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基礎建設記者會挨批不知所云 林全23日上火線說明

2017-03-21 659

行政院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首波說明挨批,行政院長林全21日表示,已檢討表達方式,23日他一定會盡可能說明清楚預算構想、目標相關問題。

記者盧素梅/台北報導【三立新聞網】

行政院將在周四行政院會通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並且在昨天先召開記者會說明綠能及水環境建設兩項計畫,但卻遭到批評內容不知所云,許多內容及數據都沒準備好,對此,行政院長林全今(21)日到立法院備詢前受訪時表示,「我們看了昨天的記者會,我也覺得很多地方沒有講得很清楚」,他已請發言人徐國勇檢討,希望在周四時相關問題,「我一定會儘可能把一些預算的構想、目標,跟各位說得清楚一點。」

林全表示,整個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條例,規劃是在周四行政院會通過,這時候應該能夠將計畫相關內容向社會大眾說明,但因這計畫涉及到好幾個項目,擔心一次講,可能份量太多,所以才規劃昨天先就其中水環境跟綠能建設部分,先請同仁做說明,今天再就數位建設做個說明。周四時他會親自就整個預算做個說明,包含軌道及城鄉建設。

林全並表示,昨天召開記者會是第一次說明,他認為可能是上周六規劃時,分工沒有很清楚,所以他們以為數字部分要等到周四他親自召開記者會時才說明,所以就沒有把很多具體數字拿出來。

林全強調,他已經跟發言人徐國勇講,說明時候要說明清楚,所以今天數位建設的數字應該會比昨天清楚。「當然,因為一個計畫涉及的部會很多,所以我們選擇幾個部會首長來回答,未必見得能講得清楚,我們有注意到在表達上的問題」。就這部分,他已經請徐國勇來檢討。

自由時報:有效領導與尾巴政府

自由時報社論指出,兩個月前,蔡英文總統在出訪中美洲的行程中,講過一句「公親變事主」的名言,這段話在當時所引發的社會爭論,直到今天,雖然已被更多淺碟型的事件給覆蓋,但是其背後呈顯的政府治理路線選擇的問題,事實上仍在不斷干擾著政府的效能與觀感。簡單的說,政府到底要做「公親」,或是要做「事主」,主政者自己先要有個譜,而後切實扮演其所選擇的角色,就不至於離譜。

公親與事主,也就是和事佬與當事人的區別,其實就是現代政治有關小政府與大政府的思想分途。英全政府如果自認是公親,那麼傾向的應是小政府主義,認為政府的角色要愈小愈好,主張憲政主義、市場經濟、維護個人自由。最典型的就是美國雷根總統,他在就職演說上向美國人定調「政府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很是經典;其於任上減少政府干預、解除商業管制等等政策作為,讓人輕易分辨他信服自由市場機制的治國抉擇。

反之,英全政府如果是事主,那就是大政府主義的概念,是凱因斯理論的認同者,主張政府應該發揮介入的功能,透過財政政策及貨幣政策兩大工具,在蕭條衰退的時代積極振興經濟,以維護社會正義、勞工權益、進行財富分配。推行「新政」的美國羅斯福總統,是另一個代表性人物。

從大選時的競選政見,如創新、就業、分配,到上任十個月以來的主要政策脈絡,如五加二計畫、一例一休、基礎建設等等,很清楚的,這個政府走的是大政府路線,也就是事主的角色。既然民選總統自許要做個大有為的政府,要成為拚經濟的火車頭,當然就無由可閃、無處可躲,必須要勇於領導,出面說服,待爭端出現時,要能理解歧見的根源,並且提出解決方案,這才是適格的表現。

最忌諱的,就是習慣主導,但忌憚負責,因此公開放棄領導,甚至由於對客觀形勢認識不清,缺乏信心,往往會把部分被放大的意見,當作是絕大多數的主流意見,進而迎合追隨之,以為可以找到一條最安全、個人不受折損的捷徑,卻反而因此淪為跟在少數民意後面的尾巴。這種「尾巴主義」,很難是個稱職的事主,也必然無從去爭取廣大人民的掌聲。

言至於此,一個很簡單的執政邏輯已經再明白不過,要嘛就不要管太多,把精力放在過時法令鬆綁的龐大修法工程上;若執意要管到連大家的休假該怎麼休都要插手,就該一路領導、負責與善後。一例一休的「三贏」,不會自動從天上掉下來,勞動部要主動去找勞資等利害關係人對話溝通,加速拿出對策,理順此一政策可能衝擊經濟成長、反而惡化分配的各方疑慮。至於行政院在本週四即將公布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牽涉的層面與幅度,尤其是犖犖大者,在有關的特別條例送進立法院審議前,更要有擔當的進行充分的政策解釋與說明。

蔡總統、林院長日來陸續到地方去提前宣布的基建方案,例如嘉義市二七五億的鐵路高架化,基隆連結南港的八十億輕軌工程,台中水湳會展中心四十二億經費等等,儘管只是擴增到近兆計畫的局部揭露,但是大致已經出現了若干討論,包括:以特別預算執行,透過舉債取得財源,如何避免對民間投資造成排擠,整體計畫的前瞻性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期望帶動的發展願景是什麼,當地的實際需求究竟怎麼算出來的,納稅人也希望看到完整的成本與效益評估,以確保未來不會債留子孫,乃至地方諸侯搶錢綁樁的弊端,又該如何防止?

問題的癥結是,政府究竟要做大政府或小政府?如果是大政府,以上的種種這些問號,今後恐怕不能再以「修法時為何不說」卸責,現在就要真誠聆聽、詳盡釋疑、修正調整、補強疏漏,才能凝聚出國民最大的支持共識。唯有這麼做,這個政府才是在有效領導,而不是一個尾巴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