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記健保的成功,來得不是時候

2017-01-12 7395

可以確定的是,這一連串危機處理的中心思想,便是試圖抹黑歐記健保的過去。他們將聲稱,健保改革永遠是一個錯誤,早在共和黨接手的前夕就已失敗。未來,當沒有保險的美國人人數衝破天際之時,共和黨會將錯誤撇得一乾二淨,並一如往常,聲稱是自由派精英的錯。

吳怡/編譯

如果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米,在選戰決定性的時刻,未曾發函國會、誤導大眾,那麼即將上任的柯林頓(Clinton)政府,應該正要慶祝一個好消息;就是歐巴馬總統(Barack Obama)的招牌政績—健保改革,擺脫了一年的顛簸,回到正軌。

這意味著健改上路以來,所獲得的重大收獲,將得到普遍認可。數以千萬計的美國人被納入保險,而無法就醫,和難以負擔醫療費用的人數,急劇下降。

也可以說,健改的成就,「原本可以」獲得認可。因為我們的總統當選人(感謝柯米和蒲亭(Vladimir Putin)的鼎力相助)應該會對選民實現諾言,奪走他們所需要的健康照護。

歐記健保既然有今日的成功,不免得回顧之前的失敗。由於保險公司虧了不少錢,健保交易所(根據「平價醫療法」所創造的健保市場,是保險公司和保戶交易的地方)所提供的保費,確實在2016年暴漲。這並非因為一般醫療費用竄升;事實上,自從「平價醫療法」上路以來,醫療費用上升的幅度已經減緩了不少。保費的暴漲,反映的是哪一種人在投保—健康、低風險的投保人數低於預期,而患有慢性病的人數較多。

因此問題在於,這是偶發的事件,還是「死亡螺旋」(death spiral)的開始。若是「死亡螺旋」,則較高的保費將嚇跑健康的美國人,這將讓整體投保人的品質惡化,健保市場充斥著高風險、罹病的美國人,而保險公司為了生存,得再提高保費,如此的惡性循環下去。

答案是,這看起來是一個偶發的事件。因為雖然保費提高了,投保人數還是較去年增長;因此不符合「死亡螺旋」的邏輯。同時,分析師也表示,保險公司的財務狀況大有改善,這代表漲價發揮了作用,終結他們的虧損。

換句話說,歐記健保上路後遇到一些顛簸,但似乎又回到常軌。

然而無論如何,新政府都會摧毀它嗎?

就某方面,民主黨應該期待,共和黨將會執行選前承諾,廢除歐記健保。畢竟,他們並沒有替代方案,而他們永遠也不會有。這些人已經花了7年時間,承諾將端出比歐記健保更好的方案,但通通無疾而終,因為他們根本做不到。特別是對於已罹病的美國人,足夠的承保範圍(broad coverage)需要的是類似歐記健保的系統,或是單一保險人(single-payer)。這些都是共和黨更討厭的。而這種僵局也不會改變。(譯按:台灣的全民健保即單一保險人制,民眾按照薪資階級繳費,統一交由政府分配)

因此,廢除這個法案的下場,將是淒慘的。最大的輸家,包含當初投給川普的人。資料顯示,共和黨的計劃將使3000萬人失去保險,而其中有一半,是來自支持川普的白人藍領階級。最後,部分川普支持者可能會認為,自己是一場政治騙局的受害者—的確是。

共和黨領袖們例如萊恩(Paul Ryan)似乎急欲要砍掉這個法案。事實上,他們確實很急,可能是深怕,若不趕在川普上任頭幾週執行,國會議員將會聽取某些選民的意見,而這些正好是最不願意失去保險的一群人。

共和黨為何如此憎恨健保改革?部分原因在於,歐記健保的金源是有錢人,該法案的廢除,對這些人來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即便是在中等收入家庭得面對大幅增稅之時。

更廣泛而言,必須殺死歐記健保的真正理由,就是它有效,代表了政府的作為真能改善人民的生活—共和黨人不願意讓大家看到這個真相。

若法案真被廢除、數以千萬計的人失去健康保險,面對隨之而來的政治效應,共和黨該怎麼息事寧人呢?他們毫無疑問地將用五花八門的方式,轉移大眾—以及抱怨連連的媒體—的焦點。

可以確定的是,這一連串危機處理的中心思想,便是試圖抹黑歐記健保的過去。他們將聲稱,健保改革永遠是一個錯誤,早在共和黨接手的前夕就已失敗。未來,當沒有保險的美國人人數衝破天際之時,共和黨會將錯誤撇得一乾二淨,並一如往常,聲稱是自由派精英的錯。

因此讓我們先撥亂反正吧!歐記健保,事實上,超級成功—是的,它不完美,但是它深深地改善(以及挽救)許多生命。而所有的跡象都表示,它的成功是會延續下去的,它初期的問題並不致命,而且在2016年底得以往修正的道路前進。

假如,在可能的情況下,歐記健保的崩盤將是立即的。矛頭必須指向應該的人:該怪罪川普,以及那些將他推上大位的人。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12月30日刊登於美國《紐約時報》克魯曼(Paul Krugman)專欄,文章標題為Snatching Health Care Away From Millions。筆者克魯曼為紐約時報固定專欄作家。】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