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過天青的驕陽

2017-06-08 16674

台獨不是哪來的,正是被沒有同理心、傲慢和短視所逼出來的。1945年後的老台獨是如此,2017年後的小台獨,更可預期。可惜的是,中國大陸的領導人只顧得在民族大義的上國旗幟飄揚下,為了「一中各表」的受挫,不惜對台灣採取強吹北風的封鎖策略,結果正如這個伊索寓言的結果,台灣人只會更加縮進台獨的大衣中。

嚴智徑/評論

也許是六月初的一場大雨,把台灣藍綠政治人物都澆醒了。

在蔣介石和八田宇一銅像問題上打轉的台南市長賴清德,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親中愛台」說;在台灣幫著喊台獨的大陸民運人士王丹,則是在即將離台返美前老實的提出了「台獨要流血」論;就連打著本土意識順利當選國民黨主席的吳敦義,預料也將在「吳習會」中提出「我不獨你不武」的意見,期待兩岸務實檢視對立關係。

反倒是,對岸的習近平主席,在「一中各表」的爭議中狠狠對台狂吹北風後,能不能「一代一層」的真正深刻認識台獨的基本成因,回頭想想大雨過後的暖陽效應,或許才是改善兩岸關係,甚至拯救中華民族前途的重要契機。

要談統獨,就應該先自問: 「台獨是哪來的?」。

一位民進黨台獨論述先軀回想自己的台獨心路歷程,憶起他祖父在台灣光復當下,從病床上跳起來的興奮之情。可見當時的台灣人也許改了皇姓、穿起和服、滿口日語,甚至在二戰時遠走東南亞參戰,但內心深處,從不曾懷疑自己就是中國人。

然而,曾幾何時,許多歡欣重回祖國懷抱的台灣人,卻在短短數年後,就因為國民黨以外來統治的上國者之姿,無知的把台灣人當成戰敗日本人對待,再加上扭曲的法統堅持、白色恐怖統治氛圍的蔓延等,間接帶動外省族群自以為是的高人一等,或是既得利益階級週遭的扈從者無知附和,導致台灣本省人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面向上均感受不平,這種你高我低的結果,自以為高的人不會察覺,但低的人則是分別之心漸起,台獨的根苗當然因而茁壯生根。

尤其是在台灣民主化藍綠對壘過程中,安定繁榮固然是重要訴求,但族群尊嚴,仍是影響政權走向的一股巨大暗流。不論是打倒外來政權或是直接訴諸台灣獨立,一直是部分沒有黨國資源的台灣政治勢力不能忘情的重要資源,再加上有心人在台灣文化教育上的大力操作,及馬英九政府傲慢的未能感受這股不平,反而在「皇民」、「日本人」等議題上自斷生路而不自知,都可見其殺傷力。

即使是民進黨執政後,台灣族群的議題由統轉獨,轉型正義背後的族群動員,仍令有識者憂心不已。此時,中國大陸崛起,帶動兩岸氣勢的我消你漲,兩岸人民是不是「自己人」的疑問,逐漸因差別心而慢慢升起,地緣主義的中央與邊陲、人性上的內外有別,在在銷蝕了兩岸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善意,再加上蔡英文政府上台後的陰柔怯懦,少部分打著台獨招牌的投機人士趁機炒作,想要贏者全拿的粗糙劣行,只使得台灣內部危疑不安。

事實上,台獨不是哪來的,正是被沒有同理心、傲慢和短視所逼出來的。1945年後的老台獨是如此,2017年後的小台獨,更可預期。可惜的是,中國大陸的領導人只顧得在民族大義的上國旗幟飄揚下,為了「一中各表」的受挫,不惜對台灣採取強吹北風的封鎖策略,結果正如這個伊索寓言的結果,台灣人只會更加縮進台獨的大衣中。

早已明確主張台獨的賴清德,為什麼願意提出「親中」的想法,自有其走出地方格局,為了大位的務實考量;王丹的流血論,不論是語重心長還是危言聳聽,倒也忠實的反映了族群問題上,「國土的分裂,還有和平統一的一天,但族群的割裂,則不論分合,勢必流血」的傳統論述。至於走「一中各表」老路的吳敦義,基於國民黨要在台灣永續經營的立場,預料將提出的「不獨不武」論,則也反應出國共互動,即將出現質變的徵兆。

這些變化與其說是藍綠政治人物的算計,勿寧看成是台灣政治人物在糾纏於統獨族群問題多年後,正朝向務實建立兩岸歷史正向的一個發展。對岸的領導人如何體時順變,以更善意的和煦陽光,照耀台灣年輕的一代,平等且務實的對待台灣,真正贏得台灣的基層民心,不要再有分別心,應該是脫去台獨大衣的第一步。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