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太上皇?

2017-02-20 7209

就巴農的政治傾向,川普給予了長期的支持;但是就巴農是否該主持白宮,川普得重新思考一番,特別是在貽笑大方的穆斯林禁令,徹底的失敗之後。巴農身為這道禁令的推手,卻從未詢問國土安全部的專家,或是徵詢國安會的意見。於是政府緊接的表現、法院的禁令以及國際的譴責,都顯示出總統的無能,而非魄力。

吳怡/編譯

美國史上,不乏有著名的顧問為總統所任用,而這些人之中,有的可能是隱身在幕後制定國家政策(例如小布希時代的羅夫(Karl Rove);或是更早的,柯林頓時期的摩里斯(Dick Morirs))。但是我們從未見識過任何一位,有如川普的所任用的白宮首席顧問—巴農(Stephen Bannon)—般,大喇喇地鞏固自己的權力;我們也不曾見識過,有人如此迅速地搞破壞,破壞了川普的支持度,或是其虛有其表的能力。(譯按:羅夫和莫里斯皆為當代著名的白宮顧問,卸任後,也都成為著名的政治評論員、或其黨內策士)。

巴農是美國極右翼網站「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的創辦人之一,宣傳另類右派(alt-right)的主張。他在幫川普助選時不改其志,大力宣傳另類右派,在川普當選後,他依然故我,繼續宣傳。雖然這是可預期的,不過川普對付墨西哥人、猶太人和穆斯林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對墨西哥人,川普宣布將在美墨邊境築牆,並由墨西哥付費;對猶太人,他忽視二戰大屠殺的慘痛經驗;對穆斯林他簽署了旅遊禁令)。幾個月前,川普在選舉人團的勝利,是奠基在少數白人的基礎上,如今川普的偏好,依然不脫離這些人。至於染指上述每個案子的巴農,則是確保川普永遠不變。

但是川普的一道行政命令,政治化了國家安全的決策過程,也讓巴農從一位弄臣,一躍成為實質上的總統。

川普在週六(1月28日)發布了這個命令,內容是史無前例的。它讓巴農得以進入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和國務卿(Secretary of State)、國防部長(Secretary of Defense)以及其他高級官員平起平坐。這在過去是不被允許的。例如小布希時代的末位白宮幕僚長波登(Joshua Bolten),就曾因為擔心政治力介入國家安全,禁止白宮顧問羅夫進入國安會。歐巴馬的顧問艾克塞羅德(David Axelrod)雖然曾出席國安會,不過他並非固定成員。

更離譜的是,川普令巴農得以參加國安會的最高級別會議(principals’committee);這個會議的與會者,不僅包含了上述所有高級官員,開會次數也更加頻繁。同時,川普還將兩位國安官員的與會身份降等了,這兩位分別是參謀首長聯席會議的主席(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鄧福德(Joseph Dunford Jr.)將軍,和國家情報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被提名的柯茨(Dan Coats)。柯茨曾隸屬於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也曾是美國駐德國的大使。

雖然這看似是一個無聊的官僚分析圖,但是當政府的辯論,涉及戰爭與和平時,誰坐在國安會的桌旁,攸關最後的決定。現在川普給了巴農這樣一個身份,不僅破壞了傳統,也使得國家安全被政治化的風險,大為增加,就算他意不在此,也給了外界這樣的印象。

根據這道命令,參謀首長聯席會議的主席,與國家情報總監只有在「涉及其責任和專業範圍」的時候,才需要出席最高級別會議。但是,世上有任何一個國家安全討論,是不需要情報單位與軍方的資訊嗎?就是這些人,在其崗位上,才需要告訴總統那些冷冰冰的事實,即便那些事實非常的不受歡迎。

川普在白宮的第一週,充分地透露,他在制定國安的決策之時,是毫無基礎的;並在治國之時,絲毫不深思熟慮;以及,在領導如此多元的國家之時,他幾乎沒有掌握住要件。他需要傾聽經驗老到的官員,例如鄧福德將軍。但是這些日子以來,巴農已經視自己和川普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為川普的心腹,這也讓不同意見的聲音,給屏除在外。

就巴農的政治傾向,川普給予了長期的支持;但是就巴農是否該主持白宮,川普得重新思考一番,特別是在貽笑大方的穆斯林禁令,徹底的失敗之後。巴農身為這道禁令的推手,卻從未詢問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的專家,或是徵詢國安會的意見。於是政府緊接的表現、法院的禁令以及國際的譴責,都顯示出總統的無能,而非魄力。

幾個月前,就在選戰還在進行之時,川普深深擁抱巴農的民族主義,因而得到選民的掌聲,對此,川普感到心滿意足。但是當巴農的想法,升高為行政命令時,不僅疏遠了美國的盟友,也危及了川普的任期。

的確,總統擁有挑選政治顧問的權利。但是川普發布的首批行政命令,在在證明了他需要的是能思考戰略的人,是能著眼在長期的影響、而非立即效應的人。試想明天,若中國在南海、俄羅斯在烏克蘭爆發了危機,川普得向搞砸大王巴農求救,還是他終究會轉而求助於政府中,經驗老到、思慮縝密的人士,例如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和鄧福德將軍?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1月30日刊登於美國《紐約時報》,文章標題為 President Bannon?】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