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維持現狀是台灣最大的盲點與危險

2017-06-05 20031

一言以蔽之,人類自古以來沒有哪一種現狀可以真正被永遠維持住,何況是兩岸關係如此敏感棘手的情勢。不相信或不面對事實,自己只有盲點與風險,最後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只有面對事實,才能處理它、發展它,讓未來的事實有機會朝對我們有利的方向發展。

朱駿/評論

兩岸關係越來越困擾台灣各界,其中有一個最難解的魔咒非「維持現狀」莫屬。美麗島電子報對此方面問題極為用心,〈五月國政民調〉又創新猷,坦白面對這方面的問題,非常令人鼓舞。

兩岸情勢自1949年以來,因國共內戰造成分裂分治的狀態,兩岸雖於國際社會中始終存在誰代表中國主權的爭鬥,但不可否認的,自1945年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以來,都無法跳脫出這個主權範圍。簡言之,兩岸所爭的只是主權的「代表權」,不是主權本身,與韓日爭獨島、日俄爭北方四島、中日爭釣魚台、中印爭阿魯納恰爾邦等類情況截然不同。

如果從形式與實質兩路說明兩岸情勢的變與未變,在形式框架上,雙方互不為代表,互不隸屬,但同處於一個中國主權圈內,各自無以獨為全中國,那怕台灣所有的邦交斷絕,也無法改變這個形式迄今存在的事實。所以,根據事實基本面的本質,這個中國既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一個有清楚地理界線、為兩岸共同擁有的中國。大陸雖大,沒有台灣,無以為「全中國」;台灣雖小,但對大陸的發展亦應有發言權。是故,台灣若放棄這個代表權或將此代表權限縮在台澎金馬,就會有自動成為對方的一部分的危險,這是國際現實,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

若就軍事硬實力、經濟巧實力與價值觀念的軟實力所映射的實質力量而言,目前兩岸的綜合力量懸殊。台灣原本在軍事上尚能自守,經濟上大幅領先,軟實力在民主政治的發展上有大陸遠遠不及的優勢。然而,自大陸改革開放以來迄今,台灣軍事與經濟實力遠遠落後於大陸,差距還在擴大之中,唯一所剩的優勢恐怕只在軟實力中的民主實踐一項。然而,台灣近二十多年來政治上出現許多打這民主旗號反民主之光怪陸離的亂象,這項僅存的優勢亦因此蒙塵不少,失去了原本該有的吸引力與號召力,能不能重振或懂不懂善用此項優勢,實在難說。

兩岸情勢的實質層面幾十年來早就明顯巨變,也直接衝擊了形式層面,台灣的邦交國與國際空間因此被壓縮到可憐已甚的地步,不須多說。而且實質層面改變形式層面的壓力還在增長之中,順此以往,總有達到臨界點的一天,應非妄論。既然情勢已經有明顯巨變,改變的壓力還在持續增長之中,也就是「現狀」根本沒有被維持住的明證,恐怕也是根本維持不住的。過去如此,現在與未來何嘗能例外?

那麼,根據事實基本面,兩岸之間根本就不存在可持續且可被清楚定義的「現狀」。質此,「維持現狀」若對台灣朝野政治人物與大多數民眾還存在絲毫的吸引力,不論其內在有多少不同的因素,這其實已經映射出,台灣大多數人對兩岸關係的理解出現了嚴重的大問題,至少非常地不務實,這對台灣所有民眾的前途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此次問卷在第六題問到對兩岸政治談判的看法時,有75.4%的受訪者認為必要,其中民進黨支持者有73.5%認為必要。在第七題接著問道:「請問,蔡總統表示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和相關法律去處理兩岸事務,對岸中國政府的主張是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您認為如果兩岸政府要建立共同政治基礎改善雙方關係,哪一邊應該要調整政策?【提示選項1~4】」認為雙方「都應該調整」的受訪者占63.7%,民進黨支持者有61%也如此認為。

這兩題的調查結果映射出「現狀」的不穩定性,台灣老百姓未必認同或滿意這種虛無縹緲的維持現狀。第六題顯示,超過四分之三的民眾其實早有必須談判的認知或心理準備了。第七題也顯示,在提示「一中原則」下,有超過六成的受訪者認為兩岸雙邊兩岸政策應該調整。

如果要雙方同時或相應調整,勢必少不了雙方的面對面溝通,這就是談判,所談的議題肯定要觸及政治框架,也就必須是「政治談判」。說穿了,不管統獨或虛幻的維持現狀,台灣應該已經面臨了必須與大陸一談的處境,大多數老百姓似乎也都有了這種心理準備的潛質,只待政治人物提出能讓人認可的談判策略與布局罷了,這是執政者不可推卸或迴避的責任。

當然,這種打破長期慣性的新創舉啟動之前,大家特別是擔負責任的執政者心裡總是會忐忑不安,誠然如林濁水先生所說的:「但是在北京態度還相當僵硬的當前,蔡總統要把民眾這兩樣高度期待轉換成具體行動恐怕真是不容易的事。」

兩岸關係決不是好處理的問題,甚至是超級棘手弔詭。台灣政治人物必須心裡有數,長期的拖累之後,如今不做出重大創新的改變,直接面對最難堪的問題,若繼續稽延蹉跎,只是讓台灣坐以待斃,不論誰執政,僅是擊鼓傳花,得過且過,想盡辦法讓遲早一定會爆發的問題不在自己任上爆發罷了,最後要承擔一旦到頭時的惡果的必然是台灣老百姓與子孫。

一言以蔽之,人類自古以來沒有哪一種現狀可以真正被永遠維持住,何況是兩岸關係如此敏感棘手的情勢。不相信或不面對事實,自己只有盲點與風險,最後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只有面對事實,才能處理它、發展它,讓未來的事實有機會朝對我們有利的方向發展。

看看歷史,中共總在她弱小的時候敢於和國民黨談判,每次談判的結果都有利於她日後的發展,台灣的政治人物應該可從此歷史獲得些啟示吧!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