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需要的不是大刀闊斧,而是自我節制

2017-03-15 2500

即便現在的民進黨政府,真的沒有去試圖影響檢察系統,但馬英九這樣一個案件、這樣一個重大的變數,卻不該在當政者的計算之外。當政者總該將馬英九可能被起訴這件事,放在施政的藍圖當中。除非今天的狀況,就是民進黨想要讓民眾感受到震懾的威力,不然主政者對國事的掌握、施政先後順序的安排,顯然是出了非常大的問題。

單厚之/評論

台北地檢署昨天依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個資法》和《刑法》洩密罪,起訴前總統馬英九。在這樣一個敏感時機的起訴,挑動了藍綠陣營的敏感神經,也勢必讓原本就備受質疑的司法公信力,再次受到重創。所謂的「司法改革」,更加遙不可及。

藍綠政治人物和群眾的反應,完全是兩樣情。很多綠營的支持者認為終於盼來了正義,甚至激情的說要把馬英九關起來、送進土城看守所。藍營的支持者則是幾乎一面倒的認為,關說的沒事,查關說倒有事,顯然是政治追殺、司法迫害;尤其是又出現了「查不到的判決」,更坐實了這樣的懷疑。

雖然總統府說尊重司法、不評論個案。但當事人、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卻表示這是「台灣憲政重生的時刻」,並要求馬英九「俯首認罪」。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更是直接批評,「前檢察總長黃世銘違法監聽國會議員,馬英九拿監聽當政爭工具,這場由馬英九與黃世銘主導的『九月政爭』嚴重衝擊並傷害台灣民主」、「今天的起訴只是司法再次認定馬英九『毀憲亂政』的事實」。

民進黨中央充滿攻擊性的基調、強烈的措辭,讓人感覺彷彿是時空錯置,好像明天又要投票了一般。所以即便行政院長林全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自己和行政院從沒介入馬英九的司法案件,結果也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而國民黨方面,五月即將進行黨主席改選,已經有六人表態參選,競爭是有史以來最激烈的一次。此時的起訴震撼彈,讓所有候選人別無選擇的必須要支持馬英九。前一陣子,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才連番砲轟馬英九,引發馬辦強烈不滿,批評黨主席洪秀柱放縱蔡正元,會傷害自己的選情。結果馬英九起訴之後,洪秀柱在馬英九的臉書上秒回「正義在人民心中,不是民進黨、柯建銘說了算」;蔡正元也在臉書上發文表達不捨。

郝龍斌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除了「深表遺憾」之外,還批評「民進黨的恐嚇、威脅已經侵蝕民主法治的基礎」,呼籲司法界展現道德勇氣,捍衛司法尊嚴,公開抵擋執政者的權力入侵,為台灣司法尊嚴奮鬥。而吳敦義則表示,檢察官起訴馬英九「未必不是冤枉」,並強調馬英九潔身自愛、標準嚴格,但終究法律會還他清白。就連「九月政爭」的當事人王金平,也只低調重申自己沒有關說、沒有違法;對於司法的處理和馬英九強調自己的清白,王金平也都表示尊重。

馬英九會遭起訴,其實並不令人意外。涉及同一案件的黃世銘,就是在2015年、馬英九總統任內,因為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被判刑一年三個月定讞,最後黃世銘選擇易科罰金45萬5千元,沒有去坐牢。如果與馬英九涉及同一案件的黃世銘有罪定讞,馬英九會被起訴,其實並不違背常理。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馬英九在「九月政爭」中主要的心力其實都放在黨內鬥爭中,要如何拔掉王金平的不分區立委,而非司法追殺王金平。在監聽這件事情上,馬英九的涉案程度理論上不會比黃世銘來得深。如果司法沒有受到外力介入的話,未來馬英九的刑度,也不太可能比黃世銘來得高,綠營支持者一心想要看到馬英九進土城看守所,恐怕是想多了。

起訴不代表馬英九就真的有罪。北檢的起訴即便有其合理性,但卻在一個錯誤的時間,難免因此傷害司法的公正性,增加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

民進黨從上任以來,自恃掌握國會絕對多數、國民黨的席次甚至不足以提請釋憲,用立法的手段,通過一些有違憲疑慮法律,一路追殺國民黨至今。日前提名的監委陳師孟,公然宣示要除掉「辦綠不辦藍」的法官,民進黨上下沒有任何一句批評、指責,彷彿就是真的要把法院變成民進黨開的。

陳師孟的話言猶在耳,短短十天之內,北檢就起訴了馬英九;民進黨中央還重話批評馬英九,一副樂見其成的姿態。這樣的「巧合」,民眾對司法還會有怎樣的期待?

檢察系統是行政的一部份,不完全適用「司法獨立」。執政者對於檢察體系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力,每個人會有不同的想像;不同的執政者,也會有不同的介入方式、想要插手的程度也不同。黃世銘會去找馬英九報告,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即便現在的民進黨政府,真的沒有去試圖影響檢察系統,但馬英九這樣一個案件、這樣一個重大的變數,卻不該在當政者的計算之外。當政者總該將馬英九可能被起訴這件事,放在施政的藍圖當中。除非今天的狀況,就是民進黨想要讓民眾感受到震懾的威力,不然主政者對國事的掌握、施政先後順序的安排,顯然是出了非常大的問題。

民進黨用一連串的「正義」,一手把司法推進了加護病房。如今該考慮的不是大刀闊斧的「司法改革」,而是該思考如何自我節制,才能挽救司法的公信力。

【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