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勝軍:川普的三重不確定性

2017-03-17 444

美國新總統唐納德•川普上任已近兩月。所謂「川普不確定性」,這個表述有三重含義:川普政策主張在多大程度能得到落實的不確定性;川普對全球政治經濟帶來的不確定性(既有政策改變所帶來的實際影響,也有對心理預期的影響);川普能否順利完成第一屆任期的不確定性。

中國經濟學者劉勝軍為FT中文網撰稿指出,美國新總統唐納德•川普上任已近兩月。所謂「川普不確定性」,這個表述有三重含義:川普政策主張在多大程度能得到落實的不確定性;川普對全球政治經濟帶來的不確定性(既有政策改變所帶來的實際影響,也有對心理預期的影響);川普能否順利完成第一屆任期的不確定性。

川普新政的不確定性

從川普的就職演說、組建的團隊、第一次國會演說和上任第一個月的表現來看,川普競選期間的言論並非只是為了騙取選票的「忽悠」,而是反映了他的價值判斷,而價值判斷是決定一個人行為取向的最深層力量。

一般而言,勝選總統會在就職演說中適當緩和自己的立場,從而團結大多數,為順利施政創造好的氛圍。川普卻不然,他在就職演說中一如既往「描黑」美國的現實,重申自己偏激的政策主張。川普聲稱,「我只想讓你們知道,我接手了一個爛攤子。國內國外都是如此,一個爛攤子」。他的這種頑固立場,即使在「新政」麻煩不斷的情況下發表的國會演說中也並未放棄:「必須誠實面對現狀:9400萬美國人沒工作,超過4300萬人靠食品救濟度日。財政處於65年來最糟糕境況。過去8年新增政府債務比歷屆政府累加還多。北美自貿協定以來失去製造業1/4崗位;中國入世以來關閉6萬家工廠。去年美國貿易赤字達8000億美元。」但現實是,美國經濟穩健復蘇,失業率降到接近充分就業標準的5%以下,在其他國家發愁如何刺激經濟的時候,美國已經在為加息而撓頭,多麼幸福的煩惱,可惜川普毫不領情。

指望川普上任後「知難而退」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因為川普組建的團隊大多是其志同道合者,充斥著偏見和陰謀論。最關鍵的人物是白宮首席戰略官班農,此人可以說是川普政策的思想源泉、「首席意識形態官」。 引發全球譁然的旅行禁令就是由班農繞開國土安全部、國防部、國務院和司法部強行推出的。川普任命傑夫•塞申斯擔任司法部長,此人的聯邦法官任命,曾因被指控種族主義而遭國會駁回。上任不到兩周就黯然下臺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擔任國防情報局局長時,間諜人員就造出「弗林事實」(Flynn facts)一詞,來形容其罔顧事實的個性。

川普內閣中唯一有資歷的經濟學家是國家貿易政策委員會主席納瓦羅,此人2012年的紀錄片《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中,有一段中國刀刺美國地圖,導致血流不止的動畫。他說,中國實際上正在對美國發動經濟戰。 億萬富豪、商務部長羅斯在貿易問題上的立場也是所見略同。

當然,川普也不可能隨心所欲,因為他會受到四重制約:媒體、官員的「職業主義」、獨立的司法系統和國會。而這些制約因素以及川普的應激反應,正是潛在不確定性的來源。

制約之一:川普與媒體的關係已經無法調和,特別是在他宣佈媒體為「美國人民的敵人」並拒絕出席象徵意義很高的白宮記者協會年度晚宴之後。在言論自由的美國,這是一種自殺行為,任何政治家不可能不在乎媒體的影響,媒體的報導不僅影響總統的心情,也會影響到民眾的看法。川普對媒體報導他就職典禮人數大大低於奧巴馬的事情出現的情緒失控,表明他其實很在乎媒體。川普已經付出了代價,其國家安全顧問弗林被迫辭職,正是因為媒體的「深度」報導和輿論壓力。川普雖然惱羞成怒禁止CNN、《紐約時報》等媒體出席白宮新聞通氣會,但此舉效果只會適得其反。

