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全說謊包庇陳美伶,英皇親自滅火!

2017-04-24 16303

作為中華民國最高行政機關的首席幕僚長,如果真做了法律所不允許的事情,難道不該擔負起該負的法律責任?如果行政院仍只想用一句「大家誤會了,我們是出於善意」,企圖讓整件洩密案船過水無痕,未來還有什麼理由要求全國公務員恪遵行政中立?百姓看在眼裡,對民進黨政府又會作何感想?

吳子嘉 / 調查報導

表態爭取下屆高雄市長的林岱樺,近日傳出遭行政院秘書長陳美伶下令情搜,相關資料也已流入某派系,並透過網軍在PTT上爆料。消息曝光,行政院方面回應,這是因林岱樺在立法院強勢問政,許多部會向林全反應之後,才讓林全下達指示,了解是否有何怠慢之處;同時,部分與綠營友好的傳媒,也紛紛出手護衛,將事件導向烏龍事件,甚至要把這起行政院情搜立法院的洩密案,美化成是陳美伶「協助林岱樺選民服務」。

只是,經本報追查後,林全內閣恐怕沒有他們自己所說的這麼天真、單純。

因為,第一,證據顯示,陳美伶確實有下令要求搜集林岱樺召開協調會的資料;第二,所謂行政院方面是因為「林全下達指示」才開始搜集林岱樺的資料,根本是在扯謊;第三,陳美伶說,外界影射她替某派系打壓林岱樺是荒唐,問題是,為何當她拿到林岱樺情搜資料後沒幾天,高雄市政府一名官員,就開始透過管道,追查林岱樺是否有幫某公司關說銀行貸款,而PTT也在事後出現相關爆料內容?第四,如果整件事情真的只是烏龍,為何蔡英文在聽聞此事後,會與林佳龍聯繫,要「cnews匯流新聞網」別再繼續處理此事?

以下,就以「時間序」的方式,來說明、解釋行政院最高幕僚長情搜立法院,並涉嫌洩密的來龍去脈。

106年3月6日:

行政院秘書長陳美伶,在當天以口頭通知方式,要求行政院公共關係處的莊麗蘭處長,在1個小時內,提供林岱樺105年5月20日至106年3月6日處理過的協調會資料。由於時間緊急,莊麗蘭處長找了幾名同仁協助處理,但因資料太多,總計約50、60件,莊處長還特別向協助的同仁表示,秘書長(指陳美伶)交代不用全部都要,只要「林岱樺親自主持過的協調會資料」即可。

當資料準備齊全後,約莫在當天下午5點鐘,莊處長就親自帶著這本資料前往行政院交給陳美伶。結果,在莊處長離開後約半小時,陳美伶又打了電話給莊處長表示還要再追加一份,因為一份是要「給人家」的。由於這份資料的製作與傳遞,既無簽呈,也沒有收發文憑證,因此,這名莊處長為求慎重起見,除了再送一份資料給陳美伶外,自己其實也多印了一份放在辦公室。

106年3月17日:

陳美伶交代搜集的資料,經重要派系某位重要人士提供給網軍,PTT在3月17日就出現一則以「做夢了」為題的爆卦文章,暗示林岱樺召集公股銀行,替某間體質差的中小企業協助貸款。針對這項指控,逼得林岱樺在隔天,也就是3月18 日發出新聞稿回應攻擊;只是,當時林岱樺還不曉得,PTT的爆料內容,源頭其實是來自於陳美伶。
圖片截自PTT網路畫面

106年3月31日:

當天上午,民進黨立委鄭寶清主動告知林岱樺,他聽聞陳美伶正在暗中搜集林的選民服務資料,此舉可能會造成不利建議林岱樺詢問林全;因事涉重大,當天上午九點多,林全就單獨見了林岱樺,當時,林岱樺就當著林全的面指控陳美伶,暗中搜集她的服務案件資料,這是惡意行為。

重點來了,面對林岱樺的指控,林全當場回應說,因為林岱樺的強勢作風讓行政部門很頭痛,因此在兩週前一個晨會中林全以非正式、口頭交代陳美伶,為了加強對立委的囑託案件進行考管,因此,他才親自交代要搜集林岱樺的資料,這是出於善意。林岱樺當場詢問林全何時可以完成這項收集資料工作?林全答稱要進一步了解,並派院長室施克和負責後續聯繫。

林全這麼說,或許是出於保護陳美伶的心態,但他其實已經犯下二個嚴重錯誤。第一,從上述各事件發生的時間序來看,林岱樺的情搜資料,陳美伶是在3月6日就下令搜集,並在一小時內完成,並非林全所稱的3月31日的二週前才開始搜集。第二,林全在結束與林岱樺的會面後,下午就打電話給公關處的莊處長,要求拿這份情搜資料;換言之,林全本人其實是直到3月31日,才第一次看到這份已經情搜「完成」的資料,與他告訴林岱樺的說詞明顯有出入,足證林全院長為了包庇陳美伶而說謊。

第三,3月14日爆發的中油人事官說案,其實是由林岱樺自己寫了推薦信給林全與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函件沒有經過公關處,相當隱秘。也因此,這份推薦信,從頭到尾,並沒有列在陳美伶下令搜集的情搜資料內。所以,如果行政院真的是為了加強對林岱樺選民服務案件的管考,那麼,為何陳美伶所搜集的資料中,就偏偏沒有「中油人事關說案」?依照行政院的說法,他們之所以情搜林岱樺,部分重要原因不就是「中油人士關說案」嗎?這個漏洞,不就更加暴露出行政院的謊話是漏洞百出,前後兜不攏。

