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瘋了嗎?

2017-04-19 11834

政黨唯有走中間,才能取得最大公約數,才能得到極大化選票,國民黨在勞基法提兩例是大失敗,在年改放棄提案也是大失敗,連藍軍主流趙少康也公開主張要提版本,打了當時節目中某位陳姓立委巴掌,國民黨這樣走下去,未來不會只有35席立委,可能更少,最後就像在股票市場下市了!

陳敏鳳/評論

立法院年金改革方案審議正在關鍵時刻,原本國民黨提出所謂黨團版的年改方案,竟在一個週末大轉彎,收回年改方案,這種無視多數民意,只屈於部分軍公教系統的立委肉桶政治,勢必已經為國民黨的復興再重打一掌,國民黨究竟要做什麼樣的政黨?軍公教的政黨還是全民的政黨?要做萬年在野黨,還是可以搶回執政權的政黨?少數立委的偏見正在讓這個黨走到更衰敗,這次不只國民黨中央瘋了,連黨團也瘋了吧?

年改方案從李登輝總統開始,就不停地在動手執行改革,也許就是牽涉到個人金錢問題,每位總統的砍動幅度都不大,因為雜音很大,但回過頭想想,儘管動作小,這些總統沒有一個不承認年金需要改革。

陳水扁時代在18%動手,要求限制存款的數目,於是有公教人員必須要存在台灣銀行18%的數額拿出來,以控制所得替代率,馬英九時代又允許存回部分的18%,但從其他部分著手,一個省府退休人員就舉例,陳水扁時代,他從台灣銀行取回五萬元的18%優惠存款,馬英九時代則可以允許他補回三萬元,但其他部份有刪減。

馬政府後期也提出全套的改革方案,跟這次蔡政府的作法一樣,想要直接面對問題,不要繞圈子,但是馬政府終究是軍公教政黨思維,砍了年終慰問後,被罵翻了,就不敢再做。

蔡英文政府這次大刀揮出來,勢必要有成果,要解決陳年沉痾,否則這個大刀將會回向砍了自己。

就某種程度而言,蔡英文把這個民意支持度最高的政策,拖了一年,讓社會付出一年的對立代價,因改革而獲得的美名已經逐漸減少,如果再不做,那不要說改革美名,反過來可能要被罵慘,民調要趴地了。

其實就像很多人的經驗,臨時才會抱佛腳,如今的吵嚷,以及包圍立法院等行徑,在何時決定都會發生,不會因為政府花了半年溝通就不發生,蔡政府在民調高時作決定,或許反彈不至如此之大。

而事在臨頭了,很多公務員在電視上發表的細節,執政黨方面負責在電視上說明的人到底有沒有得到政院足夠的說明資料來一一反擊呢?這也是令人頭痛不已的問題。

也因此,國民黨認為好像風向變了,可以不用提案了,只能說一句國民黨已經面臨瘋狂的邊緣,正在重蹈一例一休的覆轍。

在野不用為政績負責,但要為人民負責,也要為自己重返執政負責,否則就乾脆解散算了。

在年改方案不提版本,表明否認過去執政時,曾有全民政黨的概念,不僅否認過去對的政策,也宣告今後國民黨只有軍公教的黨,不是全民政黨,可以為了包庇軍公教的退休金而與全國納稅人為敵,可以不顧國家財政困難,可以不顧九百萬的勞工,這種政黨只被激進派系掌握,完全不考慮成為一個可以被信任後而再起的政黨。

如果台灣政黨永遠要比爛的話,那國民黨這一不提版本的作法,就是比爛的經典作法,既然全民要選不爛的,2018年可能又奉送給民進黨了。

也許有些國民黨人認為在明年選舉中,軍公教票數多的雙北及桃竹,就是不要砍的選民多,但真的所有軍公教都不要改革嗎?國民黨每天被成立社團的軍公教包圍,自己從不研究年金改革方案,沿循政治最骯髒的肉桶主義,難以相信即使在軍公教區多的地區,年輕軍公教會同意國民黨這種作法。

國民黨中央黨主席選舉如火如荼進行,這次選舉中的荒腔走板,已經沒有人要管了,例如黨員資料可以有人在四月初就拿到,有人到登記前才拿到,還必須先繳二百萬才給,有人為了勝選處心積慮。

但請問國民黨形象如果不好,黨主席形象也無法拉升,這種黨到了2020年,蔡英文即使真的執政不佳,百分之八十也拿不回政權的。到時候反而走向分崩離析的局面,那時的在野黨不再是國民黨,可能只是民進黨內某大派系。

民進黨在野時,其政策表現並非不受關注,尤其她的兩岸路線要不要往中道走,是非常關鍵,在蘇貞昌擔任黨主席時代,本來要成立兩岸事務委員會,來為政黨轉型,可惜仍舊功虧一簣,被激進人士綁架難以脫身,最終蘇貞昌並沒有足夠的聲望贏回政權。

國民黨中央及一些屬於老賊級的立委,眼光狹小,目光如豆,陳水扁、蘇貞昌的後期,乃至於蔡英文最近的作法,都可以借鏡的,凡是想自己那一塊小小的肉屑,是得不到大的肥美肉塊。

政黨唯有走中間,才能取得最大公約數,才能得到極大化選票,國民黨在勞基法提兩例是大失敗,在年改放棄提案也是大失敗,連藍軍主流趙少康也公開主張要提版本,打了當時節目中某位陳姓立委巴掌,國民黨這樣走下去,未來不會只有35席立委,可能更少,最後就像在股票市場下市了!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評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