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將進一步背離民進黨!?

2017-04-13 6397

民進黨要重獲年輕人支持,提名年輕候選人當然是正面好事,但是更重要的是整個中央執政能不能展現年輕氣息,尤其是政策能不能令年輕人貼心,無疑地才是更重要的關鍵。偏偏中央在這一點上面表現經常是背道而馳。像公教年金改革就是一個例子。

林濁水/評論

在2018縣市議員選舉將採取「創新的提名制度」,徵召年輕人參選,初步鎖定11個選區11個席次,徵召35歲以下的年輕人。無論從黨的未來發展或選舉的現實考量,這一個重視年輕人的作法都合情合理。

2014和2016兩次選舉民進黨空前大勝,年輕人對國民黨的集體性背離是最關鍵因素。

2014天龍國台北市長選舉在投票前兩天,依TVBS調查,20∼29歲年輕選民,對柯文哲和連勝文的支持度落差,居然拉大到難以想像的67%比19%的程度;2016總統選舉,選後兩天追蹤調查,20∼29歲選民投票給蔡英文和朱立倫的分别是42%和13%,落差同樣恐怖。

在兩次選舉中年輕人甚至把台灣政治的基本盤澈底翻轉了過來。在過去,選舉,藍大於綠是台灣從未改變的政治基本盤,雙方民眾的政黨立場,藍綠落差最大時甚至達到了藍45%綠20%的程度;但是2014後出現了黃金交叉,倒過來,最大落差是綠40%藍20%。

現實是這樣,民進黨被批評組成了歷年來最老內閣之後,在2018年選舉透過提名策略回頭鞏固年輕人的支持是勢所必然的亡羊補牢。

提名年輕人是正面的,但是要鞏固年輕族群的支持,只提名年輕人恐怕是不夠。因為年輕人在白色力量中崛起,而2012到2014呼嘯街頭的白色力量基調是反藍又不信任綠,他們縣市長或總統選票雖然投給民進黨,但是縣市議員、立委,尤其是複數名額的不分區立委選票向時代力量或社民黨滑動就會成為自然趨勢。

2016的選舉這現象非常明顯。本來民進黨對獲得17∼18席不分區立委信心滿滿,這也就是說,民進黨可以把時代力量的支持度壓在6%左右,而自己獲得45%,不料兩岸政策協會1月5日公布的民調,發現不分區部分民進黨支持度落到30.4%,時代力量支持度竄升到10.8%。對這份調查,民進黨本來不以為意,但是很快的民進黨在自己的調查中發現情況還要更糟,民進黨候選人公開說時代力量可能會6席全上,而民進黨將從17席下修到12、13席。假使兩黨席位是6比12,那等於時代力量得票率將達到了18%,而民進黨可能只有30%。於是民進黨由黨主席帶頭高喚政黨票不要分票,要搶救民進黨的不分區;這時碰巧發生了周子瑜事件,民眾感受到國家主權受到傷害,產生強烈鞏固國家領導中心的意志,兩個事件交互作用才把民進黨不分區的選票拉回來獲得了44%,使時代力量剩下6%而令民進黨喘了一口氣。

2016不分區立委的選舉進程,說明的是蔡英文個人的總統選舉雖然年輕人的選票多得驚人,但是這些年輕選票並不牢固,隨時有飄走的可能。

最近美麗島電子報做了一份台北市長選情的民調,證實了對民進黨來說這情況已經演變到比2016年更嚴重的程度。

這一份民調第一個發現的是柯文哲市長做得令民眾肯定度偏低,對他感到滿意的民眾只有41.2%,不滿意的卻高達47.6%,他可以說「敗象已現」。

這一份民調第二個發現的是,縱使柯文哲出現了敗象;但是假如要競選台北市連任的話,賴清德、朱立倫、張善政這些藍綠明星卻仍然都不是對手。

在一對一的調查中,整個民眾支持度柯文哲是35.2%,賴清德32.3%;而朱立倫是37.6%敗給柯文哲的40.0%。這個不合理的現象,郭正亮直白地說「台北市民眼看民進黨始終受困於執政不力,國民黨始終受困於空前內鬥,至今仍然充滿了2014年『寧選柯P、不選兩黨』的賭爛情緒,即使國、民兩黨分別推出最強棒朱立倫和賴清德,柯文哲2014年遊走藍綠、同時批判兩大黨的中立策略,如今竟然繼續有效。 」他這解釋精準有力。

