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聯俄戰略出師不利,損兵折將

2017-02-15 7826

川普質疑一中政策固然讓北京芒刺在背欲去之而後快;但是聯俄制中戰略一旦上路對中國的衝擊更是非同小可,因此在這幾天,北京不只因川普認了一中政策大感滿意;更因為美國社會對俄羅斯駭入美國總統選舉的憤怒一發不可收拾,川普損兵折將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林濁水 / 評論

川普質疑一中政策固然讓北京芒刺在背欲去之而後快;但是聯俄制中戰略一旦上路對中國的衝擊更是非同小可,因此在這幾天,北京不只因川普認了一中政策大感滿意;更因為美國社會對俄羅斯駭入美國總統選舉的憤怒一發不可收拾,川普損兵折將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川普個人既經常向中國嗆聲,又和普丁惺惺相惜,不斷對俄羅斯放出合作反恐的訊息,甚至不惜激怒北約盟邦;他提名任命的閣員,也呈現同樣的友俄制中強烈傾向,於是他就職前後,媒體就揣測美國聯俄制中的新戰略就要啟動了,<華盛頓郵報>甚至下了這樣一個聳動的大標題:
45周年前季辛吉預設了轉向聯俄制中戰略,川普要上路了嗎?(45 years ago, Kissinger envisioned a ‘pivot’ to Russia. Will Trump make it happen?)
<郵報>報導,1972年,尼克森出發去北京前,季辛吉說中國人「同俄國人一樣危險。事實上,在某個歷史時期,他們會更加危險」。季辛吉說,所以「20年以後,你的後繼者如果和你一樣睿智,就會倒向俄國人那邊來對付中國人。」他說「如果中國更強的話,它就不會這樣一心一意地尋求同我們改善關係了。」

假使美國聯俄制中戰略一旦展開,毫無疑問的,對中國將是比已經獲得實質獨立的台灣獲得國際上普遍承認認為主權國家,還更加嚴峻的挑戰。

因為台灣的地緣戰略位置雖然非常重要,但是畢竟台灣的動向對國際戰略的影響只是區域性的、局部性的;至於俄羅斯,對國際戰略的影響則是全球性的、全面性的,差別巨大無比。一旦美國聯俄戰略成形,將和日、越、印構成對中國全方位的包圍圈,中國情勢的險峻將無與倫比;至於台灣,除了影響是局部性的之外,台灣獨立縱使獲得國際普遍承認,伴隨著的固然可能台美間由準軍事同盟關係升級為正式的軍事同盟關係,但是也可能是降低和美國的軍事同盟關係而強化台灣的中立性,所以對中國在安全上並不必然意味著壓力的上升。

沒有想到,川普儘管向聯俄新戰略轉向的意圖鮮明,但是卻被美國建制派迎頭重擊;更沒想到,川普流年不利,才不到幾天聯蘇陣營就損兵折將陣腳大亂。

首先,是遇到歐巴馬臨別秋波,歐巴馬2016年12月29日,為懲罰發動駭客干預美國總統大選的俄羅斯,下令制裁俄國兩大情報機關,並驅逐35名俄方外交及情報人員,歐巴馬的措施一時美國輿論大力支持,川普未上台氣勢先挫;接著在氣氛不利之下,川普的閣員在國會聽證會,作證發言對親俄政策全面降溫,被認為和川普關係最良好的國務卿提勒森指責俄國經常不顧美國的利益,對美國構成「危險」;國防部長甚至把俄羅斯的威脅擺在lS和中國之前;最嚴重的是親俄大將國家安全顧問佛林竟然因為在上任前就和俄羅斯駐美大使討論美國制裁俄羅斯的敏感話題,引發「通敵」爭議,才就任24天就被迫下台,創下任職最短記錄。

經過這一番損兵折將,川普聯俄戰略未上場先重挫,要重整旗鼓恐怕要大費周章。

於是在川普上台不到一個月,北京兩個心腹大患一時之間不足為慮,北京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台灣方面,原來為川普上台振奮不已的台灣激烈獨派多數悵然若失,當然也有不明狀況的,繼續認為情勢大好的;至於執政的蔡團隊,反應一貫低調,一方面因為既然川普在一中政策上都髮夾彎了,為什麼台灣對九二共識不跟著彎一彎?台灣壓力仍然沒有解除;但是,另一方面又因為台美關係跟隨中美關係的暫時趨緩不再劍拔弩張,執政團隊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只是雖然連番重挫,但是川普能迅速組成聯俄團隊,可見聯俄並不是川普個人性的隨興之作,說明的是聯俄既有一定結構性的客觀條件和主觀的價值需求,這些長期累積下來的主客觀條件並不會因為川普團隊的損兵折將而消失,將會持續性地發揮他意圖「改變現狀」的動能。

當下,在美國,聯俄違背了社會的主流,但是領導者卻躍欲試,這倒真像是尼克森季辛吉當權的1970年代初,當時聯中也違背了當時社會主流一模一樣。 差別只是當時的尼季操作得小心翼翼而終於過關,今天的川普團隊操作得躁進大意而出兵不利而已。因此,在當年因為美國領導者操作違背主流民意的聯中而在抗蘇大業大獲全勝的北京,今天對未來局勢的發展肯定不敢掉以輕心。

事實上川普的聯俄目前雖然受阻,在一中政策上也退卻,但是整個團隊,無論在國會聽證中的發言,乃至國防部長的東亞行,美日對釣魚台的鮮明立場宣示,安倍、川普的會談,中美在南海軍機的過招,事情一件件緊湊地出台,在在傳遞了強烈的美中關係的訊息。至於聯俄,國務卿在批評俄羅斯時在措辭之中也已經留下了空間。在這情境下,川普什麼時候會重新把聯俄和制中拼湊起來,完成季辛吉在45年前的預言,然後這個戰略可以走到多遠,現在雖然都沒有人曉得,但是風雷之聲仍然隱隱,也因為這樣,台海問題既會持續地被牽扯在全球格局之中,不只是所謂國共內戰問題的延續,又會在大局積蓄改變現狀之動能的階段,維持一個相對穩定卻也沉悶的處境。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