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年是改革元年 蔡:若無魄力 怎會先解決年金問題?

2017-05-15 1645

針對近期發生的從李明哲事件到打壓台灣參加WHA,總統蔡英文表示,對岸仍是用舊的思維、舊的處理方式,這嚴重錯估了台灣民意的反彈,讓原本可以緩和一年來兩岸氛圍、重啟正向發展的最好機會,就這樣輕易的錯過了。

蔡英文總統本週六就職滿一週年,昨天她在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時指出,第一年是「改革元年」,未來的一年,則是「建設年」,政府接下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充分溝通」和「有效執行」!針對外界批評她沒有魄力,她反駁:「如果我沒有魄力,怎麼能夠在任期一開始就去解決年金問題?」

問:您認為執政第一年最重要的成績是什麼?第二年開始需要加強的是什麼,才有助於達成執政目標?

蔡:我在就任前就設定,第一年是「改革元年」。因為過去政府的經驗是,執政越久,改革的條件越差、意志也越弱。以前政府不願碰、不敢碰的,我要在上任第一年就正面迎戰,因為如果這個國家一直讓舊問題綁著,我們根本沒有機會能夠往前走。

因此,我們去年的努力,聚焦在過去政府「該做但沒有做」、「必須打基礎」的改革工程,例如年金,已經進入最重要、最急不得的關鍵階段,還有產業結構調整、社會住宅、長照財源和計畫、能源結構轉型、轉型正義、前瞻基礎建設,這些可以讓台灣改頭換面的工作都已經啟動。另外還有司法改革,已經要到了收攏的階段。

我第一年全力在做的,就是台灣的結構改革!

結構問題都是長期累積,同時啟動這些結構的翻轉其實很吃力,而且一時收不到成效,但是如果不早點啟動,就錯失了最好的時機。我的目標,就是給國家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未來的一年,則是「建設年」,政府接下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充分溝通」和「有效執行」!

過去這一年我們改革結構,把基礎調整好,現在各項重要國政都已經有明確的規劃,新的任務就是有效地執行、落實!而在這個部分,地方政府也將擔負重要的角色。

問:過去一年,外界最大的不耐,是改革的速度。最大的不解,是戰場的選擇,您如何看待這些指教?

蔡: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是我這一年深刻的體驗。有些戰場是台灣最需要的結構改革,不做不行;有些戰場則是以前政府留下來的攤子,也必須處理。該做的我絕對不逃避,不能把問題留給後代。人民選我做總統,在完成整體評估和規劃後,我的責任就是釐定優先順序與節奏,逐一來落實。

台灣就像是一艘船,船航行在海上,會遇到各種氣候、風浪,有的時候考驗非常嚴峻,這時候該怎麼度過考驗,確保不會翻船,每個乘客都能平安,就是船長的責任。

改革紛擾 努力讓黑暗期儘快過去

我是船長,我會聽大家的想法,但是最終必須是我來做出負責任的決定。這些決定不可能滿足每個人的期待,所有的批評我都概括承受,但是我會負起掌舵的責任,讓這艘船安全的開往目的地。
台灣未來要航向的目標,其實多數人心中想的都很接近,但是路徑的選擇、速度的快慢、風險的因應,要放心交給掌舵的人。

掌舵扛責 所有批評都概括承受

問:沒錯,總統是國家的掌舵者,但這一年來,社會似乎出現許多紛擾?

蔡:這個國家需要改變的確實很多,如果這些難題以前都被處理過,台灣不會是今天這樣。我既然選擇在第一年面對,早有心理準備不會是平靜的一年,哪有不吵不鬧的改革?真的這麼容易,以前的總統早就做完了。

我理解大家對改革感到很迫切。但是今天我的責任是要在有限任期內完成這些改革,我就必須評估整體情勢、議題的複雜程度,和政府的能量,列出優先順序和輕重緩急。

我也知道很多人認為,這一年社會在許多議題上是紛擾的。當然,每一個工程都有黑暗期,現在我們遇到的是黎明前的黑暗,我們會努力讓這黑暗期能儘快的過去。

若沒魄力 怎會先解決年金問題

有一些具衝突性的問題,像是年金改革,你或許可以速戰,但是它不會速決。這件事必須經過民主的試煉。過去一年我們選擇讓這些紛擾,在討論過程中被釋放,當政府的方案提出後,已經大致進入最後、也是最關鍵的階段,急不得,要有耐性,後面的程序就會相對比較順利。

我有我的堅持。我希望台灣社會能越改革越民主,越民主越改革,我要看到這兩樣東西同時在台灣進步。有一些人批評我沒有魄力,但如果我沒有魄力,怎麼能夠在任期一開始就去解決年金問題?

