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李明哲 蔡總統請站出來

2017-04-12 13063

歷史經驗的省思是最好的良師。回看2012年8月9日馬英九以總統身分對營救鍾鼎邦首次公開下達強力救援指示,8月11日鍾鼎邦即獲釋返台,而今面對同樣脈絡邏輯的李案,蔡英文總統是否該思考如何以歷史為師?

余莓莓/評論

NGO人權工作者、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在中國「被失蹤」迄今已逾25天,陸委會終於在日前召開國際記者會,主委張小月在對中方表達嚴正抗議與不滿的同時,提出了「三個儘快」: 要求中方儘快說明案情真相、儘快公布關押地點、儘快同意家屬探視。揆諸既往脈絡過程高度相似的鍾鼎邦事件,我們以為,除非我政府在私下的處理斡旋中,已相當程度有把握能在短暫期限內讓李明哲案就陸委會上述「三個儘快」的要求達標,這樣的低調與忍讓猶可令人理解與支持,否則官方至今的反應速度與救援強度未免令人失望,蔡總統甚至應該挺身而出,發揮救援李明哲臨門一腳的關鍵作用。

回顧2012年的鍾鼎邦事件,當年智研科技創辦人也是法輪功的學員鍾鼎邦,於6月15日赴其父祖籍地江西探親,卻在6月18日返台時在贛州黃金機場遭贛州市國家安全局以「協助調查法輪功」為理由非法拘禁,霎時之間鍾鼎邦身陷沒有律師陪同、無法與外界聯繫、家屬無從得知所在,下落及處境不明的危險境地。在鍾鼎邦失聯的隔日,鍾家瑜6月19日就向海基會陳情,6月22日更在民進黨立委與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張清溪陪同下,於立法院召開「緊急營救台灣法輪功學鍾鼎邦」記者會。6月23日法務部檢察官確認鍾被拘留於贛州國家安全局,並告知家屬。6月27日,中國新華網發布新聞,指控鍾鼎邦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依法對鐘鼎邦採取監視居住強制措施。

為救援鍾鼎邦,鍾家人以各種方式呼籲國內外各界協助,在國內,不分朝野包括國民黨、民進黨等跨黨派立委連署,呼籲馬英九總統營救。民進黨、台聯黨的主席並呼籲馬英九總統公開表態要中共當局無罪釋放,也呼籲北京當局胡錦濤、溫家寶即刻「無條件釋放」。在民間,則有逾10萬人連署簽名送交總統府要求營救,社團方面包括台灣人權促進會等30多個民間團體發起組成「營救鍾鼎邦行動大隊」,並選在 「江陳會」會前召開成立記者會,訴求「鍾鼎邦沒回家,陳雲林不用來」;在國際,歐洲議會副議長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致函馬英九總統,「盡一切努力來確保鍾鼎邦獲有律師保護,除非他觸犯任何國際法的規定,應確保他獲得釋放,並且應尋求中國大陸保證在鍾鼎邦被拘留期間不會遭到酷刑或不人道待遇。」。美國國會台灣連線共同創立人、資深眾議員達納•羅拉巴克也親函馬英九,要求他和台灣政府要強烈抗議台灣公民鍾鼎邦遭中國無端綁架,台灣不應該在自己人民被俘時袖手旁觀、沉默以對。國際特赦總會台灣分會公布倫敦總部也發出對鍾鼎邦的緊急救援聲明,啟動全球150個分會營救鍾鼎邦,並且透過BBC等國際媒體報導後,讓鍾鼎邦案件成為國際矚目的人權事件。

原本態度消極被動的馬政府,在囿於國內外的巨大關注壓力下,總統馬英九總算在8月9號「江陳會」的首日,透過發言人范姜泰基具體公開表態「行政部門協助之外,並要求隨時回報進展,一定要積極爭取,絕不能絲毫鬆懈,讓鍾能早日獲釋、回到台灣。」,兩天後的8月11日,在歷經55天的煎熬後,鍾鼎邦終於獲釋回台。

離奇的是,就在鍾鼎邦獲救前夕的8月8日,時任國民黨立委的蔡正元表示,「應鍾妻李雅敏要求」在7日秘密帶李雅敏出發前往中國江西省南昌探視鍾鼎邦,並呼籲兩岸冷靜處理。然而蔡正元的相關舉動卻令鍾鼎邦的家屬相當不滿,他們表示,7日晚間在總統府前聲援晚會,才突然獲悉此事,事前全未獲悉、亦未獲徵詢。鍾家並發表聲明,堅持「無罪釋放」外,並要求蔡對李雅敏在大陸的人身安危負責,呼籲各界持續向馬英九要求緊急救援,不接受中國大陸方面任何直接間接的威脅,非經鍾家全家人同意,蔡正元不得代表鍾家人同意中國大陸任何單位所提出條件或要求,而當時蔡正元正是透過李敏俊介入本案。