制約之二:由於法律的保障,美國官員可以不懼怕上司而捍衛「職業尊嚴」。儘管川普可以撤換一些官員,但新任命的官員也會顧慮自己過度屈服于總統所帶來的法律和聲譽風險。被川普火線撤職的司法部長耶茨被很多人視為「英雄」,而新接任的司法部長塞申斯則陷入國會關於「俄羅斯門」的調查。FBI局長科米是另一個例子。在大選前夕,科米公佈希拉蕊「郵件門」的最新證據,一度被質疑是「暗助」川普。但如今他嚴辭拒絕白宮請他否認「俄羅斯門」的要求,為他洗白了過去的嫌疑,捍衛了FBI的獨立性。事實上,白宮屢屢出現「洩密」,導致白宮發言人斯派塞下令調查白宮職員手機,這也反映了白宮職員的「職業主義」促使他們對川普新政進行「軟抵抗」。

制約之三:獨立的司法系統。司法獨立是美國的立國之本。美國社會對司法的尊重可謂深入骨髓。當年戈爾與小布希為了佛羅里達的微小選票差距而勢不兩立,但法官判決一出,爭論立即停止。果不其然,川普旅行禁令一出臺,美國幾個州發起法律挑戰,川普敗訴,再上訴再敗訴。最終川普放棄繼續上訴到最高法院,因為一旦被最高法院判決敗訴,總統威信將備受打擊。所以,雖然川普依然嘴硬,說「那些所謂的法官」,但他也知道司法是難以逾越的紅線。3月9日川普公佈縮水版的旅行禁令,隨即夏威夷、華盛頓等多州宣佈法律挑戰,川普新政註定還要經歷多輪博弈。

制約之四:川普的國會遭遇戰尚未開始。從歷史上看,任何重大政策調整要在國會闖關都非易事。甘迺迪、雷根的減稅法案,都是在兩人「遇刺」後國會才放行的。雷根為了推銷他的改革,不惜一個個議員打電話推銷、拉關係,辛苦自知。比爾•克林頓的醫改無疾而終。奧巴馬雖然僥倖通過了「奧巴馬醫改」(Obamacare),但剛一卸任就面臨即將被廢除的殘酷現實。法案能否在國會過關,除了法案自身內容是否合理之外,總統的「人緣」也很關鍵。眼下共和黨雖然控制了參眾兩院,但不僅民主黨與川普水火不容,就連共和黨對川普也是愛恨交加。共和黨國會領袖里安、共和黨資深參議員麥凱恩等不少人都曾公開批評川普的政策和人品。可以預見,如果川普不改變他蠻橫粗暴的風格,發自內心支持川普的議員並不多。

川普對全球政治經濟影響的不確定性

川普最重要的口號就是「美國優先」,這一立場令美國的敵人和盟友都深感不安。川普在外交上給深最大的印象就是他對普京和俄羅斯的好感,而這一點不僅令人困惑而且令人不安。

首先,「美國優先」意味著美國不願繼續扮演「世界盟主」的角色,這令日本、歐盟深為驚恐。川普的國會演說語氣雖有緩和,但沒忘記加上前提條件:讓別人埋單。

其次,川普好賭的個性與自戀的人格,意味著「黑天鵝」事件概率大增。奧巴馬在大選期間曾言:川普不適合掌握核武器密碼。希拉蕊多次指責,「一個會被推特激怒的人不應該擁有發射核武器的密碼。」此言非虛。 《華爾街日報》最近報導,美國政府就朝鮮問題的戰略進行了內部討論,可能的方案包括動用軍事力量或推翻朝鮮現政權,以挫敗朝鮮的核武器威脅。朝鮮的武力自然難以與美國抗衡,但一旦金正恩鋌而走險,是否會危及韓國、中國人民的安全?這是歷屆美國總統投鼠忌器之處,但川普卻可能一根筋地考慮問題。他或許僥倖可以解決朝鮮問題,但賭注是韓國和中國人民的生命安全。

再次,「無知無畏」的川普很可能誤判形勢。以貿易戰為例,川普感覺自己是正義之師,美國人民是全球化的受害者。這既不符合事實,也不符合邏輯。況且,其他國家不會坐以待斃。假如美國懲罰中國,中國必定報復。美國在2009年對中國輪胎產品收取35%關稅,中國隨即宣佈對美國進口白羽肉雞徵收反傾銷稅。更關鍵的是,川普的懲罰中國的理論基礎是錯誤的:人民幣匯率低估。川普荒謬地認為人民幣低估而非高估。這種師出無名的貿易戰也會失道寡助。上世紀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在「以鄰為壑」思維模式驅使下出臺的「斯穆特-霍利關稅法案」(Smoot-Hawley)引發了一場全球貿易戰和「大蕭條」。

