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對司法改革期待是什麼?

2017-04-07 1468

若依目前司改內容看來,整個把台灣司法制度翻了過來,根本不可行,很多法律人視這場司改只是大拜拜,有些立法委員更揚言,司改最終還是要由立法院決定,不可能像現在漫天喊價,沒有法理原則、沒有法律邏輯等亂改。這當然是很好的把關,但若這樣一來,蔡英文總統何必來一場司改大拜拜,現在如何收場,是不是蔡政府另一戰場?

陳敏鳳 / 評論

司法改革最近吵著沸沸揚揚,但其太有專業性無法引發民眾的共同參與感,不過抓了幾個目標例如許宗力、邱太三及陪審制,因此成為司法改革的焦點。若依目前司改內容看來,整個把台灣司法制度翻了過來,根本不可行,很多法律人視這場司改只是大拜拜,有些立法委員更揚言,司改最終還是要由立法院決定,不可能像現在漫天喊價,沒有法理原則、沒有法律邏輯等亂改。這當然是很好的把關,但若這樣一來,蔡英文總統何必來一場司改大拜拜,現在如何收場,是不是蔡政府另一戰場?

去年就職典禮上,司法改革聲音最大,也許人民只是要求法律可以更具有親近性,例如法律文書要不要白話文,對於有冤案者有沒有充足的申訴管道,如果像郭瑤琪案在提出重審時,是不是應該迴避過去曾參與判決的法官,否則要提重審或最高上訴要幹嘛?

又如台灣法律史上曾臨時換法官的案例,例如扁案,以及為何案件未審及可一字排開宣布必辦到底,其中又有檢察官以不正當方式交還辜仲諒返台作證,這些法官如何受到懲治,如何讓不適任的法官有退場機制,以及最高法院是可以統一一些不同的見解,讓法律在示人之際可以更一致性,避免法官心證的影響等等。

台灣人民真的需要陪審制嗎?在很多實施陪審制的國家,多屬於非大陸法系,他們法律沒有法條,有些是一堆判例構成的法條形式,但台灣目前是大陸法系的作為,有具體法條,如果要民眾去陪審,有些法律界人士認為,台灣至少要先培養陪審民眾一些基本法律知識,例如從國中開始,到高中大學必修民法刑法幾個學份吧,否則進去只憑常識,如果沒有常識,又沒有常看電視,只有用感情同情心情三情來陪審,這無形也可能造成若干的冤案。

現在很多人批許宗力和邱太三不肯開放,但在沒有充分準備及配套措施,就貿然開放。屆時司法改革將是一場大災難, 這兩位首長的謹慎並不是沒有道理。

邱太三擔任法務部長,最近被痛罵的一次,就是在憲法法庭對同婚採取了中南部說法,說有人問他,一旦同婚那祖先牌位考考妣妣怎麼寫?有人認為邱太三在憲法法庭談這些民俗有失格調,應該引經據典,但反應中南部風俗就不行?

事後,有位可能也認為邱太三發言不當的法律系教授,現在誰家裡還擺牌位?結果有四分之一學生證明自己家裡還是有擺牌位,上面的確刻的就是考考妣妣。那是一種現實,也就是民意中有一半是反對同婚者,這種民意也需要被尊重。

法律的確在台灣社會發生了一些亂象,不管是藍的還是綠的,司改國是會議搞得跟大拜拜一樣,也沒有人可以用白話文跟大家說明可能有什 麼改變,這種攸關人民權力的事情,竟像玩家家酒一樣,令人不解。最近有要力砍司法官禮遇及總統禮遇,完全不考慮這些禮遇的設置有其用意,禮遇並非退休金,退任後的總統一個月七萬五千元真的夠嗎?

三一八學運要不要有罪那是一回事,可是司法官用了市民不服從的理由來判無罪,恐怕太陽花學運的人都看得很不懂,唉,也許那位立委的話可以讓大家放心一下,一切還是要回歸立法院的,希望立委可以有判斷能力。

【圖片為司改國是會議資料照,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