未處理好WHA及李明哲事件 蔡:北京錯失改善兩岸關係良機

據自由時報報導,專訪也提及今年WHA以及尚未解決的李明哲事件,記者問到,總統怎麼看今年的世衛大會(WHA),因為中國方面的壓力,台灣沒辦法參加?又如何拿捏今後兩岸關係的發展?

蔡:這件事情,我必須要很嚴肅的說,我覺得世衛組織(WHO)秘書處做了錯誤的示範。WHO是全世界的WHO,不是中國的WHO。它是為全人類的健康服務,不是為哪一個特定政治意志服務;它的發言跟作為也應該遵循它自己的憲章,而不是違背了它憲章的精神,用政治理由將台灣排除在外。

誰在孤立我們 台灣人民看得很清楚。

這一次爭取繼續參與WHA的過程中,是誰在幫助我們、是誰在孤立我們、誰是友善的、誰是不友善的,台灣人民都看得很清楚,感受很深刻。我不認為中國大陸政府這種強硬的作為,對於兩岸關係的發展有任何幫助。

不過我也要強調,就算台灣無法參與WHA,也改變不了全球醫療衛生跟防疫網路需要台灣的事實。台灣對國際醫療的付出和貢獻,全世界有目共睹,也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不會因為中國大陸的杯葛,就放棄參與國際的機會。

我也必須說,北京當局沒有處理好台灣參與WHA及李明哲這兩件事,可說是錯失了舒緩兩岸氛圍、改善兩岸關係的良機。

過去一年以來,我們致力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穩定,沒有挑釁、沒有意外,因為我一直都認為,處理兩岸關係必須考量雙方各自的立場,要一起面對新的情勢,共同努力營造出一個和緩、正向的兩岸氛圍。

兩岸若想重啟良性互動 困難度很高

從李明哲事件到打壓台灣參加WHA,對岸仍是用舊的思維、舊的處理方式,這嚴重錯估了台灣民意的反彈,讓原本可以緩和一年來兩岸氛圍、重啟正向發展的最好機會,就這樣輕易的錯過了。

很坦白的說,錯失這個良機,未來雙方必須更費力去找到可以營造正向關係、重啟良性互動的機會,這是困難度很高的事。不過,我也要再次重申,處理兩岸關係,需要一定的善意累積跟互信基礎。

只要是對岸願意和我們共同面對新的情勢,共同面對解決兩岸的問題,共同努力建構兩岸結構性的合作關係,將兩岸關係帶向和緩、正向發展,兩岸應該還有一些可以期待的地方。

蔡:人民期待的在野黨 絕非反改革、擋建設

自由時報專訪總統蔡英文,問到,五二○當天,國民黨也將舉行黨主席選舉,您對最大反對黨有何看法與對話?

蔡總統回答,我完全能夠理解一個政黨敗選,想要再站起來的努力,我剛擔任民進黨主席的時候,民進黨也經歷過這種掙扎。但是我必須說,站起來要有方向、有方法,最重要的是,要知道人民想要什麼。

過去八年,民進黨從在野重返執政的經驗告訴我,台灣社會期待看到的在野黨,是願意培養人才,勤於耕耘基層,並且對國家的發展兼具理想和未來性。人民期待的在野黨,絕對不是反改革、擋建設。

民進黨在野時,善盡監督責任,但是對人民有利的事,像是治水方案、擴大內需,我們不會去杯葛,相反的,我們嚴格監督,提出我們的主張跟想法,在國會裡一起協商出我們認為比較好的方案。

但是現在國民黨的立院黨團、縣市長、黨中央對前瞻基礎建設都不同調,我相信不只是我,所有人民都看不出他們的主張是什麼。如果有更好的方案,大家可以一起來討論、修正,但不是一味杯葛。

蔡:把握景氣機會 促進民間投資

據自由時報消息,專訪中問:各種調查都顯示,振興經濟是全民最優先的願望,歷任政府不被肯定,多是經濟問題找不出對策,您對台灣經濟前景的評估,以及相對應的具體作為是什麼?