只是,在結束3月31日的會面後,因林全方面堅稱是出於善意,林岱樺在沒搞清楚狀況之下,雖然沒轍,但仍相當火大,所以,過了一陣子,「cnews匯流新聞網」就將整個事件刊登出來。可以想見的是,而後陳美伶依舊搬出行政院是為了管考立委選民服務案件、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也說這是出於善意的管控,而段宜康則指控「cnews匯流新聞網」的幕後經營者是「正國會」的人,儼然成為綠營的茶壺風暴。

106年4月20日:

曾經在研考會追隨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的行政院公關處的莊麗蘭處長,於陳美伶要求情搜林岱樺服務案件初期,因為查覺到事涉重大,早已經私下報告劉建忻,因此,就在「cnews匯流新聞網」披露陳美伶情搜立委的新聞後立刻就將事件詳細始末告知劉建忻,而蔡英文也因而掌握事件的真相。

但為了保護林全,蔡英文在4月20日,也就是段宜康透過臉書指控「cnews匯流新聞網」的幕後經營者是正國會的同一天,主動打電話給林佳龍;而這通電話的目的,就是要林佳龍將此事壓下來,並讓「cnews匯流新聞網」別再繼續處理這起新聞。整起事件,在蔡英文出手後,才終於停止向上延燒。

106年3月8日至14日:

但外界或許會好奇,從上述時間序所發生的事件來看,何以質疑陳美伶下令搜集的情搜,最後是流向某派系?

有件事情,或許蔡英文可以再試著去了解。也就是,當陳美伶在3月6日完成對林岱樺的情搜,並把莊姓處長呈交的資料「給人家」之後,就在3月8日(當天林岱樺爆發放生事件)至3月14日(當天林岱樺爆發中油關說事件)之間,一名高雄市政府的現任官員,就與行政院方面聯繫,表明要請教該份情搜資料當中,有關於「林岱樺疑似協助某中小企業銀行貸款」的狀況。

所以,請問,如果陳美伶沒有將情搜資料「給人家」,這位高雄市政府的現任官員,又怎麼會知道有情搜資料?又怎能指定說要詢問情搜資料當中的「林岱樺疑似協助某中小企業銀行貸款」?而且,就該名官員問完後沒幾天,這件事情就出現在PTT的八卦版,這難道是巧合?有人做夢夢到?還是行政院真的有配合某派系介入民進黨縣市長初選?針對這點,蔡英文作為總統與民進黨主席,難道能繼續包庇不管?

或許整件事很可能依舊會被民進黨內的暗黑勢力繼續掩蓋,但是,《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條明訂,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所以,當陳美伶選擇把情搜立法委員的資料「給人家」,即便她背後有頂頭上司林全的包庇,但真能如此輕易全身而退嗎?如果陳美伶仍堅稱自己沒有配合民進黨派系,利用行政權力介入選舉事務,那麼,這份由陳美伶下令搜集的資料,又是如何流到派系人士手中?陳美伶不用除了說自己是善意,難道不用多做解釋一下嗎?

作為中華民國最高行政機關的首席幕僚長,如果真做了法律所不允許的事情,難道不該擔負起該負的法律責任?如果行政院仍只想用一句「大家誤會了,我們是出於善意」,企圖讓整件洩密案船過水無痕,未來還有什麼理由要求全國公務員恪遵行政中立?百姓看在眼裡,對民進黨政府又會作何感想?

為讓真相水落石出,呼籲整起情搜案的被害人林岱樺或是其他正義之士,應主動對相關人等提出洩密告發,交給司法機關偵辦,替民進黨政府揪出害群之馬。

本報於今日下午4點20分向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先生查證如下

新聞查證函

發言人您好,針對近期行政院傳出針對立法委員林岱樺,所進行的選服資料蒐集事件,本報近期接獲民眾進一步投訴,為善盡媒體查證責任,與新聞平衡報導,以下有兩項問題欲就教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

1、行政院秘書長陳美伶是否於3月6日要求行政院公關處人員,提供關於林岱樺的選服相關資料,且數量為兩本?當日取得後,是否有轉交其中一本給非職務相關之第三人?

2、行政院長林全是否於3月31日下午要求公關處人員提供並取得林岱樺的選服相關資料?

以上兩項提問,建請行政院見覆為禱。


美麗島電子報 吳子嘉 敬上

2017/04/24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先生立刻回覆如下

中華民國106年4月19日

政院:本院秘書長並未施壓監控綠委 行政院嚴正澄清

有關今(19)日國民黨指稱「政院秘書長施壓監控綠委」及相關報導,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嚴正表示,相關內容皆為不實訊息,憑空想像且與事實不符,徐發言人表示:

一、 林岱樺委員認真負責,熱心選民服務並召開協調會。行政院本即應研考立委的協調會辦理情形及結果,此並非調查,相關報導與事實不符。

二、 行政院陳美伶書長並非民進黨黨員,因此不會介入民進黨黨內初選事宜。相關報導係屬臆測,與事實不符!

三、 行政院公共關係處的職員調動,係由該處處長決定即可,不必陳報秘書長,本件人事調整也未上陳秘書長。相關報導指稱秘書長介入云云,更非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