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入黨燒出國民黨人頭黨員的內幕

2017-02-10 3051

掌握人頭的人,決定了人頭的行為。像萬少丞這樣有黑道背景的人頭,並沒有比較低賤;一個白道的人頭,也不會因為身家清白就比較高尚。該被指責的是「人頭黨員」這件事,而不是人頭黨員的黑白、背景。

單厚之/評論

為了一個黑道入黨,國民黨上下吵得沸沸揚揚。參選的、沒參選的、路過的,每個人都要踹一腳,才能凸顯自己的清高。彷彿只要有一個黑道入黨,整個國民黨就此變成了黑幫,就會導致國民黨的滅亡一般。

多數人應該都會同意,申請加入國民黨萬少丞是人頭黨員。所謂的「人頭」,就是借人家用、充數,他的自由意志、政黨傾向、身份背景,全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頭背後的那個人,是藍、是綠、是黑、是白,是支持吳敦義、還是支持洪秀柱。

掌握人頭的人,決定了人頭的行為。像萬少丞這樣有黑道背景的人頭,並沒有比較低賤;一個白道的人頭,也不會因為身家清白就比較高尚。該被指責的是「人頭黨員」這件事,而不是人頭黨員的黑白、背景。不管老少、黑白、軍警、公教、地方派系或是黃復興,只要不能依照自由意志行使黨權,價值跟效果其實都是一樣的。

民主政黨和革命政黨不同。在興中會、同盟會時期,因為要推翻政府,自然要重視成員的引薦、考核、保密,入會的宣示都有幾分幫會的色彩。今天口口聲聲重振黨魂的國民黨,如果要照今天的排黑標準,不知道有多少先賢先烈都沒有入黨資格,中華民國大概也不會存在。

到了民主時代,政黨必須要海納百川、爭取全民最大的支持,不可能說「黑道的票我不要」,同樣也沒有理由禁止什麼樣的人不准入黨。政黨只能規範什麼樣的條件出任黨籍、公職,而不能管誰才能支持自己。所有政黨的排黑條款,也都是針對黨公職而已。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說,如果外遇、再婚、打小孩不能入黨,這樣的規定太嚴苛;但在很多人眼中,情感詐欺可能比金錢詐騙更加罪不可赦。

國民黨這個百年大黨,除了2005年馬英九、王金平那場黨主席選舉之外,歷來都是鼓掌通過、同額競選;縱然後來有投票的形式,但因為經常是同額競選,多數連黨員清查都不確實,連署的審核更是虛應故事。等到真的出現競爭、醜媳婦不得不見公婆了,所有的問題就都浮上台面。

國民黨的黨員結構「老」不可破,根據國民黨中央公布的數據,65歲以上又有40年黨齡、免繳黨費的長者,至少有18萬餘人。王金平跟馬英九競選,是第一次試金石,大家都搞不清楚國民黨的結構。結果原本與馬英九聲勢相當的王金平,最後竟以27:73的懸殊比例慘敗,這次選舉如果還不知道拉人頭黨員、還誤以為國民黨內本土與外省實力在伯仲之間的,才是腦袋有問題。

雖然各方都把萬少丞事件,指向是吳敦義陣營所為。但實際的狀況是,每個陣營都在拉黨員,只是數量多少、時間早晚之別;洪秀柱從當選黨主席就開始拉黨員,而吳敦義、郝龍斌則到接近起跑才開始。

黨內不斷有人放話,說吳敦義準備了5億要打這場選戰,但以目前選舉的態勢來看,這陣營其實並沒有要用大量的子彈打空戰,陸戰的範圍也比想像中小得多。如果以動員、代繳黨費、走路工的成本一票以1000元計,5億就是50萬票,超過國民黨現有黨員數的兩倍,也太過不合理。

萬少丞入黨事件,媒體一開始指向是台北市議員陳重文系統所為,結果立刻就有人把萬少丞的入黨申請拿給名嘴,讓風向回到市議員葉林傳的身上。是誰有這些資料、這種本事操作,已經呼之欲出。

萬少丞事件最直接的影響是,讓黨中央有了足夠的正當性,可以嚴審、剔除新進黨員,充分發揮主場優勢。也難怪隨著情勢的發展,吳敦義的話也越講越重,當初剛宣布參選時,那種雍容、沉穩的態度,現在已經不太看得到了。

因為選情的變化,近日又傳出前立委潘維剛也要投入黨主席選舉。潘維綱和洪秀柱幾乎是同期的民意代表,洪秀柱是增額立委,潘維綱則是台北市議員出身,雖然一個在台北市、一個在台北縣,但長期關注軍公教、經營黃復興的色彩相當接近。

潘維剛的參選,很多人解讀是為了分洪秀柱的選票。但以目前國民黨主席選舉的態勢,幾乎注定要進入二輪投票。不管潘維剛能拉走多少黃復興選票,都不可能阻擋洪秀柱取得二輪的門票。如果潘維剛參選的背後,真的有刻意的運作與政治算計,反而比較可能是拉低郝龍斌的得票,確保吳敦義能進入二輪選舉,之後再努力整合所有的反洪勢力。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