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呂巡:美國會挺台 兩院大不同

2017-07-05 1705

美國是我們外交上最大的一張牌,而國會是美國各部門中挺台最有力的機構,如何善用此股友我力量,其專業的發動應是兩院併行而非「有參無眾」;過早又未計及自身尊嚴的歡迎,而利之未見,反先增大陸打壓。我們有極佳的外交專業團隊,但政策大計,仍待納入兩岸因素作深層思考,以勉應大局。

美國日前宣布對台14億2000萬美元的軍售案。前任駐美代表沈呂巡投書中國時報指出,美國是我們外交上最大的一張牌,而國會是美國各部門中挺台最有力的機構,如何善用此股友我力量,其專業的發動應是兩院併行而非「有參無眾」;過早又未計及自身尊嚴的歡迎,而利之未見,反先增大陸打壓。

文章全文如下:

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日前通過下一年美國《國防授權法案》(NDAA),其中有一專條要「重建」美國海軍對「高雄或任何其他台灣適當港口之例行停泊 」,並准許美軍太平洋總部也接受我艦的停泊等。

消息傳來,國內有些方面深感振奮,認為是台美關係的大突破,甚至已經開始討論如何接待美艦,我官方也立刻由總統府發言人出面表示感謝,國防部則表歡迎及樂觀其成。

大陸的強烈反應可以預期,尤其法案通過後第2天,川普政府又宣布了首度的對台軍售,更是火上加油。大陸當年跟美國建交有三先決條件,即對我斷交、廢約及撤軍,美國也照單全收。這麼多年來美軍機艦也確不越雷池一步,早年連美國會議員乘軍機訪台時都被命令議員一下機,就空機飛往琉球待命,至訪團要離台時再飛返接人。後來遭議員質詢如此空機往返台琉,要浪費多少油料錢,美方才容專機留台待命。

所以這次法案若真可使美艦如當年例行泊我港口,自然是一項翻轉歷史的重大發展,因之大陸官方聲明之強烈,發言單位之多,似均超過以往。

但參院版有關台灣的文字如此精采,為何同一天通過的同法眾院版卻未聞相對應的條文?而眾院軍委會是以60對1票幾全票通過其版本,不像參院仍有21對6的2成反對。

該法案在過去幾年的兩院版本都有挺台灣的條文,雖然有些不同,但協調後總有一些東西留下來,像邀請我們參加環太平洋的軍演、加強台美兩軍的交流、授權兩軍高層互訪等。但今年這方面兩院一有一無,差異太大,而眾院委員會投票時又超團結,則兩版本分別通過於各自院會後,再協調最後版本時,參院的台灣泊艦條款是否能全文保留,機會恐不如往年。萬一遭打消,則不啻為國會一向挺台形象的一大挫敗,其嚴重性恐不在法案本身成敗之下。

如是這個法案還要經過好幾道程序,照往年要到年底才能定案,即令總統簽字生效後,照往例行政部門多不執行,究竟美國軍事行動的指揮權本屬於三軍統帥的總統。

又因參院原文字中,連美艦泊台事先應商獲我方同意都沒說,未免對我不夠尊重,也是我們應該尋求的修正。而美國一連2天以台灣為題對大陸出重手,自非偶然,當然涉我重大利益,據聞軍售的決定我方也只是數小時前始獲通知,美方顯然有其更高考慮,對我軍售則是一手段。故而美國似乎突然決定與大陸開槓,急拖我下水但少有諮商。

但大陸之報復傷美不易,損台卻相對簡單,就是續挖我邦交國及加強打壓我與非邦交國的關係,而美國也幫不上忙。像奈及利亞甫派武警封鎖我駐處、驅離我人員,奈國排我宣布於年初英川通話之後,過了半年忽付諸強力行動,這說明了什麼?還有別的地方陸方想下手嗎?

美國是我們外交上最大的一張牌,而國會是美國各部門中挺台最有力的機構,如何善用此股友我力量,其專業的發動應是兩院併行而非「有參無眾」;過早又未計及自身尊嚴的歡迎,而利之未見,反先增大陸打壓。我們有極佳的外交專業團隊,但政策大計,仍待納入兩岸因素作深層思考,以勉應大局。

文章來源:中國時報/沈呂巡》美國會挺台 兩院大不同

【圖片為資料照】