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計程車是個大騙局

2017-02-07 43606

交通部為了Uber提出一個「多元化計程車」的大騙局,對外宣傳得天花亂墜,但實質上還是在維持僵硬的計程車費率體制,這才是混蛋加三級的地方。

梁文傑/評論

說實在,Uber的技術並沒有多麼了不起,它受歡迎的原因,只是因為Uber駕駛多屬業餘打工性質,不需要繳職業駕駛證、營業車輛登記、靠行費等規費,所以在費率上可以比一般計程車便宜百分之10到15。一旦Uber真的依交通部堅持的登記為計程車業,那就要遵照各縣市規定的計程車費率,Uber也就毫無吸引力了。

很多人坐Uber常遇到一些對路況不熟到讓人生氣的生手司機,如果不是貪便宜,Uber是不如一般小黃的。很多人對Uber歇業很生氣,價格才是根本問題。以大台北地區來說,雖然平均所得已經十幾年沒有增加,但計程車費率還是在計程車業者和工會的壓力之下,在2015年10月一口氣調漲了百分之14,讓很多人大喊吃不消。Uber之受歡迎,就在於它便宜,而計程車業者和工會之所以欲殺Uber而後快,也在於它便宜。 

交通部為了因應Uber的難題,仿照Uber 提出一個「多元化計程車」方案,車色不限於小黃,不能巡迴載客,透過APP預約叫車,並可查詢車齡、駕駛姓名等資訊等等。對於Uber愛用者最關心的費率問題,交通部原來是想放寛的。交通部原來公告修正的「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1條之1規定,「多元計程車之費率,由計程車客運業於核定運費範圍內自行訂定」。以台北市來說,計程車核定費率是起跳1.25公里70元,續程每200公尺5元,那麼類似Uber的多元化計程車業者就可以在這個「上限」之內收取比較便宜的車資。

條文白紙黑字大家都看得懂,但交通部找來計程車商業公會和計程車駕駛工會一談之後,政策一下子大轉彎。現行計程車運價從「上限」變成了「下限」。高雄市現在已有多元計程車業者上路,「上限」為現行運價的兩倍,而「下限」就是現行運價,台北市以後也是這樣。這種業者美其名是要提供消費者更優質的服務,實際上只想爭取高收入的客群,而這些客群絕非現在的Uber愛用者。

妙的是,即使敵不過計程車業者和駕駛人的壓力而政策大轉彎,交通部依然沒有修正自己所公布的「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1條之1,對外也依然宣稱只要Uber肯合法化,馬上就可以採用「多元化計程車方案」。但誰也看得出,如果Uber真的成了多元化計程車業者,它未來的費率只能比現行計程車要高。誰還有興趣坐Uber?

說到底,Uber不是什麼科技革命,Uber退出台灣也影響不了台灣的經濟,因為Uber只是藉著低價把計程車業的利潤移轉到另一批人身上而已,並沒有實質增加整個行業的營業總額,對GDP也沒有影響。但交通部為了Uber提出一個「多元化計程車」的大騙局,對外宣傳得天花亂墜,但實質上還是在維持僵硬的計程車費率體制,這才是混蛋加三級的地方。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