兩相對照,可以發現鍾案與李案在性質與脈絡上竟存在驚人的相似性!當事人所參與的都是令中國官方敏感的社團,都是在中國境內「被失蹤」,並在事件曝光後被指控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但中國官方卻不願公布真相,也不讓律師陪同與家屬探視。過程中同樣有蔡正元、李敏俊的出現,也都顯示其與中國官方有一定程度的聯繫,手法俱為不循兩岸兩會正常機制而另行私下運作,結果當事人家屬亦皆拒絕委託處理,在請求官方協助的同時,積極向各界發聲展開救援。然而,基礎不同的卻是,鍾鼎邦本身不僅具有竹科高階人員的雄厚社經人脈,更是國際知名受迫害宗教社團法輪功的成員,且具有向以團結著稱的客家族群身分,在這樣的有利條件下,鍾案總算能在外有歐洲議會、美國國會、國際媒體高度關注,內有國內朝野不分黨派、民間數十公民團體聯手強力聲援,最後更在馬英九以總統身分透過發言人公開表態起到臨門一腳作用的態勢下,鍾鼎邦才能在歷經近兩個月的磨難後平安返台。與之相較,李明哲作為一般非政府組織工作者,其能量與聲量只恐是難以比肩,前景令人更加憂慮。

委實,事態發展至此已近月,呈現的是國際媒體報導不足,包括美國與歐盟在內的主要國際社會成員仍未見政府部門有何關注或行動,台灣內部也因國民黨立委客氣缺席立院會場,讓李案無法如同鍾案般提出國會的跨黨派聯合聲明,不只如此,國民黨全黨上下甚至坐視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對李明哲的妻子李凈瑜冷嘲熱諷而毫不節制,所有參選黨主席的候選人對此案迄今不置一辭,彷彿李明哲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這樣的政黨著實令人齒冷。至於本應最被家屬信賴與依靠的台灣政府,一場姍姍來遲的國際記者會,除了發表三點要求外,未見宣示任何具體的可能救援方案或反制對應措施,總統府方面也只是表達關心。我們難以理解,這樣的低調克制,是否意味著我方已確認必須維持這樣的表象才能真正達到解決問題的結果,果爾,國人自當予以理解、尊重與支持。然,若事實真相並非如此,則在救人孔急、參考前例與審度時局的綜合考量下,我們在此要鄭重呼籲,請蔡總統明快決斷,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發揮最大的營救效果。這樣的判斷是基於以下理由:

第一,領袖作為國家主權的象徵,蔡總統一旦以元首身分出面宣示立場與具體要求,中共否認中華民國存在的荒謬性自然畢顯,而兩岸問題國際化恰恰是北京方面最不樂見;第二,領袖又是該國人民總意志的代表,特別是兩國之間發生爭端之際,一國總統對外的正式發言與訴求,必能獲得國際媒體的高度重視與報導,尤其李案關乎人權與法治,屆時國際輿論聲浪不只將形成北京政府的壓力,國際人權組織由此汲取更多能量,更可能導引美歐等民主國家其國會的注目與關切,對李案的解決提供助力;第三,中共十九大將在今秋召開,面前正是習近平全心安排人事布局、鞏固權力的要緊時刻,習如何也不會希望在權鬥正酣之時多添干擾因素,且破壞自身在國際上的形象。事實上,中共之所以註銷李凈瑜的台胞證,無論如何要阻擋李凈瑜飛往北京上告,主要就是基於北京乃各國駐中媒體的雲集所在,一旦李凈瑜在北京現身,李明哲事件恐將喧騰國際,損及中共與習近平的顏面,李敏俊之所以警告李凈瑜絕對不能前往北京曝光此事,否則中國就會在電視上公布李明哲的認罪錄影並據以判刑,也是基於同樣的思考。由此可見中共方面擔憂此案公諸於世引發注目的高度心虛,而這正也是中共方面弱處之所在;第四,李案關乎蔡政府的核心價值與統治威信,若本案繼續拖延下去,但見李凈瑜與相關的公民團體、人權組織極力奔走營救,而政府方面卻拿不出強而有力的作為或說明,那麼台灣人如何能信任這個政府具有足以保護人民乃至處理兩岸事務的能力?第五,對於李凈瑜女士堅持救援李明哲應依循文明國家的正常處理方式,要求公開、透明、踐行正當法程序,果斷拒絕蔡正元、李敏俊的私自另闢救援管道,我們除了在此感到由衷敬佩與不捨外,也請政府方面深刻思考,退一萬步想,設若李女士基於救夫心切,情急之下接受蔡、李的介入,拒絕正式的官方救援管道,此將不啻向北京昭示,其刻意邊緣化台灣政府分化手法果然有效,從此我方公部門在處理兩岸事務的能量只會更形弱化,對此蔡政府不能不有所警覺並及時因應。

歷史經驗的省思是最好的良師。回看2012年8月9日馬英九以總統身分對營救鍾鼎邦首次公開下達強力救援指示,8月11日鍾鼎邦即獲釋返台,而今面對同樣脈絡邏輯的李案,蔡英文總統是否該思考如何以歷史為師?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