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政壇非主流」風氣下崛起的「政治圈內人」

2017-03-02 6006

若兩人具備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都是「局外人」:都是新手,欲打破1958年第5共和(the Fifth Republic)建立以來,由老左派和老右派所把持的行政權。這一回,「局外人」有可能掌權。一年以前,無論是雷朋,還是馬克宏,其中一人很有機會贏得總統大選,這樣的看法根本是癡人說夢。

支持「政壇非主流」在法國大選中蔚為風氣,怎料趁勢崛起的,竟是「政治圈內人」


宛如法國大革命再現,死囚車再度駛入刑場,群眾喧囂不已。在這股復仇的浪潮中,原本屬於「舊王朝」(ancien régime)、自信迎接春天總統大選的政治領袖,一個接著一個,被推向斷頭台。法國正陷入「驅逐主義」(dégagisme)的局勢中:任何領袖人物,只要是沾上了法國公職職務、主流政治,以及圈內人的邊,都免不了被民眾驅離。然而令人不解的是,這些人究竟想選出什麼樣的「局外人」。(譯按:dégagisme是複合字,dégager在法文中有滾蛋、走開之義,為動詞,譯者譯為驅逐;isme是某某主義的意思,合起來為驅逐主義)。

這並非法國特有的現象。在反主流的憤怒聲浪下,美國、英國、波蘭,以及其他自由民主陣營內,傷重未癒的,大有其人。但是法國的重傷者名單,可謂是星光閃閃。短短數個月,它就包含了執政的社會黨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不得不屈服於低民調的他,決定不尋求連任);榜上有名的還有中間偏右路線的前總統(沙柯吉(Nicolas Sarkozy),他在黨內初選中敗北);另外還包括兩位前總理(居貝(Alain Juppé)和瓦爾斯(Manuel Valls),兩人在初選中也紛紛中箭落馬)。

法國人民的敵意似乎是不分青紅皂白的。他們驅逐了淡而無味和華麗俗豔的;也驅逐了充滿希望和陰沈黯淡的;以及左派和右派的老前輩。不過還沒完。屬於中間偏右路線的前總理費雍(François Fillon),現正選情告急中,因為他多年來僱用自己的太太為其國會助理,卻幾乎沒有證據證明,她真的去上班。其實在這波支持「政壇非主流」的潮流中,費雍是一位既得利益者。因為形象陰沉的他,是以「局外人」之姿參與去年11月的黨內初選,而之後的聲勢更是不可擋。不過目前,他已從民調居冠,下滑至第三名。費雍也好,或是社會黨所提名的新人哈蒙(Benoît Hamon)也罷,形勢就這兩位主流政黨的參選人,也有可能轉危為安。不過目前,「驅逐主義」聲勢的壯大,反而推了兩位「政治局外人」一把。一位是領導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FN)的雷朋(Marine Le Pen)。以民族主義為號召的她,在首輪民調中領先。另一位是獨立參選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他創立「前進」的「起步走!」(En Marche!)政治運動,以非左非右的路線加入總統大選。

這兩位候選人,幾乎在任何方面都是對立的。自稱「愛國者」的雷朋,矢言法國國民「優先」、要脫離歐盟(the European Union)的箝制、讓法國退出歐元區、實施保護關稅、控制移民,以及重建社會福利。而相反地,馬克宏是歐盟的擁護者、支持邊境開放、全球貿易、科技創新,並將根據法國未來較不穩定的就業市場,來調整社會福利制度。雷朋是藍領階級的最愛;馬克宏則吸引了大部分的大學畢業生。她高舉著移民入侵,以及伊斯蘭國滲入的警語,在民調中居於領先;他則藉由個人魅力吸引群眾,頭腦清楚、外表自信的他,已成為出版社的最愛。兩人的互相憎惡毫無灰色地帶。雷朋譏笑他是「極端自由派」的全球化論者,哪兒的公民也不是。馬克宏則批她假藉著「為民喉舌」的名義,其實不過是在為她那一夥人說話罷了。而且好似對彼此的敵意仍不夠似的,最近某個週末,兩人無巧不巧地選擇同一個城市造勢—里昂。

若兩人具備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都是「局外人」:都是新手,欲打破1958年第5共和(the Fifth Republic)建立以來,由老左派和老右派所把持的行政權。不過這並非有人頭一遭想這麼做,即便是在現代史中。1956年文具商布熱德(Pierre Poujade)聚集了商人及手工業者,向菁英抗議,而贏得了國民議會52個席次。而這古今兩起事件不同之處,就是這一回,「局外人」有可能掌權。一年以前,無論是雷朋,還是馬克宏,其中一人很有機會贏得總統大選,這樣的看法根本是癡人說夢。因為法國的原則和成規,所支持的候選人,一向是來自主流政黨、擁有地方網絡、國會加持,以及是一位選舉老手。歐蘭德首次出馬競選是在1981年,那時馬克宏只有3歲。歐蘭德的上一任,沙柯吉,在1977年首次當選,而那時雷朋還在讀小學。雷朋從未出任行政職務。馬克宏也沒有選舉經驗。

下層階級出線?幾無可能

然而實際上,雷朋和馬克宏卻是「另類的」局外人。雷朋的父親老雷朋(Jean-Marie),在1972年創立了民族陣線,因此她其實是這個政治王朝的一份子。而身為歐洲議會議員,雷朋遭人指控濫用公款(歐盟資金)。她宣稱要「以人民之名」發聲,這也是她的競選標語,但是她其實天生好命,從小就住在高級郊區中的豪宅,俯瞰著巴黎。至於馬克宏,則是來自醫生家庭。他畢業自法國高等行政學校(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這所學校專門培育國家菁英。他歷任投資銀行家、歐蘭德艾里賽宮(Elysée)的顧問,以及其經濟部長。總而言之,無論是雷朋還是馬克宏,皆非無背景的素人。

也許南轅北轍的兩人真正代表的,是政治局外人的本質,在這個幻想破滅的年代。名副其實的「局外人」版本(例如德國的梅克爾(Angela Merkel))是少有的。今日成功的「政壇非主流」,不必然是與財富、背景絕緣的(川普(Donald Trump)證明了這點);也不必然是與政治經驗無關的(雷朋自2004年起即擔任歐洲議會議員)。更明白地說,「政壇非主流」必須有新鮮感、似乎了解民眾的最新恐懼和日常大小事,以及要打破傳統。就這場「驅逐主義」的浪潮,法國主流政黨的候選人也許還能抵擋一陣。若無法,法國選民要面對的,就是純粹的二擇一;在兩位未經檢驗、截然不同的局外人中,選擇一位。民族主義的雷朋:排外。以及自由派思想、國際主義論者、生機勃勃且年輕的馬克宏。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2月18日刊登於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文章標題為 The urge to elect an insurgent is helping Marine Le Pen and Emmanuel Macron in France。本文譯自經濟學人查理曼(Charlemagne)專欄,該專欄撰寫歐洲政治。】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