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民調小贏賴、朱,卻露出敗象

2017-04-10 3033

從北市長初選民調來看,柯文哲在「適合度」的評比,及與各可能競爭對手的「支持度對比式民調」來看,確實都暫居領先。但是,即便柯文哲仍有相當高的機會,繼續成為泛綠陣營所整合出的唯一候選人,但是,此次他要爭取連任所面臨的挑戰,與他首次參選台北市長相比,恐將遠超乎他本人與外界的想像。

吳子嘉 / 評論

《美麗島電子報》公布最新台北市長初選民調,得出兩大重大警訊。第一,民進黨雖嘗試積極派「自己人」問鼎北市長寶座,但從數據來看,即便是由賴清德出征,台北市民恐怕還是不埋單;第二,柯文哲的民調雖領先賴清德、朱立倫等人,但從柯本身的政績、團隊問題,到整體政治情勢走向、柯與民進黨之間的矛盾,及北市選民結構等因素綜合評判,柯文哲有很大的可能,將會成為繼陳水扁之後,第二位無法連任台北市長的人。

從《美麗島電子報》委託戴立安先生所做出的北市長初選民調來看,柯文哲在「適合度」的評比,及與各可能競爭對手的「支持度對比式民調」來看,確實都暫居領先。但是,即便柯文哲仍有相當高的機會,繼續成為泛綠陣營所整合出的唯一候選人,但是,此次他要爭取連任所面臨的挑戰,與他首次參選台北市長相比,恐將遠超乎他本人與外界的想像。

避雙北雙輸 綠禮讓柯

首先,泛綠整合部分,賴清德雖在綠營接班梯隊中名列前茅,本身又有五星市長的政績加持,但從民調來看,天龍國人比起其他地區的選民,顯然沒那麼熱衷賴清德。所以,即便賴清德早已被視為「總統級A咖」,但與柯文哲進行一對一支持度調查結果,柯文哲35.2%VS.賴清德32.3%,賴清德還是輸了2.9%;而在「適合度」調查結果,柯文哲44.6%VS.賴清德40.4%,也落後給柯文哲4.2%,如此一來幾乎可以確定民進黨無法徵召賴清德參選台北市長。柯文哲變成民進黨台北市的唯一選項。

對藍軍而言,「光復台北市」本來就扮演極具關鍵的戰略意義,無論綠營由誰披掛上陣,台北市都將成為追求重返執政的橋頭堡,尤其在蔡英文政府政策不滿意度高達58%之際,台北市藍綠板塊已經悄悄的發生變化,恢復到藍大於綠的局面,泛藍35.1%VS.泛綠26.6%VS.中立34.4%是本次民調最新的結果,更增加藍軍勝選的機會。

只是,柯文哲的問題,並非如何成為綠營唯一候選人,而是如何解決眼前對他極具不利的內外情勢。

政績差 團隊弱

先就內部問題來看,根據《美麗島電子報》的民調顯示,選民對柯文哲的整體施政滿意度,已確定進入死亡交叉,不滿意度47.6%比滿意度41.2%多了6.4%;原本最挺他的中間選民,也有4成1的人不滿意他的施政,比認為滿意的更多。

再者,2年前一群願意替柯文哲賣命的輔選功臣,不是跳船,就是漸行漸遠,甚至是公開唱衰;更可悲的是,目前台北市政府仍然看不到一個完整的執政團隊,整個市府一盤散沙,還留在柯文哲身邊的,絕大多數是為混口飯吃的「打工仔」毫無向心力,真正能打仗的是屈指可數。試問,2018政權保衛戰該怎麼打?還是說,柯文哲真以為只要靠一位忠誠不二的蔡壁如,就能打通關?

若進一步從外部問題來看,柯文哲的未來恐怕是更加悲觀。

空氣票 恐難抗衡鐵票

首先,此次民調顯示,原先被媒體視為國民黨北市長大熱門的張善政,其支持度並未如想像高,與柯文哲一對一PK,張善政以28.1%落後柯文哲43.6%超過15個百分點;但是,一旦是由朱立倫對上柯文哲,柯文哲以40.0%領先朱立倫37.6%幅度立刻縮小至僅領先2.4%。

不可諱言,朱立倫擔任新北市長以來,市政作為確實有一定的成績。因此,若他真有意轉戰台北市長,在目前民調與柯文哲在誤差範圍內的基礎上,預料將對柯造成極大壓力。

更進一步來說,國民黨終究是百年老店,基層組織始終存在,尤其是在藍軍大本營:台北市,這項優勢更是不容忽視。但反觀柯文哲,過去雖拿下逾80萬票的支持,主要原因是承接太陽花運動的風潮,訴求「世代正義」催出大量年輕的「空氣票」;根據調查顯示,目前支持柯文哲的主要特徵為男性、或20至49歲、或大學以上教育程度、或自認中立的選民。換言之,柯文哲未來選戰成敗的關鍵仍然是「年輕空氣票」,而當對手是朱立倫時,柯文哲將面臨執政政績的檢驗比較,無法再靠著相對剝奪感「階級矛盾」的抽象訴求。因此,面對朱立倫左握新北政績、右拿組織鐵票來勢洶洶,柯文哲恐怕不能繼續仰賴說錯話、裝可愛來騙選票。

但柯文哲受到的威脅難道只有這樣?當然不是。

軍公教不滿中央 柯文哲難躲海嘯

因為,柯文哲雖自詡白色力量,但要贏得連任,終究還是得仰賴綠營選民的相挺。問題是,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政績乏善可陳,民調持續下滑,若無意外,大方向仍是會持續「向下走」,差別只在於幅度大小。因此,柯文哲若要爭取綠色選民支持,就某種程度來說就得與民進黨政府靠攏,問題是,當他這麼做的時候,必然會嚇跑不少中間乃至於淺藍選民的支持,讓他陷入怎麼做都不對的窘境。

回過頭來說,假若柯文哲還是想要拿到中間、淺藍選民的支持,那麼,當他與民進黨政府切割時,試問,民進黨支持者看在眼裡會作何感想?毫無疑問的,綠營支持者的投票率當然會受到衝擊。

更嚴重的是,隨著蔡政府力促年金改革,軍公教人員基於被剝奪的不滿心態,必然會想透過選舉表達憤怒;而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自然會成為這群選民的出口。或許有人會說,地方縣市首長與年金改革並無直接關聯,但是,這就像2014年一樣,馬政府的衰敗,其實就直接牽動國民黨在地方選舉的失敗,當時的柯文哲還因此「獲益良多」。

同樣道理,預料2018年,將會有不少軍公教選票,會因為為了教訓中央政府,而把票投給國民黨候選人。這波政治海嘯,柯文哲很難避得掉。

而這裡所稱的「軍公教選票」,數量很有可能會成為扳倒柯文哲的關鍵力量。因為,光以台北市政府的公務員來說,人數就多達8萬;若再以每位公務員能影響的家人、親友來看,這群公務體系的泛選票就是30萬上下;再加上居住在台北市的中央政府機關公務員,都將成為柯文哲不可承受之重。

因此,整體來看,從柯文哲個人政績的乏善可陳、輔選團隊的欲振乏力,到競爭對手掌握厚實政績、基層組織實力,乃至於他必須概括承受選民對中央政府的不滿,預料2018年,這位大話市長的連任之路將會是時運不濟,前途多舛。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