蔡:從近來各項經濟指標來看,國內景氣在復甦,出口連續成長,失業率在下降,經常性薪資在提高,股市也持續締造佳績。這些都顯示台灣經濟的正面發展。不過我也清楚,目前經濟的好轉,有相當部分是受惠國際市場因素,我們不會以此為滿足。

當前政府最重要的工作,是為下一波的國際競爭及景氣變動,做最好的準備。我們正全力推動經濟的結構性改革,來改善經濟體質,提升產業競爭力,注入新的成長動能。

「前瞻」刻不容緩 不是負債是投資

我們推動「五加二」產業創新,就是為整體產業轉型升級來點火,擴大產業創新的能量。現在計畫到位,也已經陸續啟動,相關法規也持續在鬆綁,成果正逐漸呈現出來。

就以綠能為例,大家可以到彰化看看,綠電的投資意向已經超過一兆元,外資對台灣也有信心,丹能(DONG Eenrgy)的執行長跟我說,「政府有決心,我們就有信心」,只要政策方向明確,做好各項配套,就可以帶動投資,為經濟注入活水。

台灣經濟發展的另外一個根本問題,就是長期投資和基礎建設不足。現在景氣好轉,我們一定要把握這個機會,大力促進民間投資。我在上任後就要求經濟部,建立單一窗口協助並列管新台幣五億元以上的投資案件,到今年三月底,已經有六千多件,總金額超過一.六兆。

我們也要從更長期、更全面性的規劃,來徹底改變長期投資和基礎建設不足的根本問題。這就是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我們提出了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我們的目的就是投資未來,打造出一個有長期競爭力、有高度韌性及活力的台灣經濟。

問:前瞻基礎建設對台灣的意義是什麼?軌道計畫的部分,有許多不同的意見,您的看法是什麼?

蔡:基礎建設更新刻不容緩,整體來看,台灣基礎建設的速度已經相對落後,我們很久沒有具規模的重大建設,這讓我們的產業、科技環境等,在銜接下個階段國家發展的同時,缺乏足夠的基礎,少了動能。例如網路建設不足,數位產業當然會發展得很辛苦。軌道建設不完備,觀光客不方便到達,年輕人更不願意來這些地方落腳,城鄉發展當然更不容易均衡。

這些問題,很多國家注意到了,並且都啟動了包括軌道系統在內的大規模基礎建設更新,例如法國推動包括「大巴黎計畫」在內的基礎建設更新,也引進輕軌系統取代傳統的城區公路,串聯城鄉間的旅運,而德國的梅克爾政府去年起投入數百億歐元開始推動全國性的交通系統更新,現在我們還要等什麼?!

另一個層面,前瞻基礎建設還有提振內需的作用,一方面帶動需求,一方面讓我們的產業、政府團隊可以練兵,透過建設的規劃執行,把具備競爭力的人才養成。基礎建設不是負債,而是對未來的投資!

過去發消費券,人民會立即有感,但對國家沒有長期的幫助。基礎建設是長遠的投資,好的建設百年受用,就像八田與一設計的嘉南大圳,到今日都還嘉惠嘉南平原,不能用一時的損益來衡量。

好建設百年受用 非一時損益可衡量

就像軌道系統,這是百年建設,不是一時一地的旅運數、單位成本的問題,而在於它的外部效益,特別是對區域發展的貢獻。我們在思考軌道建設時,不僅把重點放在綠色運輸的環保價值,更在於區域發展公平和旅運便捷安全。

我們的目標很清楚,第一就是建立「全島軌道交通網」。當中有兩條軌道我們最為重視,一段是南迴台東潮州段的電氣化,另一段是從北部進入東部地區鐵路的提速,加上花東鐵路雙軌電氣化,都是台灣當前最急需的建設。我認為無論住在哪裡,國民的權利應該都是一樣,不能有差別待遇。

其次是均衡區域發展,尤其是中部地區,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生活圈,我們規劃中的「山手線」,儘管不是一步到位,但當路網逐漸連結,中部地區的人就可以快速移動。例如把台中捷運綠線從烏日延伸到緊鄰的北彰化(彰化市),就是透過路網的建置,把生活圈串接起來,這不只便利彰化鄉親,更對區域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第三部分是納入重要都會發展的需求。例如嘉義市鐵路高架化,就是把嘉義地區最重要的都會透過高架化、立體化,縫合它的發展基盤。又或者像是高雄這樣的都會區,軌道系統網狀化後,服務效益會更好,也有助於高雄都市的轉型。而對於快速成長的桃園與新竹,軌道建設不論是捷運或是輕軌,都是重要的都市發展建設。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