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長選舉,誰敢幫賴清德掛鈴鐺?

2017-06-09 9737

如果賴清德是那隻會勝選的貓,黨內有人可以幫上掛上鈴鐺嗎?就像這則故事一樣,明知為貓掛上鈴鐺最佳安全政策,卻只是一場空想,沒有那隻老鼠可以達成這個艱鉅的任務。

陳敏鳳/評論

這篇文章不是在講貓跟老鼠的故事,也不是說幾隻老鼠明明認為是幫每天威脅他們生活的那隻貓掛上鈴鐺,當貓走近時,老鼠就可以事先逃走。這篇文章是在講民進黨在新北市2018年選舉的困境,也就是說,全黨的人都知道黨內只有一隻貓,可以有機會贏得新市北長,但全黨卻沒有人可以或者敢把鈴鐺掛在賴清德的脖子上,讓賴心甘情願地去選新北市。

賴清德是2018年大選最關鍵的人物,黨中央在安排提名程序時,特別把新北列為徵召之區,若依照過去民進黨的作法,一旦在該選區有人選,而且無法勸退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採用徵召,唯有選區沒有人願意選時,黨中央才有徵召的權力。

但新北市,民進黨方面參選人數雖不至於到爆炸,卻也有不少現任立委躍躍欲試如羅致政和吳秉叡,甚至也還有一位游錫(方方土),如果黨中央無法勸退這些人,照說,是沒有理由在新北市辦徵召,而是辦初選。

又,天往往不如人願,尤其局勢越來越差時,天就往往對人施加更多艱困的挑戰。

當黨中央還天真計算賴清德乖乖地為黨打出新北市一片血路,並且可望取代2014年柯P的外溢效應,幫民進黨的選舉扶上馬,尤其在中央執政呈現低迷之際,賴清德好像民進黨2018年的一盞明燈,照亮月黑風高的競選之路。

但賴清德目前並沒有意願北上參選新北市,根據內情人士透露,新北市方面已經透過前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居中協調,希望賴清德不要北上競選新北市,同時,新潮流系也開始幫忙吳秉叡競選事宜。新北市長初選的選戰,各陣營已經投入所有的人力物力,由於新北市區域範圍極大,參選市長並非易事,過去擔任立委只著重自己的選區,參選市長,必須熟悉各區的地理人文及問題,非常困難。

在此情況下,如果賴清德在年底突然決定要北上新北市,新北市立委勢必有一番掙扎,有所反彈,也增加黨中央徵召賴清德的難度。

實際徵召賴清德北上的困難度,在於要由誰出面說項才會讓賴清德同意北上呢?存在民進黨內很實際的問題,蔡英文並非民進黨體系出身,與各地諸侯之間欠缺革命感情及交情,又是一位沒有威勢的領導者,她與賴清德之間,官場倫理上是賴的長官,但在黨內實力上,賴清德更顯舉足輕重。蔡英文多次邀請賴清德北上到總統府任秘書長,賴清德並不答應,最後蔡陣營還用放話策略,試圖營造輿論氛圍,讓生米可以煮成熟飯,但賴清德硬不買帳。

未來,即使蔡英文親自出馬勸賴清德北上選新北市,賴清德也一樣可以不買帳。接下來的問題是,民進黨內現在有誰可以讓賴清德言聽計從呢?大概只有蘇貞昌,蘇貞昌又會為了蔡英文遊說賴清德來打自己的子弟兵嗎?當然也不可能。

也就是說,如果賴清德是那隻會勝選的貓,黨內有人可以幫忙掛上鈴鐺嗎?就像這則故事一樣,明知為貓掛上鈴鐺最佳安全政策,卻只是一場空想,沒有哪隻老鼠可以達成這個艱鉅的任務。

何況,賴清德最近一句親中愛台的言語,儘管爭議不小,真要用此來表達兩岸政策也流於膚淺,但這句話卻讓大家都知道賴清德好像對2020的總統大位,有些心動了,在蔡英文中央政府仍處於低民調情勢下,賴清德對自己的期待也會越高,這是人性,自然更不可能屈就新北市。

如果蔡英文沒有好辦法讓賴清德北上力戰新北市,又找不到相當的人選取代,2018年新北市可能還是藍營天下,再加上如今情勢看壞的宜蘭、嘉義市,危險邊緣的彰化等,那蔡英文的黨主席之位極可能不保,到時候,蔡英文可能繼創下第一年民調滿意度低於百分之三十的記錄後,又創下執政第三年就發生跛腳的情況。

怎麼說呢?接下年的半年就是關鍵期,半年內能順風順水,未來三年也應該是順風順水,如果這半年是冷風惡水,小英的總統之路和民進黨內的情勢也自然動盪。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