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WHA高嗆抗議 兩岸冷和升級為熱對抗?

2017-05-25 18684

現在看來,情況是,兩岸對「新情勢」的判斷迥然不同;對「新問卷」有不一樣的想像;於是一個穩定的「新模式」,相當的一段時間內他的出現恐怕難而又難,兩岸只能把情緒和急切的期待一併壓下來耐心地等待機會了。

林濁水/評論

儘管路透社為了過度誇大報導蔡總統不排除和川普再一次通電話並說購買F35戰機「有意義的項目」的消息而道了歉,但是不少人認為路透社是否過度誇大報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蔡總統的確有再通川蔡電話和買F35的清楚意願,所以事態的嚴重性已經不只是換來川普對台灣一句不客氣「不希望為正在協助處理朝核危機的習近平添麻煩」的話而已;陳一新教授說蔡總統的表態,讓白宮高層質疑蔡的政治動機,這也讓4月28日向蔡辭行的AIT理事長莫健頗為不滿。他認為蔡總統的談話,同時挑起中、美矛盾,在WHA和台海議題上,激化兩岸矛盾,猶如2003年莫健以亞太資深主任身分銜命來台,要求陳水扁總統暫緩公投但最終未成的重演,已經成為美國降低對台灣關係,對台軍售遲不發布,2017年國防授權法川普不施行,美台軍事交流層級未提高的一個「關鍵因素」。(《中國時報/蔡挑中美矛盾 陳一新:莫健不滿》)

路透社或許過度推論蔡總統的主觀意志,川普和莫健或許對蔡總統的專訪談話不滿;但是要說美國白宮高層已經質疑蔡的政治動機,甚至認為她要「重演」陳總統的兩岸激進路線戲碼,恐怕也是過度危機感下的過度推論。

無論如何,2015年蔡主席以準總統身分訪美時,美國提高對她的待遇,一方面固然是因為東亞新情勢下戰略的自然要求,但是美國官員經過2012年總統選舉後到2015年的長期探底後,已經清楚地了解到她完全不可能走上和陳總統一樣的冒進路線。無論如何,要說美國對她相當一段時間建立起來的了解會因為一段專訪而完全改變,實在是不可思議。事實上,如果被路透社問到同樣的兩個問題,我們很難想像馬總統的答案會和蔡總統有多大的不同,因此,她那樣的回答擺在美國急於處理北韓危機的大環境中的確有所違和,但也只是屬於不巧,美國不至於認為她已經準備採取升高和中國對抗的扁路線。

然而,儘管蔡總統以維持現狀為原則努力控管兩岸關係,日內瓦WHA一開議,兩岸緊張關係卻馬上大幅躍升。值得注意的是,在爭取WHA的參與上,蔡總統的確已經回到和當年陳水扁總統一樣的策略上。而最弔詭的是,她會回到扁路線而和馬路線大相徑庭,是因為她直到5月8日前的路線「太馬路線」了。

台灣自1990年代末到現在,爭取參與WHA、WHO有兩條截然不同的途徑,從1997年到2008年間,李、扁兩位總統援用台灣參與APEC尤其是WTO的成功模式,採取「國際化途徑」,透過友邦或邦交國向大會提案,並尋求歐美國家聲援,在會議中進行辯論。這一個途徑雖然沒有達成目標,而且還引起了北京的憤怒,但是在SARS事件後形成了北京相當大的國際和人道上的壓力,於是在2005年國民黨順勢和北京達成共識,雙方簽署連胡公報,主張由北京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協助」台灣參與。這樣,台灣參與WHO、WHA就開啟了另外一個的「北京途徑」。這途徑,使台灣得到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的機會,但是也使台灣能參與與否完全受制於北京不確定的喜惡態度。

5月9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發言人林德梅耶說,一個中國政策是聯合國廣泛接受的政策,台灣過去8年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是根據台灣與中國間的諒解,台灣能否參與,不是WHO的決定,而是由中國全權決定。依據這說法台灣要參加必須由北京逐年審批。

蔡總統上台後,雖然不接受九二共識,但是為了實踐「維持現狀」的原則,在許多涉外政策上都盡量馬規蔡隨,對南海的立場就是個典型,她有時甚至把調子拿捏到比馬總統更低的程度,例如去年禁止衛福部長在WHA自稱台灣,又例如直到5月中旬對爭取參加WHA的國際活動比馬總統更低調。(《上報/預知北京出重手阻撓出席 台請美方等友邦低調遊說WHA》)在WHA5月22日開會前,台灣社會就一直有一種擔心:在蔡總統這樣的低調下,如果北京仍然不放行,蔡總統不把低調爭取改為高調抗議,將喪失對台灣的領導能力,這樣一來兩岸關係將進一步高度惡化。(《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誰該為一年來兩岸關係惡化負責?—從矛盾民調數據看兩岸難題》)如今果然如此。衛福部長帶隊到日內瓦後公開抗議,強調北京是「連遮羞布都不帶」的作法。(《美麗島電子報/WHA大會陸提「一中原則」 陳時中批:連遮羞布都不帶》)除此之外,蔡總統的作法還有:

1、回復到1997年到2008年間,台灣採取的「國際化途徑」,透過邦交國向大會提案,並尋求歐美國家聲援,在會議中進行辯論的作法。提案的友邦強調所謂「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必須被駁斥,聯合國相關決議雖然排除蔣介石政府參與,但並沒有指「大陸代表台灣島」,因此邀請台灣參與提案和聯合國及世衛大會決議並不違背。
2、抗議書捨中華台北的名稱,具名中華民國台灣。

這一連串的作為,兩岸緊張簡直從冷和升級成熱對抗了。

值得注意的是,依陳一新教授的說法是,兩岸一旦緊張,美國必定對台灣高度不滿,而蔡總統在WHA議題上的操作早已經使得莫健很不滿了,只是我們雖然看到川普不客氣地對蔡總統路透社專訪中川蔡電話的講法表態;但是現在因為蔡總統這個參與WHA的途徑雖然和馬不同和扁相似卻仍然完全不能納入陳總統的兩岸激進路線,所以不只沒看到美國對台灣在WHA的作法表示負面評價,甚至還一再發言支持台灣以觀察員的身分參加。基本上,今年參加WHA雖然受到北京強烈的打壓,但台灣獲國際支持也是史上最多的一次。

這樣看來,情勢的發展還比陳一新教授說的複雜許多,並不是像他說的美國在兩岸關係緊張時只會片面對台灣不滿而已。只是情勢如此惡化,實在令人擔心。蔡總統提出「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的新主張,呼籲要維持兩岸和平與穩定並非台灣單方面責任,需要兩岸共同維持,中國應該釋出更多的善意。(《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誰該為一年來兩岸關係惡化負責?—從矛盾民調數據看兩岸難題》)現在看來,情況是,兩岸對「新情勢」的判斷迥然不同;對「新問卷」有不一樣的想像;於是一個穩定的「新模式」,相當的一段時間內他的出現恐怕難而又難,兩岸只能把情緒和急切的期待一併壓下來耐心地等待機會了。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