最後,川普正在成為「壞榜樣」。在川普當選的鼓舞下,歐洲的極右勢力欣喜若狂,高舉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大旗,特別是法國的勒龐。鑒於德國、法國都將在今年迎來換屆大選,一旦「歐洲的川普」勝選,歐元區、歐盟岌岌可危。英國脫歐事件尚未了結,全球又會出現新的不確定性之源。

川普能否順利完成第一屆任期的不確定性

提出這個問題並非無稽之談,因為:第一,川普是一個十分偏執的總統,喜歡冒險出風頭的個性註定了其總統生涯的不確定性;第二,他是億萬富豪,不在乎能否連任,就算第一屆搞砸了也無所謂,反正過癮了。

美國畢竟是法治國家,凡事須在法律軌道上運行。因此,對那些盼望川普早日下臺的人而言,最好的策略就是讓川普不斷犯錯,然後抓住把柄進行彈劾。當年尼克森就是在彈劾壓力之下被迫辭職,克林頓也因為生活作風問題險些被彈劾下臺。與尼克森、克林頓相比,川普被彈劾的概率不小:

第一,川普希望「魚與熊掌兼得」,既要當總統又不肯放棄川普商業帝國,利益衝突在所難免。川普至今不肯公佈納稅記錄。他還因為一家連鎖店將其女兒品牌的產品線下架而對其大加鞭笞。川普高級顧問康維代言第一女兒伊萬卡行銷的時尚產品,「去買伊萬卡的東西,我會這麼講,我會在這媦膜@條免費廣告:請大家今天都去買,在網上可以找到。」 哈佛大學憲法教授特賴布說,「你找不到比它更明顯的違反這條禁令的例子,也就是把政府職位當做移動看板。」川普把他的馬阿拉歌高爾夫俱樂部變成了「移動白宮」,俱樂部會員費大增。川普位於全球的商業樓宇也成為各國「公關利器」。

第二,「俄羅斯門」。大選期間川普對普京的莫名好感就令人懷疑。果然,川普團隊不斷爆出與俄羅斯的秘密接觸,先是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為隱瞞事實而閃電辭職,然後是塞申斯宣佈將回避任何與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相關的調查,包括俄羅斯對大選的干預。最近白宮又爆出向FBI施壓要求後者否認「俄羅斯門」而被拒絕的醜聞。此事疑點甚多,國會和民主黨人肯定不會放過任何扳倒川普的線索。

第三,不誠實。川普把說謊視為一種藝術。他在自己的書中談起做生意時提出了一條關鍵建議:做出宏大的承諾。「我會滿足人們的幻想,」他在1987年的《交易的藝術》中說,「人們願意相信某種東西是最大的、最棒的、最了不起的。我稱之為真誠的誇張。它是一種善意的誇張形式,一種非常有效的宣傳方式。」他的顧問康維所說的「另類事實」也成為流行詞。在這樣的邏輯下,奧維爾的《1984》突然在美國躋身暢銷書榜單就不奇怪了。

第四,川普的精神狀態。今年2月,35名心理健康學專家給《紐約時報》寫了一封公開信警告,川普在演講及其行動中表現出的「巨大的情緒波動」表明他可能無法勝任總統職位。一些精神健康專家認為川普患有自戀型人格障礙(NPD)。此類人格一般具有以下特徵:行為誇大,缺乏對其他人的同理心或尊重心,相信自己超凡脫俗,或者理應得到特殊對待,尋求過度的崇拜和關注,無法接受批評或失敗。

最後,如果其他辦法行不通,還有最後一招:美國憲法第25修正案。該修正案明確寫道:「凡當副總統和行政各部長官的多數或國會以法律設立的其他機構成員的多數,向參議院臨時議長和眾議院議長提交書面聲明,聲稱總統不能夠履行總統職務的權力和責任時,副總統應立即作為代理總統承擔總統職務的權力和責任。」

上帝保佑美國,上帝保佑世界。

文章來源:FT中文網/特朗普的三重不確定性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