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興傑:「薩德」、樂天與韓國之困

2017-03-06 1720

就本質而言,「薩德」終歸還是中美俄之間的戰略博弈,對於「薩德」不可避免地在東亞落地,中俄必然會有相應的反制措施。「薩德」在韓國部署,在戰略上韓國就變成了美國的一部分,樂天的那塊地更是如此,韓國的困境在於它需要承擔大國博弈的巨大壓力和成本,卻得不到自己預想的安全保障。

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教授 孫興傑 為FT中文網撰稿指出,就本質而言,「薩德」終歸還是中美俄之間的戰略博弈,對於「薩德」不可避免地在東亞落地,中俄必然會有相應的反制措施。「薩德」在韓國部署,在戰略上韓國就變成了美國的一部分,樂天的那塊地更是如此,韓國的困境在於它需要承擔大國博弈的巨大壓力和成本,卻得不到自己預想的安全保障。

文章全文如下:

在2月的最後一天,樂天集團與韓國軍方簽署了換地協定。「薩德」入韓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事情。到今年年中,韓國的「薩德」系統將成為大國戰略再平衡的關鍵所在。

樂天集團很可能會遭到商業上的損失。對於樂天而言,在商業利益與國家安全之間,難以取捨,而韓國在本國安全與大國戰略平衡之間,也是如此尷尬。某種意義上,樂天的困境就是韓國安全困境的縮影。

樂天集團在中國有諸多業務,上百家超市、五家百貨商店,而在韓國的樂天免稅店,主要顧客也是中國遊客。無論樂天有何種考慮,最終它簽署土地置換協議,讓「薩德」在韓國落地。樂天集團成為「薩德」入韓的最後環節,也讓這一關係東北亞安全的「靴子」最後落地。換地協議也是樂天集團的一種「政治決斷」,既然樂天已參與到外交與安全的博弈之中,就會面臨一定的經濟成本,樂天在進行決策的時候,也許已經預計到了可能的損失。

也許令人無奈的是,樂天集團手中的那塊地正好被韓國軍方給看上了,還要變成影響東北亞安全、乃至全球戰略平衡的關鍵節點。如同一台機器一樣,當所有的齒輪已經嚙合之後,樂天就變成了夾在齒輪堛滌v子,不可避免地要承受所有的壓力。這是兩難選擇,也是韓國的外交與安全困境在一家企業的投射。

樂天集團最直接的壓力在於韓國軍方急於部署「薩德」系統。自宣佈部署「薩德」以來,韓國軍方已成為這一重大戰略決策的推動者和執行者。雖然朴槿惠總統遭到彈劾,以青瓦台為核心的政治陷入了混亂,但是「薩德」入韓並沒有逆轉,而是在韓國政局混亂的機會窗口期加緊推進。樂天集團簽署換地協議,讓外界希冀的韓國新總統上臺之後可以延遲或者放棄「薩德」部署的希望,最終成為泡影。對於美韓軍方而言,部署「薩德」也是在「爭取時間」,如果能夠在新總統上臺之前,「生米煮成熟飯」,那無論新總統是誰,恐怕都無力逆轉。

「薩德」在韓國看來,是保護自身的盾牌。無論效果如何,軍方、政府和民間都認為,「薩德」是防範朝鮮不斷加劇的導彈威脅的有力工具。韓國面臨的安全困境,從根本上看,是半島局勢及東北亞地區的大國政治,想以「薩德」求得安全,有些鴕鳥心態。從某種意義上說,「薩德」入韓是韓國外交失敗的表現:如果韓國可以在大國之間遊刃有餘,可以形成反制朝核威脅的國際共識,韓國面對的威脅就不會像今天這麼嚴重。放棄外交努力,執念於「薩德」,捨本逐末,也是朴槿惠政府放棄了通過漫長而艱難的外交努力去維持半島均衡的必然結果。

「薩德」從不是簡單的武器系統,而是關係到東北亞地區乃至全球的大國戰略平衡。「薩德」入韓,韓國看上去得到了一件盾牌的保護,也進一步綁定了美韓軍事同盟,但是帶來的卻是系統性風險。韓國以中等國家之力而一腳踏入了大國博弈的角鬥場,形勢並不樂觀。樂天所承受的壓力,不過是韓國外交之困的最直觀的體現而已。