中央執政拖累地方選舉的現象,早在今年二月分美麗島做的新北市長選情調查中其實就已經被發現了。新北市對參選市長有興趣的傑出立委吳秉叡、羅致政、高志鵬三個人和新北副市長侯友宜比支持度時,竟然沒有一個人能達到侯友宜3分之1的。民調出來後羅致政強調,這完全是被中央執政不力拖累造成的。

四月這一份民調第三個發現的是,如果鎖定年輕人當調查對象問支持度的話,那就更驚人了,20∼29歲的民眾中,支持度居然是柯文哲62.6%,賴清德17.9%!

民進黨候選人對年輕人失去吸引力的情形,在二月分新北市的民調,也可以做一個佐證。如果問市長的民眾支持度,民進黨吳秉叡、羅致政、高志鵬和時代力量黃國昌相比的話,在總體民眾中4個人相差不多,而黃國昌還算其中稍低的,但是如果比的是20∼29歲民眾的話,黃國昌竟領先三人達一倍左右,實在差太大了。
依這兩份民調顯示的數據,我們甚至可以說從現在直到未來,民進黨要拉攏年輕人的支持,勢必比2016大選時還辛苦。未來假使發生年輕人選舉支持鬆動時,不只是滿意度一路下滑的蔡總統没有辦法把他們拉回來,甚至滿意度名列全台灣政界前茅的民進黨政治明星像賴清德或陳菊都做不到。

從民調上看來,藍色人士對年輕人仍然沒有吸引力,因此,年輕人對民進黨的支持游離,國民黨佔不到什麼便宜,但是兩份民調都說明只要有像柯P或黃國昌這樣的兩大黨之外的人士出來的話,年輕人的支持就會向他們集中。

這對未來要選縣市議員或立委的民進黨無疑地是非常嚴重的警訊。

吸引年輕人和候選人本身年輕不年輕顯然關連不大,像柯P年輕人支持度雖然超高,但是他的年齡並不比賴清德低,兩人是同樣歲數,比起他的手下敗將連勝文,柯甚至還年長了一大截。

民進黨要重獲年輕人支持,提名年輕候選人當然是正面好事,但是更重要的是整個中央執政能不能展現年輕氣息,尤其是政策能不能令年輕人貼心,無疑地才是更重要的關鍵。偏偏中央在這一點上面表現經常是背道而馳。像公教年金改革就是一個例子。

對於年金改革,年輕和資深公教立場尖銳對立,目前政府的方案受到資深公教激烈反彈固然不在話下,而年輕的一輩,他們的不滿只有更加強烈,因為在政府的方案中,資深的一代的利益雖然被削減了,但是在總統府強調年金改革至少要保護一個世代的人都領得到的原則下,事實上可以一輩子都保住遠比OECD國家平均值都優厚得多的月退;其實代價就是年輕的一代,在20、30年後要退休時,他們的儲金卻早就被資深一代領空了。試問一旦年金改革按這樣的案子通過,將來在選舉時,民進黨提名的年輕候選人要怎樣面對他們同一代的公教人員?因此,蔡總統的年金改革方案等於讓當權資深的繼續支持國民黨,把年輕的趕到時代力量那邊去。

再強調一次提名年輕人是好事,但是政府心仍然老態橫秋,政策仍然猶豫不決,甚至只照顧自己當權一代的幸福,年輕人的票仍然是守不住的。

【圖片為資料照,翻攝自洪慈庸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