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亞洲世紀的終結

2017-04-14 656

美國是造就還是妨礙了亞洲世紀?華盛頓需要在失去平衡之前搞明白亞洲人想要什麼,它自己又想要什麼。

英國《金融時報》北京分社副社長韓碧如評《亞洲世紀的終結》一書,美國是造就還是妨礙了亞洲世紀?華盛頓需要在失去平衡之前搞明白亞洲人想要什麼,它自己又想要什麼。

文章全文如下:

我們才剛剛習慣於認為自己生活在「亞洲世紀」,「亞洲世紀」可能就已經全部結束了。邁克爾•奧斯林(Michael Auslin)在《亞洲世紀的終結》(The End of the Asian Century)一書中提出:「我們正處於全球時代精神變化的轉捩點,從歡慶一個強大且不斷增長的亞洲轉向為一個虛弱而危險的亞洲而擔憂。」

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上臺的一個初期後果是,關於美國在亞洲戰略角色的假設被推倒重來。歸根結底,這本書傳遞出的訊息是,面對日益強大的中國,美國應該維持在亞洲的角色。不過,這種想法是前川普時代的華盛頓的產物,在那個時代,奧巴馬/克林頓的「重返亞洲」戰略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主導著議事日程。

此書將幫助讀者補上一課最近的歷史——奧斯林寫道:「我們西方人在思想上還未跟上全球化對亞太地區的改變。」但關於亞洲人如何看待中國的崛起、美國的角色或亞洲地區的未來,此書並未提出多少有見地的觀點。這是一本關於亞洲存在的風險的休閒讀物,沒有探討亞洲人能夠提供哪些解決方案。

此書作者是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日本問題專家。他駁斥了如下觀點:亞洲(其實就是中國)將繼續興旺發展,最終摘取「全球領導者」這頂難以獲得的王冠。在美國,許多人的確在不瞭解中國局限性的情況下接受了這一觀點,因此這是一個有用的起點——他寫道:「上世紀80年代,西方觀察人士以為日本會永遠增長下去。類似的看法仍然主導著許多關於中國的討論。」這一類比也是中國學者和政策制定者十分在意的,他們對中國一連串資產泡沫在未來可能導致的代價感到擔憂。

中國經濟的驚人增長的確在放緩,但奧斯林並未深究其結局會如何。歷史上,當中國處於和平時期,其經濟的龐大體量就會將周邊的國家吸入自己的軌道。柬埔寨和老撾已是唯北京是從;蒙古國、緬甸、泰國和朝鮮艱難地抗拒中國的引力。

諷刺的是,一個增速急劇放緩的中國也對亞洲地區造成問題。面向一個不斷萎縮的市場的面子工程和基建導致的債務,再加上腐敗的親中國精英階層,可能會導致民眾不滿。

這種情況可能會誘使中國在海外出手干預,民族寬容可能會轉變為種族關係緊張。此外,在亞洲多種多樣的穆斯林社區,中東原教旨主義的吸引力也是一個問題。

奧斯林對圍繞南中國海的軍備競賽問題更為熟悉,這部分論述引出一個建議:由美國的各盟友組成「同心三角形」,借此遏制中國。他關注於可能爆發危機的地方,卻低估了多面的中美關係如何起到穩定局勢的作用,讓中國得以「和平崛起」。

奧斯林惋惜亞洲缺乏一套「安全架構」——這是不久前在北京召開的一場安全會議的主題。如中國參會者明確指出的,歐洲的北約(NATO)建立在一個共同假想敵的基礎上。中國會成為一個亞洲版「北約」的敵人嗎?中國的重要性使得這樣的結果不是任何一個亞洲國家和大多數美國利益集團想要看到的。

在亞洲,戰略涉及關係網,盟友和敵人之間沒有明確的界線,可以基於相對優勢和弱勢經常調整戰略。可以把它想像成圍棋,在圍棋中,戰略性地布子可以讓贏家忽然翻盤。

中國正在南中國海節節前進,試探著美國保護臺灣的意願——即便許多中國技術官員(很可能還有習近平本人)懷疑中國的軍隊名不副實。其他人擔心(包括臺灣投資在內的)外國在華投資會出逃,擊潰中國經濟、讓中國遭遇劫數。與此同時,美國與朝鮮之間脆弱的僵局因華盛頓政局而難以化解——美國的政治局勢阻礙其與平壤直接接觸,這種做法會改變整個棋局。

美國在亞洲的角色是造就還是妨礙了「亞洲世紀」?華盛頓需要在自身失去平衡之前搞明白亞洲人想要什麼,它自己又想要什麼。

(《亞洲世紀的終結》,邁克爾•奧斯林(著),耶魯大學出版社)

文章來源:FT中文網/書評:《亞洲世紀的終結》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