目前,圍繞朝鮮半島其實是形成了雙重的戰略博弈:一是朝韓之間自分裂以來的統一意志的博弈,沒有任何一方公開承認分裂狀態的合法性;二是中美之間自朝鮮戰爭以來形成的大國意志的較量。這兩種博弈最直接的結果就是「三八線」的存在,不僅是南北之間的分界線,也是中美在東北亞安全方面的分界線。「三八線」是東北亞「熱戰」與「冷戰」的活化石,幾經變幻,但依然帶有強烈的陣營對壘意味。正是這種特殊的安全結構,為朝鮮提供了相當大的空間,甚至出現了「以小博大」的特殊的地緣景觀。

從1970年代中美關係正常化以來,圍繞朝鮮半島而產生的陣營化邏輯,就遇到了大國合作的對沖。尤其是在1992年中韓建交之後,「三八線」所蘊含的對立色彩淡化了許多。對於韓國來說,中韓之間的互動打破了陣營對立的邏輯,可以依靠大國共識來實現自己在半島的主導地位,這一邏輯的發展,就是朴槿惠政府曾將半島問題的解決寄託于中韓交好。從這個角度來說,「薩德」入韓是韓國外交政策「試錯」之後的選擇:中韓之間互信倒退,韓國倒向美國,綁定美韓同盟,「薩德」入韓。

就本質而言,「薩德」終歸還是中美俄之間的戰略博弈,對於「薩德」不可避免地在東亞落地,中俄必然會有相應的反制措施。「薩德」在韓國部署,在戰略上韓國就變成了美國的一部分,樂天的那塊地更是如此,韓國的困境在於它需要承擔大國博弈的巨大壓力和成本,卻得不到自己預想的安全保障。

美國不會為了韓國而與中國翻臉,反過來也成立。中美關係在特朗普剛上臺之後有所延宕,但兩國元首通話之後,各層級的交流和互動已經恢復如常,尤其是楊潔篪訪美,與白宮各層面的人物都有見面。「薩德」並沒有成為其中核心的議題。中美關係需要再定義,構建新的對話平臺和管道,這是中美關係的關鍵所在。中美之間的戰略平衡與共識是朝鮮半島穩定的前提。

美朝之間的「1.5軌」對話設想取消了,中國執行聯合國的制裁決議,年內不再進口朝鮮煤炭,朝鮮副外相訪華…這一連串的事件,看上去很複雜,其實道理很簡單:當中美大國層面實現妥協之後,朝韓任何一方都很難延續「以小博大」的遊戲。

對於韓國而言,最重要的不是部署「薩德」或者什麼其他超級武器,而是認清自身在朝鮮半島乃至東北亞地區的優勢,揚長避短,充當大國之間的溝通者,在大國戰略平衡的基礎之上,遏制朝核的發展。無論朝鮮還是韓國,投機行為都會給中美造成困擾,樂天和「薩德」並沒有掩蓋朝核對半島與整個東北亞帶來的巨大威脅。

對於中國而言,作為近鄰的朝鮮半島進入一個高風險時期。管控危機,維持半島穩定,進而推動無核化,依然是中國最核心的利益所在。「薩德」入韓,中韓關係處於微妙時期,樂天跌入了兩國安全互信缺失而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火山口之中。樂天在中國將承受什麼樣的損失,尚不明確。當然,中國人也許可以選擇用人民幣來抵制樂天,但任何逾越「市場關係」的激進行動,比如打砸搶燒等,並不是「愛國」行動,反而會造成態勢的扭轉。越南曾經也發生過嚴重的打砸搶燒事件,非但沒有給本國帶來外交優勢,反而陷入了被動。

樂天之困,既是中韓關係面臨的重大的挑戰,也是中韓關係最終好起來的基礎,畢竟,這兩個市場已經深深地融合在一起了。市場經濟的發展需要理性,需要合理的預期,「愛國」也需要建立在法治的基礎之上,這是兩個國家最終能夠解決重大分歧的心智基礎。

文章來源:FT中文網/「薩德」、樂天與韓國之困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