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題,台灣真能不答?

2017-06-14 9708

一年前大選的民意授權,當然可以解釋為台灣民眾對馬英九路線的不滿。民進黨政府毫無疑問有絕對的正當性,可以拒絕「九二共識」。不管怎麼決定,只要做好了承擔後果的準備就行。這一題,蔡英文政府顯然不可能繼續混三年。

單厚之/評論

「百年友邦」巴拿馬與中華民國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了。

巴拿馬的邦交不穩不是一天兩天了,會和中共建交一點都不讓人意外。一年前蔡英文總統訪問中美洲時,就很多人擔心巴拿馬萬一有什麼動作,對國家尊嚴會有很大的傷害。

巴拿馬斷交事件讓人意外的是,國安、外交系統顯然事前完全沒有掌握。看看各個系統氣急敗壞的發言,彷彿又回到「漢賊不兩立」的時代。外交部長李大維說的「欺矇我到最後一刻」,其實也代表「我被欺矇到最後一刻」。

以前民進黨經常把馬政府的「外交休兵」講成「外交休克」。民進黨執政一年多來,外交的戰力顯然不比國民黨來得好。巴拿馬的副總統兼外交部長聖馬洛人都到了北京,我方還是無法查證。這種水準的情蒐、判斷能力,如何跟中國大陸打外交戰?在外交戰場上還沒出動,就已經全部被殲滅了。

巴拿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後,總統府13日隨即發表聲明,總統也在下午親上火線開記者會。與上次聖多美普林西比斷交時相較,總統府這次的聲明多了「高度遺憾與不滿」,並對北京當局打壓台灣國際空間「表達嚴厲的譴責」。除此之外,聲明的內容與上次大同小異,被網友形容為「全文一字不動87%照抄」。

面對中共的進逼與打壓,政府不僅能打的牌很有限,就連詞彙都一樣有限。

巴拿馬是中華民國最重要的友邦之一,與我建交107年,比中華民國還大上一歲,是在宣統年間跟大清帝國建交的。建交的時候,台灣還是日本殖民地。中華民國是繼承大清帝國的國際關係、延續大清帝國簽訂的條約。這恰恰就是「一個中國」的最好註解。

如果不承認「一個中國」,中華民國早該主動放棄與巴拿馬之間的關係,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去繼承這段歷史,然後自己再次尋求與巴拿馬建交。而對岸選擇從巴拿馬下手,斬斷中華民國與大清帝國之間的這段歷史淵源;似乎對於情感、歷史已經沒有太多的期待,更傾向直接用實力來說話。

從蔡英文上任以來,對岸就不斷要求蔡英文總統回答「九二共識」這個「必答題」。而蔡總統則在今年520就職週年前夕,接受聯合報專訪時拋出「新局勢、新問卷、新模式」的「三新」兩岸關係互動新主張,認為兩岸應該要正視新的局勢的客觀現實,共同思考一個對兩岸和平穩定有力,以及對區域安定繁榮有利的架構。

如今巴拿馬與中共建交,顯然就是對岸對蔡英文「三新」的回答。

民進黨政府未必一定要接受「九二共識」,但「要」或「不要」總該要有個明確的說法。對岸顯然已經沒有耐心繼續和民進黨政府耗著,如果蔡英文堅持不願意回答中共的問題,對岸可以繼續一個邦交國又一個邦交國的挖,讓總統府一次又一次重申不滿與譴責,直到有一方受不了為止。

雖然總統府呼籲國人團結因應、一致對外。雖然蔡總統慷慨陳詞,要國人堅定民主自由的信仰、堅定一致對外的信念、堅定2300萬人掌握國家命運的決心。但另一方面,綠營很多人卻又立刻跳出來粉飾太平,告訴大家「事情不嚴重」,少一個邦交國並不是世界末日,對國人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就連擔任過閣揆的游錫(方方土)都說,「當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少之又少時,台灣的邦交國就會出現」!

同樣一個執政黨,對社會傳達出兩種完全相反的聲音。一如當初大陸緊縮陸客來台,綠營有人說「沒有陸客的空氣真好」。這次巴拿馬斷交,「天然獨」世代看到的也不是打壓,而是「慢走不送」、「省下一筆錢」的小確幸。對岸在「溫水煮青蛙」,民進黨自己人在喊爽!

兩岸關係的和緩,戰爭陰影的遠去,讓台灣出現了大批的天然獨,不希望和對岸統一,甚至不喜歡和對岸打交道。但不斷鼓吹個人自由至上,他們也不喜歡政府,也不願意為團體犧牲,對於一些抽象、無立即損失的問題,就相對無感。

結果我們看到的是,民間對於斷交的反應異常冷淡。既不覺得會對自己有任何影響,也不覺得國格受辱,甚至還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既沒有憤怒、也沒有團結,更無法累積相罵本。這種「不戰、不走、不降、不和」的氛圍,哪裡有辦法跟中共對抗?

一年前大選的民意授權,當然可以解釋為台灣民眾對馬英九路線的不滿。民進黨政府毫無疑問有絕對的正當性,可以拒絕「九二共識」。不管怎麼決定,只要做好了承擔後果的準備就行。這一題,蔡英文政府顯然不可能繼續混三年。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