脫歐派長久以來宣稱,財政大臣韓蒙德的前任者,歐斯本(George Osborne)對脫歐的預測,太過悲觀。但是秋季聲明已經說明了脫歐將付出代價。消費維持持平,但是投資卻下滑。銀行及一些金融機構表示,隨著工作職位轉至歐洲大陸,在英國的職缺也喪失了。經濟的表現相當重要:一個親歐的遊說團體Open Britain所做的民調發現,當初投票支持脫歐的人,有半數未準備好,苦日子將來臨。這個訊息可能促使大臣們,朝「軟著陸」前進。

因此移民的問題也浮現上來了。目前為止,這個問題的討論方式,在於英國如何處理,其單一市場與自由移動的四大自由之關係,這四大自由包括:資本、貨物、服務和人員。有消息暗指,維持完全進入單一市場,需要英國在四項移動的議題上讓步。但是一個商業遊說團體CBI最近才發表一份報告,指出移動的議題是相當重要的,從金融到農業的產業就表現出來。確實,CBI發現一些會員,對於控制移動,較為關心,而非進入單一市場。

最後,更多政治人物認為,與歐盟簽署一份過渡條款是必要的,以避免在2019年3月發生「硬著陸」的脫歐。最近歐盟所發表的一系列報告也指出,這一點很重要,尤其是對於金融服務業。戴維斯和韓蒙德也對過渡條款公開說明。然而就如同前自由民主黨黨魁克萊格(Nick Clegg)所說的,從未有如此具爭議性的過渡,而這只是一種症狀,「對於脫歐缺乏策略的一種症狀」。

【本譯文是根據經濟學人雜誌紙版,和網路版在某些段落有些微差異,但不影響文意,敬請見諒!文章標題為Six months after the Brexit referendum, where does Britain stand?。】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