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誰當選黨主席,國民黨都還看不到曙光

2017-02-08 2715

國民黨要振衰起敝,奮發圖強,必須有一個一方面衝力十足,敢於打破老黨醬缸與顢頇慣性的,一方面,動作迅速,說到做到,劍及履及的黨主席。簡單地說,要手腦皆具,有膽有識,敢於作為,做對的事,把對的事快速做對的黨主席。

朱駿/評論

國民黨在馬英九8年執政任內迅速走向衰敗,出乎大家之前的想像,速度之快,程度之深,更是令藍營上下措手不及,難以承受。2014年與2016年兩大敗後,國民黨頗有一蹶不振,欲振乏力的味道,迄今依然未見起色。蛇無頭不行,一個政黨沒有好的領導人,必然衰敗,國民黨就是受害者。因此,2017年黨主席的選舉對國民黨的前途絕對重要,似乎成為藍營群眾寄望甚深之可以振衰起敝的翻轉點。然而,客觀形勢的需要,未必有主觀的力量可以滿足。

迄今已有五人宣布角逐黨主席,相較於過去,豈止是參選爆炸,彼此之間頗有你死我活之勢。早在去年9月吳敦義與郝龍斌連袂訪美,高舉早已慘敗之「一中各表」的大旗,以「同一個鼻孔出氣」之語的抹紅方式,多次隔海砲轟洪秀柱心儀之「一中同表」,砲打黨中央,首開以「抹紅同志」進行黨內鬥爭的先例,而且是衝著黨主席,煙硝味嗆辣與激烈的程度可以看見,其真正的力道超過可以看見的表象,也可想見。

吳敦義志在大位,也自認懷有天命,早就不是秘密。但自壯年以來,始終欠缺橫刀立馬,高舉旗幟的勇氣,迂迴陰算的性格在2015年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與2016年黨主席補選表露無遺,器局不開,難獲同志呼群擁戴。無奈,歲月不等人,年近七旬,再不大膽出刀,恐怕不是刀要鏽壞在鞘中,就是骨質疏鬆,無力拔刀了,只好效法廉頗,老驥伏櫪,勇決拔刀出征。

吳郝的同盟禁不起人生歲月的考驗與權力的誘惑,郝龍斌也已66歲,歲月的壓力不言可喻,深怕過了這村沒那店了,這次不拚,往後不會再有機會了。

詹啟賢也年近七旬,對台灣政治著力最深的活動大概就是幫助馬英九2008年勝選,但也留下恩怨;去年匆匆出任與離任國民黨副主席,談不上建樹。此番爆出如此企圖心,恐怕想法與背景複雜,不能為外人道。

韓國瑜因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人事案受民進黨立委與議員攻擊,以最溫和的語調,搭配最勁爆的措辭反擊,激爆出觀眾如雷的掌聲與笑聲,為沉悶的台灣注入一時的餘興,也是功德,但要當黨主席,可能還差不少火候。柯文哲對其黑道的評價,不論屬實與否,恐怕代表一般人事實存在心中的印象,應該會發生不小的負面作用。究竟是否真有救黨救國救民的志願與辦法,尚須觀察。

現任黨主席洪秀柱因時處真空之地而竄起,但上任迄今,除赴大陸與習近平見上一面,舉辦新形式的國共論壇之外,尚未看到建設性的黨務發展成果或值得稱道的具體推動事項。上台10個月有餘,沒有提出一份像樣的論述,黨內對其諸多處置與發言爭議不斷,這可能也是那麼多人會有「彼可取而代也」之心的主要原因吧!不過,其餘四人也沒能提出像樣的論述,只有催情的標語口號。沒有論述就是沒有腦袋的證明,這大概是國民黨最大的問題之一。這個問題不獲得妥善解決,提出可以號召群眾的論述,誰當黨主席都救不了國民黨。

大家向來認為兩岸關係是國民黨的強項,但是馬英九執政八年把兩岸搞得卻令國民黨一路潰敗,一敗塗地。事實證明,兩岸關係的本質已經悄悄發生變化,緊抱舊思維與老路線,必敗無疑,兩岸路線何去何從,關係到國民黨日後發展的關鍵。國民黨內自從洪秀柱在2015年的竄起以來,一直就有「一中各表」與「一中同表」之爭,在去年九月已經爆發過一輪激烈的爭執,餘溫未散,必再爆發。如果「一中同表」真的那麼夠力,可以幫助台灣找回該有的部份主導權,2015年就不敢有「換柱」的反民主逆行,也不會被吳敦義輕鬆順口地以「同一個鼻孔出氣」嘲諷,卻無力反駁。

除此之外,為了這次黨主席選舉又有選舉時機、3%的聯署門檻、黑道入黨的諸多問題相繼爆發。前兩項是在正常情況下不該是問題的問題,只是洪無法服眾,遂成問題。那些反對者過去都支持3%的聯署門檻啊!為何當時不出聲?顯然事不關己,根本不關心;也就是不打自招,自己只有在要爭權奪利時才會關心黨務的合理與否嘛!國民黨主席是有機會當總統的,或一旦當選總統的黨員必然是黨主席,改在5月選黨主席有何不合理?顯然,洪上台就職所說的「顢頇迂腐,自私自利,相爭相鬥」依然是國民黨內的寫真之言。

最值得注意的是黑道入黨問題,這是一件事兩個問題:人頭黨員與黑道。人頭黨員的問題在民進黨也發生過多次,傷害黨與民主的建設,不必多言。最令人擔心的是黑道問題。如果我們要發展真正的民主政治,黑道或與黑道有關係者不宜碰政治。或許有人說,黑道也是國民,頗多義士,具家國種教之情,應享有憲法上的參政權利,這話不錯,但黑道及其關係人不是一般的國民,黑道的活動很容易傷人,破壞或侵蝕法治,與民主政治想要發展的方向根本悖道,若被引進政治體系,非常容易敗壞政治的品質。沒有一個國家的政治一旦被黑道汙染後,這個國家可真正強大,老百姓可以安居樂業的。西方民主先進國家與日本在政壇上是看不到黑道的影子的。

黑道相關人士若真正愛國,就不要碰政治。出生自黑道世家的日本作家宮崎學曾經來台多次,公開表示過,台灣黑道與政治、民眾的距離之近,讓他十分驚訝,這在日本黑道是無法想像的。很不幸的,兩岸政治目前存在黑影重重的問題,華人世界的民主品質若要往前推展,必須要克服這個問題。國民黨想要真正振興,就必須主動積極克服這個問題,千萬不能以孫中山與蔣介石一度短暫依賴會黨甚力的歷史為藉口,對此問題怠惰不理。歷史的處境完全不同,時代總要進步,不能停留在落後時期的便宜之計的層次。

國民黨要振衰起敝,奮發圖強,必須有一個一方面衝力十足,敢於打破老黨醬缸與顢頇慣性的,一方面,動作迅速,說到做到,劍及履及的黨主席。簡單地說,要手腦皆具,有膽有識,敢於作為,做對的事,把對的事快速做對的黨主席。要達到這麼目標,必須在候選人中先有這樣的人選,如果沒有,誰當選都一樣,國民黨反而可能更進一步實質分裂,依然欲振乏力,只是擺個樣子罷了。

沒有一個像樣的反對黨,執政黨必然快速腐化,政治繼續敗壞只會令台灣的經濟更難發展,這恐怕也將是台灣一個潛在的重大風險。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